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2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那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会因为这样而不再喜欢你楼儿师姐了吗?”我平静的说着。

  “当然不会!”夏天突然转过头来望着我,激动的说道。

  “那不就得了!你们琉璃宫不是不让宫主嫁人的么,将来黛楼儿当了宫主,你还可以一直陪着她,两个女孩子不是更好么?这样她就可以不用跟宫规相冲突了呀。你若爱她,便是灵魂的相依,不管你的身,是男还是女,你都可以和她在一起。”我撇撇嘴,看着远方的风景,淡淡的说道。

  这又何尝不是我的心声呢?这也是我一直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苏月,我爱你,我要与你灵魂相依,不管我的身,是男或是女,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知道吗?你能够接受我这样的爱吗?

  “真的是这样的吗?我能成功吗?”大妖怪瞬间一扫低迷的状态,双眼散发着充满斗志的光芒。

  “嗯,只要你肯努力,真心去爱一个人,一切皆有可能。哪怕是失败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你曾经如此努力过。你甚至还可以一直默默地守护着她。”我平静的说着。

  “对!一切皆有可能!就是失败了也没关系,我还可以一直守护着她!”大妖怪顿时激动了起来,一拍我的肩膀,朗声说道:“谢谢你!现在看你顺眼多了,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往你的饭菜里面吐口水了!”

  “……”尼玛!真的假的啊!你还干了这事儿的啊!世界竟如此的丑恶!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上哪儿去了咧?呕~你特么有种别跑,老子要杀了你!

  于是,我跟大妖怪就这样一拍两散了,友尽。

  随着慢慢的接触,我发现其实上官晓也没有她所说的那样极端,那样可怕。她会一个人落寞的在山间抚琴,会那样静静的看着“罗方”发呆而忘了时间,会呆呆的盯着某一处景物喃喃自语,会肆意的躺在小溪边独自喝酒买醉。

  其实,她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可怜女子吧!她也想要平静、淡然、善良、幸福的生活,因为太爱,因为放不开,便走进了死胡同,强迫自己变得极端,变得歇斯底里。可是,她其实也是善良着的吧,每一次强迫,都令自己是那样的不开心,可是却不得不继续这样做,用难受,证明自己还活着,没有随着那人的死去,而变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知道,我再这样磨蹭下去对我们都不好,无论是外面狼子野心的二哥,还是令我思念得发狂的苏月,我都必须出去了,才能够见到。看来,我必须有所行动了。

  于是,我不再发呆,不再看风景,我开始想方设法的接近上官晓。

  我会在她抚琴的时候,在远处唱歌。其实,我也想隔得近点的,可是,怕挨打呀!我会在她看“罗方”的时候,故意在一边弄出点较大的声响,然后注意着她的反应,看要不要跑掉。我会在她对着景物喃喃自语的时候,假装碰巧路过,跟她没话找话的搭讪,在她快要发飙的时候,快速的溜掉。我会在她独自买醉的时候,凑上去蹭酒喝,然后教她一些现代喝酒助兴的小游戏,特么我居然还玩不过一个新手的她!接着,她有没喝醉我不知道,反正我是醉得一塌糊涂了的。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她开始慢慢的会和我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不再仅仅只是更新复仇进度表了,她看着我的目光也不再是那么冷冰冰了,会偶尔带上一丝探究,一丝什么别的我看不懂的光芒。她也会主动邀请我一起喝酒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种进步,不是吗?

  ☆、第94章 接任宫主

  这天晚上,她又喊我去溪边喝酒了。当我们喝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我跟她便隔着酒具,并排躺在了草地上。她突然转过头来,痴痴的望着我,妩媚一笑,柔柔的问道:“我美吗?”

  窝靠!什么情况?难道她这么快就喝醉了,把我错当成了辰皇老爹了?这是要父债子偿?她要是酒后乱性,要对我用强该怎么办呀?我到底是该曲意逢迎呢,还是誓死不从啊?不对啊,不应该呀,以她的酒量现在不可能就醉了啊?难道……她是真的看上我了,故意在借酒行凶,要老牛吃嫩草叻?!

  妈妈呀!我悔不当初啊,我差点儿就忘记了她其实就是个变态啊,我搞什么曲线救国啊,我应该一开始就离她远点儿的呀!

  我被她这样看得头皮发麻,却又不敢轻易触怒她,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美!”说实话总没有错吧!

  她继续盯着我看了很大一会儿,突然转过头去“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似乎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划过了她的眼角,还来不及被发现,便已经落在了草地上,钻进了泥土里。我突然就变得没那么害怕了,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继续说话。

  等到她笑够了,不愿意再笑了,便就那样仰躺着看着天空,轻轻的说道:“可是他从来不会这样回答我。他总是说,真正的美是放在心里的,而不会说出来。这样,别人就不会来,跟他抢他的宝贝了。”

  汗!原来辰皇老爹是个蒙在碗里吃肉的人啊!可是,你当别人是瞎子吗,美不美都看不出来呀?不过,这种哄女孩子的手段,还是可圈可点的啊!

  “你跟他真的很不一样,他从来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去干那么些无聊的事情。”晕……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你逼的啊,我在这里,简直闲到蛋疼!

  “他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他的心里眼里,看到的,从来都是百姓,都是江山。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真的爱上过我。我这样一直的念念不忘,到底值不值得?到我真的将他所在乎的一切,全都毁灭之后,我是不是会真的快乐……”

  听到这里,我感觉我的机会来了,貌似可以试着劝解一下,于是我故意做出一副沉重的语气,慢慢的说道:“其实……父皇,他这辈子,最爱的便是你。”

  “那他为何要离我而去,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上官晓突然愤怒的看着我说道,吓了我一跳。

  我知道,这下我要是一个回答不好,我就弄巧成拙了。于是,我强装镇定的说道:“世上之事,岂能尽如人意。我想,父皇他应该是有他的苦衷的吧。虽然他未曾跟我说过,但自我懂事之日起,便未曾见过他真正的笑颜。他总是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默默地望着一个方向发呆。开始我不知道原因,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他一直望着的,便是琉璃宫的方向。他这样英年早逝,或许,也跟他一直郁郁寡欢有关系吧。”

  辰皇老爹啊,你千万得原谅我编排你啊,我这也是为了你的江山,为了你的子民,为了平息你旧情人的怨气,才逼不得已的呀!我偷偷的瞄了一眼上官晓,看见她没有丝毫暴起的趋势,便平复了一下内心,接着胡诌到。

  “你知道明明有更加好看的国宝,而父皇为什么却只是喜欢把玩着这黑不溜秋的‘罗方’吗?”我故弄玄虚的问道。

  上官晓依旧那样静静的望着夜空,也不回答我,我也不在意,因为我知道,她一定还在仔细的听着,便开始自问自答起来。

  “那是因为,在我们皇室还有一个传说——得‘罗方’者除了得天下之外,还有一次回到过去重新来过的机会,可是,一直到死,他都未曾参破过‘罗方’的秘密。我想,他一定是对过去的某一件事情,非常后悔,想要重新再来一次的吧。”

  哇塞!我简直棒棒哒,随机就能胡诌成这样,真想跟我自己点个赞。反正上官晓也不知道‘罗方’的秘密,还不随便我怎么忽悠?我再给你加把火,看你还能继续硬着心肠不!

  虽然上官晓还是没有什么表示,但那放在腰间按着‘罗方’的手,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你知道为什么我大哥要叫韩明么?”我脑袋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哥,对不起了,把你也赔上了。

  “那是因为‘晓’便是‘天明’的意思,他这是在怀念你啊。”我故意感叹的说道,我都快被我自己胡诌出来的辰皇老爹的形象感动了。

  “那你二哥为什么叫韩朔呢?难道你父皇就怀念了我一次?”上官晓突然在旁边插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接着快速的反应了过来,看来是有效果了,便急忙回答道:“当然不是啦,他一直怀念着你啊。‘朔’带‘月’字旁,还有‘朔日’的意思,不也就是‘明’、‘晓’引申而来的么。”哎呀妈呀,得亏我还有点小急智,不然铁定露馅了。

  “那你为什么叫韩青?”上官晓接着说道。

  “……”为什么呀,我也不知道啊!不是说好的,你一直要当个安安静静的美女子的么?怎么瞬间变身“十万个为什么”了呀!

  “因为‘青’也有‘月’字旁啊,‘日’‘月’相对应啊,也是从‘晓’字引申而来的啊。”这个问题回答了,我汗都出来了。千万不要再问我其他的了呀!臣妾胡诌不出来了呀!

  可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旁边又一声淡淡的声音传来:“那你大姐,为什么叫韩慧?”

  “……”我滴个神啊!你还有完没完啊!能撂挑子不干了么!这个真不知道了,求大神相助,在线等啊,急!

  “因为……因为……”看见我支吾了几下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上官晓慢慢的转过头来了,定定的看着我,大有我要是说不出,就把我“咔嚓”了的意思。

  “因为‘慧’就是聪明啊!也是‘明’啊!”哎呀妈呀!我刚刚简直被大神附体了呀,不然,死都搞不定她了呀。我不禁长长的出了口气。

  上官晓闻言,也不说话了,慢慢的将头转过去看天,继续去当她那个安安静静的美女子了。要不是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我都以为我刚刚做的都是无用功了。

  我歇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还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叫做相忘于江湖。只要她过得好,一切便已没那么重要了。这样,或许,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脱,真正的快乐。”

  上官晓闻言,可能是受不了我的恬躁了,兀自起身扬长而去了,留下躺在地上呆若木鸡的我。

  什么情况啊,这是?你到底听没听进去啊?你到底放不放我啊?能给个准信吗?在线等,多晚都回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上官晓也不来找我更新复仇进度表了,也不找我喝酒了,也不在我面前出现了。就是偶尔看到,也只是一闪而过,我连追都追不上。得!我现在真是两眼一抹黑,对外界什么也不知道了。她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琉璃宫好像要举行什么大的活动似的,到处张灯结彩的。不对啊,貌似最近没什么节日啊?难道是谁的生日?

  经过我到处打听之下,才知道了一个爆炸性的事件——黛楼儿要继任琉璃宫宫主之位了!什么情况?难道上官晓突然暴毙了?可是,这也不像死人了的样子啊。哎呀,不管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呀!我瞬间变得和周围的一样异常的兴奋激动了起来。

  在接位大典就要开始了的那个早上,我被带到了一个宫殿模样的地方,当我到达的时候,黛楼儿和上官晓早已经坐在那里了。

  今天的上官晓和黛楼儿都穿的比较正式,画了我不曾见到过的霸气威严的妆容,尤其是黛楼儿额间的那一枚火焰形状的装饰,给她整个人都平添了一种妖艳邪魅的气息,仿佛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人了。

  上官晓示意我也坐下,便对着我淡淡的开口说道:“有些事情我也想通了,便不再执着于此了。我想去外面看看,看看我和他曾经走过的地方。我将宫主之位,传于楼儿之后,她自会放你离去。只是这外面……已不复初时的模样了。”

  我赶紧点头答应,都快要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了。乖乖!我可算等到今天了!我都待在这琉璃宫好几个月了,再待下去,外面都要对韩青查无此人了!都待这么久了,外面肯定不一样了啊,那谁不是还说过,这世界上连两片叶子都没有一模一样的吗!

  上官晓说完,又对着黛楼儿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们一眼后,说道:“楼儿,你可想好了?这琉璃宫的宫主,有着自己的使命与责任,一旦接任,便半分余地都没有了,一定是不能嫁人的了。你们……”

  “师傅!徒儿已经想好了,这本就是楼儿的使命,又怎能假手于人。楼儿一定不负师傅所托,用一生来捍卫琉璃宫,将琉璃宫一直传承下去。”黛楼儿神色淡淡的打断了上官晓的话,那周身的气质,充满了慑人的光华。

  “你呀……”上官晓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95章 二哥的大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