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38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你白痴啊!是这么救的吗?呜呜~江璃,你……你……你可不能死啊!”我依旧冲着她吼道,可是吼着吼着,便泣不成声了。

  “咳咳,真没出息,这么大的人了还哭!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我父兄每次在战场上受的伤,比这严重多了都没事,何况这个!再说了,不是常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吗?我这么大只祸害,怎么会轻易出事呢?笨蛋!”小辣椒硬撑着说道,如果不看她慢慢变黑的面色,以及越来越虚弱的声音,也许更能够让人信服。

  “江璃妹妹,你快别说了,省点力气吧!伤口还是让我简单的处理下吧。”苏月在旁边焦急的说道,同时开始简单的为江璃处理。

  “真的吗?江璃,你可得说话算话啊!”我慌乱的思维,似是抓到了一个依靠,慢慢的恢复了一点理智的问道:“苏月,你还懂医术?”

  “不是很精通,只是看了点医书,能够简单的处理下。”苏月一边忙着,一边回答着我。

  我紧张的看着苏月的动作,不敢出声打搅到她。厉刀和一些护卫艰难的守护在我们身边,不允许任何刺客的靠近。

  过了一会儿,有暗卫带着我们的支援赶了过来,快速的解决掉了蒙面刺客。随行的医护人员,赶忙接替了苏月的工作,开始为小辣椒疗伤。

  影一向我汇报了一下我们的随行人员的伤亡,挺惨烈的,只剩下一成不到了,全歼蒙面刺客。此次刺杀,是一次很有组织性的行动,来的都是武功高强、训练有素的死士,他们貌似对于我们的行踪掌握的很是准确,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任何有标志性的东西,以及可寻到线索的蛛丝马迹。行动失败后,他们的幸存人员果断的服毒自杀了,也没有活口留下供我们拷问。

  一切变得扑朔迷离,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人,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在对我下手。不过,我猜测,十有八九是因为“罗方”。

  影二迟疑了一下,还是恭敬的向我禀报到,在这个地方,能有如此势力,培养这么多优质的死士,来进行这次刺杀的,只有三个势力。

  一个是江来,手握重兵的边关大将,雄踞南方多年,完全有能力培养这些人。不过他没有动机,再加上江家对我皇室如此忠诚,断不会行如此之事,而且刚刚那群死士,对江璃毫不留情的下手,便可以将兄妹情深的他排除在外。但也不排除,有丧心病狂的万一存在。

  二是琉璃宫,根基深厚的江湖势力,关系错综复杂,有能力、有资源培养这些人。不过,琉璃宫素来只收女子,排斥男人,而此次刺杀的蒙面人全部是男人,而且这也不像她们平时的行事作风,可以暂时排除在外。同样,也不排除万一。

  这第三,便是我二哥淮南王韩朔,在南方经营多年,素有雅王、贤王之称,旗下聚集了很大一批拥护者,拥有自己的势力,受封地众多百姓的爱戴。完全有能力、有时间、有空间,培养这么一批人。我私心里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和风霁月般的人物,是不屑于干这种手足相残的事情的。可是,一切分析都指出,最有可能干这件事的就是他!

  一切表象都可以是伪装,只看你藏得够不够深,愿不愿意暴露出来,没有人能保证,二哥的一切美好,是真的,还是他自己刻意展现给外人看的。又或者,一个坏人,装好人的时间太久了,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会相信自己是一个好人。

  我不禁开始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是二哥,我真的不想这个世界这么丑恶。突然想到,黛楼儿曾叫我小心我二哥,那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多么想,发个脾气,训斥影二说他胡说,然后继续活在我自己的兄友弟恭的幻境里。可是,看着重伤又中毒,虚弱的躺在那儿的江璃,想到那些为了保护我而牺牲的人们,我实在无法将此事就此揭过,放弃为他们讨回公道、报仇雪恨的心。不管是谁,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当然,此事并不排除其他外来势力的策划,一切都只是推理猜测。但是,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我必手刃此人,以他之血,慰藉亡灵!

  我吩咐好影二,做好伤亡人员的安排和登记,以便开展之后的抚恤工作。在得知,小辣椒的伤势和毒已经稳定,只是毒有点棘手,这里是没人能解,只能暂时抑制毒发,得看看京都太医院是否有人可以解这种毒。我便不再停留,迅速补充好护卫人员之后,带着众人,加快步伐向着京都前进。

  ☆、第89章 楼儿遇险

  赶了两天的路,发现小辣椒的脸色越来越差了,精神也变得恍恍惚惚的,似乎她所中的毒越发的趋向不稳定了。哪怕苏月和流萤一直在她周围细心的照料,随行的医护人员想尽了办法,也丝毫不能缓解着情况的恶化。

  我不禁变得异常着急,想着要不要停下来让她休息几天,缓口气,但又怕这样会耽误了她的最佳治疗时间,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正当我万分焦虑的时候,我们的马车又突然的停了下来,帘外传来了刀剑出窍的声音,以及护卫大声的呵斥声:“什么人!”

  窝靠!特么该不会又是刺客吧?这些人还有完没完啊!我又不是坨那啥,你们这群苍蝇干嘛老往我身上叮啊!跟装了个gps似的,一追一个准!我特么要发狂了啊!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喽克缇啊!

  我不顾苏月的阻拦,气冲冲的掀开了车帘走了下来,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些王八蛋还敢来找茬!谁知道,王八蛋没看见,倒是看见了一颗“肉蛋”!只见一颗“肉蛋”模样的东西,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射,向了我的怀里。

  我不禁吓得目瞪口呆。窝靠!这是什么新型暗器?居然还能如此灵敏的,躲过护卫们的追击,丝毫不影响它设定的方向,投向我的怀里。这是要用肉砸死我的节奏吗?还是坨装了定位追踪系统的肉。这种死法会不会开创历史的先河?死状会不会很难看啊?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那个“肉蛋”已经妥妥的在我怀里了,我被撞得退后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在护卫们就要提刀冲上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声音,赶紧的止住了护卫们的行动,叫他们原地休息。

  “呜呜呜~韩……韩青哥哥啊!你……你……你快去救救楼儿师姐吧!哇呜呜呜……”小丸子抬起埋在我怀里的头,哭的一脸稀里哗啦的说道。

  是的!这坨“肉蛋”居然就是小丸子!要不是刚刚听到了她的哭声,指不定要发生点什么!这小姑娘家的,也太不矜持了吧,就这么对男人投怀送抱的呀?说好的琉璃宫上下对男人深恶痛绝的咧?看来,琉璃宫的教育没抓好啊,排斥男人的教育,得从娃娃抓起啊!不然,那得出多少个黛楼儿呀!

  我滴个妈呀!小丸子,你这是要吓死我啊!你再这么给我来几下,指不定我哪天就去找老黑老白下棋去了呀!咱能换个温和点的出场方式么?还好你不是来刺杀我的,这效率,简直甩出那群蒙面刺客好几条街,令他们汗颜羞愧而死啊。

  我的脑袋还是被她唬得蒙蒙的,一时没听清,她含含糊糊的到底在说些什么,于是耐心的哄着她:“小丸子乖啊!不哭了哈,韩青哥哥给你买糖吃啊。到底是什么事啊。你说清楚点啊。”

  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队伍里的所有的人,大家都一边原地休息,一边好奇的看着这边。苏月也来到了我的身边,帮着哄小丸子。小丸子那货,一看到美女就离开了我的怀抱,转而扒上了苏月的衣服。我……果然不愧是琉璃宫的人啊,看来,她们的教育不用我担心了。

  只见小丸子在那儿抽抽搭搭了半天,才稳住了气息,在所有的人一脸认真的倾听下,慢慢的说道:“我……我……”你什么啊?这是要急死我们么?众人的目光变得更加的专注而急切。

  “我不要吃糖,我要吃烤鸡。”小丸子终于嚅嗫这说了一句话出来。

  “……”众人绝倒。

  “我们先不说这事儿,先说说,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我以手扶额,无奈的说道。

  “哦哦,韩青哥哥,你……你快去救救楼儿师姐吧!”突然反应过来的小丸子,放开了扒着苏月衣服的手,急切的开始摇晃着我的手臂说道。

  “停停停!你晃得我头都晕了,咱好好说话!你先告诉我,黛楼儿到底怎么了?”我忙按住她摇晃着的手,认真的问道。

  “楼儿师姐,因为拿了宫主的东西,被宫主发现了……呜呜呜。”小丸子这刚止住的哭声又开始了。

  “乖,小丸子不哭哦,别着急,好好告诉韩青哥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韩青哥哥一定会去救你楼儿师姐的,她不会有事的,你继续说。”我忙安慰着说道。

  “宫主将她……呜……将她打成了重伤,关在……关在水牢里都几天了,也不给饭吃……呜……还说要罢黜了她少宫主的位置,以后也不让她当宫主了。”小丸子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呸!这个宫主不当也罢!谁稀罕呐!谁让你们滥用私刑的啊,还有没有王法啊!

  “夏天师姐,偷偷地……给楼儿师姐送……送吃的,被发现了,呜呜呜,也挨了板子,被打成了重伤,昏迷在床上起不来了。”哎,可怜的大妖怪!不过还是挺讲义气的嘛!

  “宫主还说……还说再有人关心师姐,下场会更惨。呜呜,现在其他的师姐看到我们都躲得远远地,都不理我们了。楼儿师姐好惨啊!受了那么重的伤,那水牢里那么冷,那么脏,还有虫子,她又没有饭吃。哇呜呜!”我赶紧拍着小丸子的背给她顺气。

  我呸,亏我当初还认为她的师傅好,还要认个像她那样的师傅。幸亏没有认啊!不然,还不得被坑死啊!那就是个变态,老变态!

  “宫主还说……还说,只要楼儿师姐交出那东西,或是说出它的下落,她便既往不咎,楼儿师姐便……便还是琉璃宫的少宫主,她的继承人。可是楼儿师姐就是不说,宫主搜遍了琉璃宫所有的地方也找不到。楼儿师姐一天不说,她便一天没有吃的,不能出水牢。呜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夏天师姐又……呜……又昏迷了,我只认识你了。我便偷偷跑出来找你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楼儿师姐不是你朋友吗?你一定要救救她啊!”小丸子总算是一边哭,一边将事情交代清楚了。

  黛楼儿,你这是何苦啊!不用问,我也知道你师父要找的,一定就是“罗方”。看小丸子这副模样,肯定对于你已经将“罗方”给了我的事情,毫不知情。所有的苦难都被你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了下来,要不是六神无主的小丸子,阴差阳错的找上了我帮忙,我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啊!你叫我情何以堪!

  明明分别的时候,你依旧还是那样的妩媚多情,对我还是那样的关心,转眼间,你便独自去承受苦难。你临别时的依依不舍,那不厌其烦的叮嘱,那一声声的呼唤,是否,早已将那一别,当做了永远。

  你说你心甘情愿,便用你的生命去祭奠,我说我们是朋友,却祸及你独自去承受。你问我会不会记得你,我想说,我那天说的都不算数!如果你真的因为这个死了,我永远都不会记得你!不会记得,有这么个傻瓜,用生命来干了件屁事儿!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就算是用尽一切办法,哪怕是得不到“罗方”,我也不会去麻烦你!我韩青的幸福生活,不是踩着别人的累累白骨,而上的!你给我好好的活着,等着我去当面问你:你是不是傻啊!

  我心中的怒火,简直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烧得我的眼睛都变得微微泛红。看见我低头沉默不语,周围的气压简直可以酝酿出一场风暴了,大家不由自主的与我拉开了距离,连小丸子都止住了哭泣,满眼惊恐的看着我。

  只有苏月,她不退反进,温柔的看着我,轻轻的拉住了我的手,说:“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会一直陪着你,无论前路是什么。”说完,冲我温暖一笑,如一股清泉,洗涤着我的心灵。

  我沉默了一下,犹豫着说道:“可是,江璃……”

  “江璃妹妹的毒,大家都在想办法压制,只要到达京都,便不会再有大碍了,毕竟京都那么多的能人异士。”苏月轻轻的开口说道。

  就在我还在纠结的时候,小丸子狠狠的吞了口唾沫,睁着大大的眼睛,弱弱的问道:“毒,你们有谁中毒了吗?能不能给我看看?”

  “你会解毒?”我和苏月都一脸震惊的问道。

  “你先给我看看再说。”小丸子低头把玩着她的两根手指,怯怯的说道。

  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我把小丸子带到了江璃的马车上。小丸子便转着圈儿的看江璃,又是抬眼皮,又是掰嘴巴,又是把脉的,看着倒像是那么回事儿。不得不说,琉璃宫宫主虽然是个变态,但对弟子的教育还是抓得不错的,小丸子这么小就这么厉害了,简直是德智体医全面发展啊!呃,说错了,那个“智”去掉。

  我们紧张的盯着小丸子的动作,一脸期待的等着她的结果,连随行的医护人员也都摒息守候,要见证一个医学天才的诞生。

  谁知道,小丸子看完一个劲的摇头。我难免有所失望,不过一想到她也才四五岁大,也就释然了,是我期望太大了。我叹了口气,问道:“你也没办法吧。唉,算了,还是等到京都再看看吧。”

  小丸子愤然的说道:“谁说我没办法了啊?”

  ☆、第90章 男扮女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