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0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第91章 救人

  那人影慢慢的抬起了头,苍白的脸上有些许污渍,原本柔顺的发丝,也变得稍显凌乱,唯有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依旧闪耀着熠熠的光芒。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四周的墙壁污染的脏乱不堪,可她却不得不继续保持着靠着墙壁的动作,不然,她将会落入身前的污水池里。那一池的污水,上面还有游动着的虫子,光看看就让人恶心到崩溃,更何况是掉进去咧?我简直不敢想象!

  她何曾有过如此狼狈的模样?哪个时候的出场,不是惊艳到令人发指的?看着这个样子的她,我心里不禁充满了酸涩,哽咽得说话都变得艰难。

  “咳咳,你来了啊?可是,这次你出现在我的幻境里的模样,好丑哦!是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好笑的模样。难道,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想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好戏弄戏弄你吗?”黛楼儿看着我艰难而温柔的说着。

  “最近,我已经常常出现幻觉了,怕是不能再支撑多久了吧。咳咳,不过,一想到能够每天在幻境里,见到你,我便很开心。想着,再多坚持一下吧,这样,我就能多看见你一会儿了。”

  “幻境里的你,对我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关心,看着我的眼睛都是泛着光的。可是,真正的你,是从来不会那样看着我,那样对我的。你的眼里,只有你的苏月,从来容不下我半分位置。”

  “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是哪里不如她了呀?可是,我就是想不到啊。咳咳,明明我跟她是一样的优秀,一样的爱你,可是你为什么就是要选择她,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啊?每次看见我,都避之如蛇蝎,看见她,就笑得那样的温暖与满足啊。”

  “无论我怎么引起你的注意,都无法走进你的心里,而她,就只要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你便会趋之若鹜,温柔的将她拥入你的怀里。你的怀抱,一定很温暖吧?对我是那样的吸引。可是,在幻境里,我怎么也想象不出那份温暖,所以,幻境里你的怀抱,总是冷冰冰的,一如这四周的空气,冷进了我的心里。”

  “我真的很不想认输,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忘记你的苏月,爱上我。从此,你的心里眼里,便只有我。可是,那样便不是完整的你了,也就不是真的你,我想要那个完整的你,每天都开开心心,我想要一直看着你无忧无虑、快乐的活在我的视线里。我喜欢看你温暖而干净的笑容,喜欢看你善良而幼稚的举动,甚至连你故意讨好苏月的那种眼神,我都是那样的喜欢。你跟我遇到过的、听到过的所有的男人,都是那样的不同,你的一切,都令我喜欢到欲罢不能。”

  “你说我们是朋友,可是,还不够啊!我要的,不只是这样!我多么想要,你对我,能有你对苏月的万分之一。我想满足你所有的愿望,不想要你接触到任何的危险,这一次,你一定会记住的我吧,超过朋友的那种铭记。咳咳,不过,也许我死了,你也不会知道,也不会为我流下一滴眼泪,你会和你的苏月,继续快乐幸福的生活下去,而我,会化为这尘世间,一缕无依无靠的幽魂,消散在空气里。”

  “慢慢的,连你,也会将我遗忘的吧。这样也好,便抹灭了我来过这尘世间的,一切的痕迹。我从不后悔,遇见过你,我为你所做的一切,我甘之如饴。”

  “幻境里的你,能这样肆无忌惮的为我流着泪,真好!如果是真的你,我一定舍不得你这样的伤心。谢谢你,让我这辈子能够遇见你,圆满了我残缺的生命。下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早早的遇见你,再也不会放手了。呵呵。”黛楼儿越说声音变越虚弱,可是她还是微笑着坚持说完了。

  我早已经被泪水模糊了眼睛,哭的稀里哗啦的,不能自已。脸上的妆,早已经被泪水冲刷得惨不忍睹了,我也没什么时间顾及。旁边的小丸子也哭成了个泪人儿。

  黛楼儿啊,你这个笨蛋,你这个傻瓜!谁要你这么傻的啊?你还不后悔?要是我,肠子都悔青了!你还要谢谢我?遇见我,便成了你的劫难,你还谢个屁啊!你还嫌我害的你不够啊!下辈子还要遇见我?我就是个灾星,我要是你,连躲都躲不及,还遇见个屁啊!黛楼儿,你如此的深情,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啊?

  苍天呐!不带你这样玩的啊!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干嘛让她那么傻的喜欢上我啊!还为我做了那么多蠢事!你叫我怎么办啊!前世你一个桃花也不来,尽来些渣渣,这一世,你就可劲儿的下桃花雨,有你这么乱来的吗?!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不再多想,赶紧和小丸子将黛楼儿,从牢房里给救了出来,再待下去,估计她真得交代在这里了,那我可就真的罪过了啊。

  我将黛楼儿抱在怀里,她竟然瘦弱成了这般模样,一身的骨头抱在怀里都硌得人生疼,没有了墙的依靠她连站都站不稳了,我不禁哽咽着说道:“你受苦了!我是真的来救你了!我没你说的那么好,下辈子,就不要再遇见我、喜欢我了吧,找一个真正值得,你这么好的女孩子爱的人,幸福快乐的过一生。”

  黛楼儿依旧那样微笑着看着我,似是还沉浸在她的情绪里,认为这一切都是她的幻境。她嘴里无意识的跟着我重复着:“你是真的来救我了啊。”

  突然,她眼中的光芒由涣散,变得凝聚,她喃喃的说道:“原来怀抱真的是这样的温暖啊,不再是冷冰冰的了,你真的来救我了?!”

  “嗯。”我温柔的笑着回答到。

  黛楼儿眼里的惊喜还来不及停留一秒,便瞬间变为了焦急,她急切的说道:“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是傻瓜吗?这里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才要问你,你是傻瓜吗?你是不是傻啊!东西,你师父要,你就还给她啊!干嘛这么死撑着啊!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看着她已经这副模样了,却还在关心着我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我瞬间就火大了,愤怒的冲着她吼道。

  “你……是在担心我吗?”黛楼儿停下了询问,眼睛里闪烁着吓人的光芒,盯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

  “废话!不担心你,我来这干嘛!喝茶啊?”我没好气的说道,显然这份怒气里还夹杂了一点别的什么情绪。

  黛楼儿便微笑着不再说话,静静的靠在了我的怀里,由着我抱着她,快步向着水牢外面逃去。

  刚一出水牢的大门,就看见了门口的景象,我便惊得呆住了,尴尬的冲着前面的人影傻笑着。

  只见,我们面前分成两列,站着许多琉璃宫的弟子,中间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妩媚妖娆的中年女子,并未带面纱,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那一身的风华,那成熟的韵味,简直世间罕有,就是比起我的太后娘亲,也不遑多让,甚至更胜一筹。而我带来的暗卫,十之□□已经被擒,缚手跪于地上。完蛋了啊!琉璃宫,你简直棒棒哒!

  那个中年女子,悠闲的喝着手里的茶,用余光瞥了一眼我们,淡淡的说道:“你们出来了?我倒是不知道我们琉璃宫,什么时候招了个,你这样天赋异禀的花脸弟子啊。”

  “呵呵,呵呵。”我依旧傻笑着不回答,其实是被抓包了,尴尬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天赋异禀?!花脸弟子?!你不就是想说我假扮的很浮夸吗?也不问问这是谁的杰作!还不是你培养的好徒弟么!我忍!

  “师傅……”小丸子怯怯的在一边露出了半个小脑袋,小心翼翼的唤道。

  “你给我退下!几日不见,倒是长本事了啊。待会儿再罚你!”中年妇女凉凉的说道。吓得小丸子一缩脖子,不敢出声了。

  “既然你不想待在水牢里,那就换个地方吧。毕竟曾是琉璃宫的少宫主,还是给你留点儿体面吧。楼儿,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你好好想想,我晚上再来的时候,希望听到我想要的答案。来人,将她们俩关进楼儿的寝宫,其他人带入地牢听候处置。”中年妇女说完,也再不看我们的反应了,起身便走了。

  既然得到了特殊照顾,没有被关进地牢里,我便老实巴交的抱着黛楼儿,跟着琉璃宫的人,走进了黛楼儿的寝宫,然后,“咔嚓”几声,我们便被锁在寝宫里了。

  紧接着,又鱼贯进来了一队琉璃宫的弟子,来给黛楼儿沐浴更衣,然后扶着她躺在了床上,并喂了一些汤药,黛楼儿的脸色才稍稍好了那么一点点,人也变得有了一点精神。我一直紧张的在床边观望着黛楼儿的情况,却不想也被送了一套新衣服,我抬眼一看——竟然是男款的。好吧,看来我是被识破了啊!不过,就这浮夸的装扮,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小丸子哟!

  待众人走了以后,黛楼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该来的。”

  “呵呵,我要是不来,你怎么办啊?你放心好了,把国宝还给她不就好了吗?”我微笑着说道。

  “唉,你一来,现在便不只是国宝的问题了。”黛楼儿忧虑的说道。

  “除了国宝,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吗?”我一脸懵逼的问道。

  “刚刚那位,便是我的师傅,也就是琉璃宫的现任宫主——上官晓。我师父她,本是离国上一任皇帝的长公主,现任离皇的亲姑姑。因为现任离皇的继位有点不光彩,是直接夺了前一任离皇的位置上位的,跟我师父她的关系就有点复杂,既防备疏离,又有血缘的亲近。师父她曾经……”说到这里,黛楼儿犹疑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

  “曾经和已故的辰皇,也就是你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情,后来好像是因为身份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辰皇负了我的师父,然后娶了你的母亲,接着生儿育女,与我师父再无联系。我师父一气之下便接任了琉璃宫宫主,从此恨男人入骨,认为世间男儿皆薄幸,尤其……尤其对辰国皇室嫡系,异常的厌恶。”

  “看师傅现在这样的安排,估计是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了,等到她来了,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黛楼儿很是苦恼的皱着眉头,在那儿沉思。

  “还能怎么应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我就不信,我把国宝给她了,她还会真的杀了我啊。”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在那儿无所谓的说道。

  黛楼儿扭过头来,很是认真的看着我说道:“她会!”

  我彻底的被她这句话给震惊到了,吓得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这回,难道真遇见了个催命阎王吗?这个变态,要手刃情敌和负心汉的儿子?

  ☆、第92章 被绑架了

  我滴个神啊!这个已故的辰皇老头子啊,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你不知道知道你的儿子我,现在正被你的旧情人给挟持了呀?还有生命危险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你当初要是收了这祸害该多好啊!我就不用面对现在的难题了呀!赶紧的,从棺材里跳出来,把这件事给解决了啊!

  然并卵!不管我在心里怎么嚎叫,都不会有人回应我。要是真有人回应了,我估计会比现在还崩溃。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便没什么好蹦跶的了,安安心心的听候宣判吧。看着这么虚弱了的黛楼儿,还在强打着精神为我担心,我很是于心不忍。又因为这么简单粗暴的知道了她的心事,而有点尴尬。

  我扯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脸,对着黛楼儿说道:“楼儿,你受了这么多天的折磨,也该累了,不要再想这些有的没的费神了,好好的睡一觉,养好精神,等着晚上见你师父的时候将这个还给她吧。”说完,我便将已经空了的“罗方”,塞到了她的手里。

  黛楼儿转头来,定定的看着我,也不说话。直到看得我脸上的笑容,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的时候,她轻轻的开口说道:“你不用太在意我说的那些话,那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不想因此而影响到你。”

  “楼儿……我……”我急切的开口,准备说点什么,却不想,很快便被打断了。

  “好了,我累了。要去休息了。”黛楼儿说完便闭上了眼睛,无声的拒绝了与我继续交谈下去。

  我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话打扰她了,何况,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给不了的承诺,还是不要给的好啊。她的话,真的能对我没有一点影响吗?我们,怕是再也回不到当初了吧。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随便找了张躺椅睡在了上面,毕竟,这副养尊处优的身体,紧绷着神经连着赶了一段时间的路,也是很累的了,我也需要休息。一切,等醒来之后再说吧。

  这一觉,便睡到了黄昏。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刚好进来了一批,前来传唤的琉璃宫的弟子。她们这一次,差点感动得我痛哭流涕。她们终于记得给我把这脸上,乌七八糟的妆给洗了,虽然,全程她们都面无表情,但是,我还是觉得她们可爱了不少。

  当我和黛楼儿收拾整齐,被带到上官晓面前的时候,终于恢复到了俊男靓女的正常模式了。呼,真心不容易啊!

  上官晓妩媚的斜躺在了上方琉璃制成的宝座上面,那周身的气质风华,简直是人间尤物啊。我终于知道黛楼儿身上为什么总有一股媚而不妖的气质了,原来是得到了她师傅的真传啊,不过,上官晓身上多了一种被时间洗礼的沧桑,一种阅历的积累,显得更加的有味道。

  幸亏她不常常在江湖上走动,不然,黛楼儿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出名,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活在她的光辉之下。不过,这样的出名,黛楼儿也不一定想要,一直都是别人强加于她的。

  我素未谋面便已不在了的辰皇老爹啊,你是辜负了一个世间怎样的奇女子啊!你们又有一段怎样荡气回肠的曾经呢?爱得越深,极端的人谈崩了之后,便恨得越深。辰皇老头子啊!我祈祷,她对你只是玩玩而已该多好啊!

  不等我继续胡思乱想,上官晓便示意我们坐下说话。哟,这待遇,好像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差啊。

  “楼儿,你可曾想好了?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啊。”上官晓斜眼妩媚的望着我们,慵懒的说着。

  “师傅,楼儿已经想好,是楼儿的不是,不该忤逆师傅,拿师傅重视的东西。”黛楼儿恭敬的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