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3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跟随着她们,亲眼见证了琉璃宫宫主接任的全过程。估计有史以来,有此殊荣的男性同胞,就我一个,呃,算半个吧。看着黛楼儿面无表情的,一步步的登上了宫主的宝座,莫名的就有点哀伤的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变得越来越远了。

  待所有仪式完毕,上官晓便功成身退,也不再管我们了,屁颠屁颠的潇洒快活去了。

  黛楼儿穿着华丽的衣服,第一次以宫主的身份召见了我。我们竟相顾无言的坐了好大一会儿。要说她当初那一段话,对我没用一点儿影响,那是假的。可是,有影响又能怎么样呢?既然承诺不了,那就不要给她太多的幻想,让她泥足深陷了吧。

  等到我茶都喝了快两杯了的时候,她轻轻的开口了:“你二哥……反了。”

  哦,我二哥啊,呃,反了?!什么反了?难道是衣服穿反了?虽然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潜意识里还是不愿意相信的吧。毕竟,年初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还那么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怎么转眼间就这样了啊!我无比惊讶的看着黛楼儿,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黛楼儿给了我一点缓冲的时间,然后接着说道:“淮南王安排、协助我琉璃宫盗得辰国国宝,并以此为筹码,换得我琉璃宫的财富的支持,以及离国军队的呼应合作,已经起兵造反了。”

  “淮南王狼子野心,对造反一事早有预谋。他经营淮南多年,深得百姓拥护,并秘密培养了一股势力和军队,与离国军队里应外合,战况很是激烈,连雪国也变得蠢蠢欲动,三国混战即将一触即发。幸得我师父不忍生灵涂炭,苍生受苦,及时的悬崖勒马,切断了对他的支持,并以先皇密令召回了离国军队,战局才得以扭转,战事才得以提早结束,三国混战才来不及爆发,百姓也因此可以少受些苦。”

  你这是在逗我吗?上官晓在这件事里就是个□□,就是个推波助澜的,你竟把她说的那么伟大!要是没有她的瞎搅和,没准事情还有转机也说不定。当然,最后她能悬崖勒马,及时制止情况的恶化,倒是值得嘉奖的。至于二哥,他简直上得了天啊!差一点儿就变成了三国混战的历史关键性人物,被载入教科书了呀。

  “现如今,淮南王已成强弩之末,虽然兵败,但还是在叛党的掩护之下逃窜了。可是,南方仍然还有他的小股势力在暗处潜伏着,伺机而动。天下局势也变得暗潮汹涌,不再如以前那般的平静。所以,你如今回去,并不是最好的时机,路上也不一定安全。”

  “可是,我必须回去。”我目露坚定的说道。我必须回去,因为苏月还在等着我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要回到她的身边,这是我曾经答应过她的事情,也是我对她的承诺。

  黛楼儿像是早已预料到结果一般,不再劝我,接着淡淡的说道:“明日一早,我会带着一批琉璃宫的弟子,亲自护送你进京。”

  说完也不再多话了,径自离去,留下坐在原处还在思考着的我。

  第二天,我们一行人便整装待发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同行的人里除了黛楼儿和一批琉璃宫的护卫弟子外,还有大妖怪和小丸子。得!看来路上不会寂寞了!

  我们穿过琉璃宫的迷阵,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入眼便是一片狼藉。之前那种山清水秀,连空气都透着股清新欢乐的味道,百姓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安居乐业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

  现在,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百姓,他们一个个衣不遮体的向着一个方向迁徙,那呆滞麻木悲伤的眼神,竟令人看着是那样的凄凉,那样的伤心。四周的景物,早已经被破坏得坑坑洼洼了,再也找不到曾经秀丽的模样,连空气中,都带着股浓浓的血腥味。可以想象,这场战争,该是如何的惨烈啊!给百姓带来的灾难,该是多么的巨大啊!

  看着前面几个貌似是一家三口模样的人,穿着几块破布模样的衣服,在努力挖掘着草根充饥,我的眼睛竟然莫名的酸涩起来,这样的人,放眼望去,竟有好几拨。这,便是我从不曾接触过的战争之后的气息吗?原来我被软禁在琉璃宫,过的竟是他们眼中天堂般的生活。

  虽然知道远在京都的苏月,不一定会受到影响,但,还是忍不住的会担心,她是否有受到波及。苏月,你过的还好吗?

  小丸子在我旁边眨巴着她大大的眼睛,无辜的看着这一切。突然,她冲上前去,走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身边,在黛楼儿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拿了包点心递给她说道:“姐姐,别挖了,那个脏,不好吃。我给你吃这个吧。”

  小女孩高兴的接过了小丸子的点心,飞快的跑到了虚弱的趟在一边的母亲的身边,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小心翼翼的打开包着点心的纸张,刚一打开,还来不及吃上一块,便引起了周围其他难民的注意。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有吃的!”

  然后大家便一脸凶恶的,冲着小女孩和我们的方向冲了过来,显然是要进行抢夺。这哪儿还是曾经温和善良的乡亲啊!简直就是一群饿红了眼的野兽!

  在我还惊讶的回不过神来的时候,一袭红绸挽住了我的腰,然后我便被拖着腾空而起了,并快速的向着远处疾驰而去。眼角的余光看见小女孩和她母亲,也被琉璃宫的弟子带着飞遁而去,我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待我们甩掉了那些难民,黛楼儿和琉璃宫的弟子们才敢降落在了地上,她一边收着手里的红绸,一边对着小丸子严肃的说道:“小丸子,现在外面不比以前了,到处都是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难民,一点小小的食物便有可能引起暴动,我们虽不怕他们,但也不可节外生枝,你再不可鲁莽行事,任意妄为了啊!”

  “可是她们好可怜啊。”小丸子低头捏着自己胖胖的手指,怯怯的说道。

  “嗯?”黛楼儿一个眼刀子丢过在,小丸子瞬间就怂了。

  黛楼儿见小丸子终于乖顺了,便抬眼向着那对难民母女望去,只见母亲将小女孩努力的保护在怀里,她二人蜷缩在地上,一同目露害怕的望着黛楼儿。可能是被刚刚黛楼儿严厉的目光吓到了吧。

  黛楼儿看了她们一会儿,连我都面露不忍了,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见她终是叹了口气,吩咐一名弟子将她们带入琉璃宫,去帮琉璃宫做一些生活上的杂事。这样,也算是给了她们一个容身之所,变相的救了她们的性命。

  我就知道,黛楼儿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她其实也是很善良的咧,这处理的办法,比起我能够想到的所有的办法,都高明多了嘛。我不禁弯起了唇角。可是,一想到,因战乱而产生的如这对母女般的人们,何止这一两个,琉璃宫又能帮多少呢?我嘴角的笑意,便还来不及扩散,就被沉重的心情所取代。

  只有不再爆发战争,她们才能得到救赎,才能将生活慢慢的变得好起来。二哥啊!当你为了你的私心,发动这场战争的时候,可曾想到过现在这番场景。他们可都是曾经拥护着你的百姓啊!

  跳过这个小插曲,我们一行人继续向着京都方向前行,越走,见到的景象便越多,我们的心情便越是沉重。一路上,连最活泼好动的大妖怪和小丸子组合,也变得沉默不语,一种压抑的氛围笼罩着整个队伍。

  在我们默默的行进到了一个山头的时候,斜刺里传来一声狰狞的大笑。

  “哈哈!你们琉璃宫的这群缩头乌龟!老子还以为你们会一辈子躲在琉璃宫里不出来了咧!既然现在出来了,那就不用回去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扛着一把大砍刀,出现在了山坡上,冲着我们远远的便喊了起来。他身后,慢慢的出现了一群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的人们,恶狠狠的看着我们这边。

  “这位朋友,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琉璃宫速来不与江湖各派结怨,你们与我琉璃宫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井水不犯河水的,何必多生事端。”大妖怪与黛楼儿对视了一眼,冲着他们大声的说道。

  “哈哈!笑话!谁说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了啊!要不是你们琉璃宫出尔反尔,老子现在指不定在哪儿喝酒吃肉风流快活呐,王爷又岂会兵败!啧啧,早就听说了,琉璃宫的女子,那个个都是长得水灵水灵的,那皮肤都嫩得能掐出水来。依我看啊,嘿嘿,你们这群小娘们,不如就留下来陪兄弟们好好风流快活,乐呵乐呵!说不定,兄弟们一高兴呀,就放了你们咧!哈哈哈!”络腮胡子男望着我们咬牙切齿的说道,说着说着,便露出了一脸□□,和他周围的那些人愉快的互动着。

  “混账!我琉璃宫岂是你们这群宵小可以侮辱的!之所以,对你们一再忍让,并不是我们怕你们,而是不想再给这哀鸿遍野的土地图徒增杀戮。我琉璃宫为天下大义,阻止战争继续扩大,何罪之有!你们跟随淮南王给这片土地,造成无尽的灾难,却不知悔改,既然你们坚持,那我们也不介意脏了自己的手!”黛楼儿霸气的站了出来,对着他们愤然的说道,那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令站在她附近的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谁能够笑到最后!”络腮胡子男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噬血的舔了舔他肥厚的嘴唇,冲着周围喊到:“兄弟们!那就让琉璃宫的这群小娘们,看看我们的厉害!给点儿甜头让她们好好尝尝!把她们打趴了,看见喜欢的了,就扛回去暖被窝,不喜欢的,就直接杀了!”

  “对!扛回去暖被窝!”山坡上的众人带着狰狞的目光,呼喊着冲了下来。

  琉璃宫的众人也不甘示弱,纷纷咬牙切齿的冲了上去,与他们交战在了一起。这群姑娘们,那下手啊,一个比一个狠!于是,双方便展开了一场恶战。

  黛楼儿吩咐大妖怪和小丸子保护好我,便一个人当先冲了出去,投入到了前方的厮杀里。那充满戾气的狠辣表情,那一招招凌厉的攻势,那一个个倒飞出去的人影,无一不向众人表示着她的愤怒。也许,这才是江湖上人们所熟悉的曾经的琉璃宫少宫主,现在的琉璃宫宫主黛楼儿吧!那个在我面前,妩媚入骨,温柔多情的她,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这场厮杀,那群叫嚷得很是厉害的大老爷们,还是败在了这群小姑娘的手下。琉璃宫的人,不愧是上官晓那个变态培养出了的,抗打击能力以及痛打色狼的能力,简直是一流的!那些现代的什么拳击手啊,特工啊什么的,跟她们比起来简直是弱爆了!她们可是一群,经过职业防狼训练的,能上天入地的武林高手呀!收拾几只色狼,还不手到擒来!

  当我们把那群人打的落花流水,以为胜利在望了的时候,只见山上又下来了一大批着装整齐的人,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头,他们快速的将我们包围了起来,加入到了战斗里。

  络腮胡子男以刀撑地,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很是得意的狞笑着说道:“你们以为我们就这点本事?哈哈哈!我们还有一份大礼为你们准备着咧!这可是王爷专门为你们琉璃宫准备的,好戏现在马上要开始了,你们好好享受吧!哈哈哈哈!”

  说完,便带着新加入的人,一扫刚刚的颓势,向我们发动了凶猛的攻击,琉璃宫众人迅速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第96章 你怕吗

  “怎么回事?”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现场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军队?!淮南王逃窜了之后,竟然还不忘留一小股军队,来专门对付我们琉璃宫!他疯了吗?!”大妖怪满脸震惊的说道。

  “这也不奇怪。毕竟,是你师父,毁了他眼中唾手可得的胜利。”我心情无比沉重的说道。

  “惨了惨了!这么多人,我们肯定打不过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出琉璃宫的呀!”小丸子看见了那些鱼贯而来的敌人,在那儿急得跳脚,慌慌张张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场中恶劣的形势,沉默了一下,对着大妖怪和小丸子郑重的问道:“你们知道这里离辰国最近的军营有多远吗?去叫人赶过来要多久?”

  “不算远,如果是我带着你去的话要三个多时辰,我一个人去的话就只要两个多时辰,如果是小丸子一个人去的话,就只要一个半时辰左右了。可是,现在南方的战事已经结束,那些军队是不可能相信,我们这里还有淮南王的军队的,然后听我和小丸子的调遣的呀!如果带着你去的话,肯定来不及了啊!怎么办?怎么办?”大妖怪在那儿焦急的说道,急的脸都红了。

  “如果带着这个,我相信你们谁都可以调动军队了!”我说完,从贴身的小衣里面取出了,当初离京的时候,皇帝哥哥送给我的那面金牌。

  “这是干什么的?”大妖怪和小丸子呆呆的望着我手里的金牌,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是一面金牌,代表着辰皇,金牌一出,百官听令!小丸子,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这里你轻功最好,我和你师姐们的生死,便都交到你的手上了!你现在速带着金牌,去附近的军营搬救兵,越快越好!我们这里勉强坚持到你带兵前来救援,应该是可以的。拜托了!”我郑重的将金牌交到了小丸子的手里,也不敢再耽误时间,严肃的对着小丸子说着。

  小丸子担心的看了一眼周围,也不多话,拿着金牌在师姐们的掩护下,“蹭”的一下向外面逃窜而去了。敌人看见了,加大了对我们的压迫力,却仍未能阻止小丸子的步伐,不过也仅仅只跑走了她一个人而已。敌人见跑的是个小女孩,却也未曾放松警惕,分出去了四五个江湖侠客模样的人,在小丸子后面紧追不舍,万幸的是没有再特地派兵去追了,我们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轻功真是个很神奇的玩意儿,尤其是像小丸子这样的,将轻功练到了出神入化的怪伽,简直可以媲美神仙的飞天了呀!真是居家逃跑,必备技能啊!你值得拥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中的形势,变得越来越恶劣,我们活动的范围,也变得越来越小。琉璃宫众人的状态,也不复初时的轻松,弟子们的体力,在急剧的流失,面对敌人的攻击时的应对,也不再那么从容,招式中的破绽,也越来越明显,渐渐的就有人负伤了,却仍旧顽强的抵抗着。反观对方,似乎一直还有余力,一波的攻击被抵挡住了,另一波的攻击又接踵而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巨大的压力,随着压力的增加,负伤的人数也跟着在极剧的增加。

  黛楼儿浑身是血的跟敌人厮杀在了最前端,像一个从地狱里来的罗刹,狠辣而绝情,当然,她身上的都是别人的血。慢慢的,敌人们也知道了她的特殊与厉害,用来对付她的人便越来越多了,看得出来,是准备使用车轮战,将她给耗死啊!看着这个浑身浴血的倔强着的人儿,我心里不禁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情绪,似怜惜,似心疼,似崇敬,似不忍,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场中双方的伤亡也越来越大,鲜血已经将脚下的土地浸染成了暗红的颜色,琉璃宫的众人也渐渐出现了不支的情况,好几个弟子哪怕是倒在了血泊里,也仍旧不愿闭上那双不服输的眼睛。眼看着我们的处境越来越糟糕了,可距离小丸子搬救兵回来,所需要的时间还有那么的久,我们依然不愿放弃,艰难的抵抗着对方的攻击,想着再坚持一下吧,就一下,说不定马上就能等到援兵的来临了咧。

  在众人以为这就是最糟的情况了的时候,却不知道还有更糟的情况在等着我们。突然之间,敌人们止住了攻势,退回了自己的阵营,不再攻击。我们如被猫逗弄着的老鼠一般,得到了一点点喘息的时间。

  当我们不明所以,都在纳闷的时候,只见刚刚那个络腮胡子男又开始说话了,他望着我们这边一脸扭曲的说道:“怎么样?大家都热身得差不多了吧?本来呢,还准备留着你们暖被窝的,可是,现在看看还是算了吧。你们还是去给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暖被窝吧!他们比我们更加的需要你们!哈哈哈哈!”

  “暖你大爷的被窝!哼哼!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这样的话,为时尚早了吗?”大妖怪愤恨的望着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里迸发出的火焰,简直能将人的灵魂给燃烧殆尽。

  “哦?难道你们以为你们还有机会逃得掉?还是认为会有人来救你们?噢,让我好好想想,你们等的,该不会是她吧!”络腮胡子男故意做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然后像突然之间惊醒了一般,示意身旁的属下让出了一条道路,一个江湖人士模样的男人,提着一个孩子模样的东西走到了众人面前。

  “小丸子!”我们龇牙欲裂的看着那人手中的人,激动的喊道。

  只见那人手中提着的赫然就是小丸子,而此时的小丸子已经是嘴角流着鲜血,双眼紧闭,奄奄一息的如一条死鱼一般,任由那人提在手里了,再也看不到一丝平常那般活泼跳脱的气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