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4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这群禽兽,到底对小丸子做了什么!”大妖怪的双眼都变得赤红了,要不是黛楼儿拦着她,估计她早就失去理智,冲了上去了。

  “大家不要冲动!”黛楼儿强忍着内心喷薄而出愤怒,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戾气,怒瞪着前方的敌人,咬牙一字一句的对着众人说道。

  “哦,看来你们真的是在等她啊!啧啧,真是不好意思了啊!其实前面我们也埋伏了人呀!既然,你们等的人都来了,那么,现在真正的大礼就来了哦。你们准备好了吗?桀桀桀桀……”络腮胡子男状若疯狂的在那儿说道,一张脸,简直扭曲到了极点。

  这个笑声听得我心里发毛,头皮发麻,可是更令我头皮发麻的还在后面。只见他一声令下,周围的敌人之中一阵涌动,一列列身着劲装的人架着黑黝黝的弓箭,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沿,用他们寒光凛凛的箭头指向了我们琉璃宫的众人。

  看到这一切,我真想骂娘!尼玛!说好的近身肉搏的咧!你特么的这是在作弊!是赤果果的开挂啊!一群大老爷们,对一群小姑娘家家的,打不过了叫帮手,叫帮手了还叫弓箭手,你特么怎么不去叫火箭手啊!有本事再弄个核武器来呀!

  我们的处境变得不容乐观,我们的生命变得岌岌可危,我们的心里都知道,这下,我们肯定完了。可是,每个琉璃宫弟子的脸上,却看不到害怕,看不到慌张,有的只是坚强、无畏、隐忍和视死如归。她们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武器,一脸倔强的站在那里,将我和黛楼儿默默的护卫在了最里层,我不由得被她们狠狠的感动了一把,双眼不自觉的泛起了泪花,一种莫名的悲壮的氛围,默默地在我们之间流转。我们这次,是真的没有活的希望了,大家其实是知道的吧。

  黛楼儿哀伤而倔强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低垂了一下头,然后慢慢的将头抬起,转向了我。望着我散去了一身的戾气,温柔而妩媚的笑着,轻轻的问道:“你怕吗?”

  “我不怕。”我坚强地说着。

  “对不起,最后还是没能将你送到她的身边。”黛楼儿转过了头,静静的说着,我分明看见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泪光。

  “没关系,谢谢你,黛楼儿!感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含泪弯起了唇角,由衷的说道。真的谢谢你,你已经做得够多的了,我也欠你的够多的了,这辈子,怕是没有机会还清了。这带着债务离开的感觉,真是不太好啊!

  唉,罢了,能够重活一世,经历了那么多的美好,遇见了那么多的真心对我好的人,最后,能跟这群可爱的小姑娘们一起死在这里,也不枉我来这世界走一遭了!只是,可惜了我与苏月了,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这样爱的人,还来不及珍惜,便已经要挥手告别了。苏月,下一世,如果我还有下一世,不知道是否还能遇见你。

  我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周围寂静的只剩下一群人粗重的呼吸声了。弓箭离开箭弦的声音,如意料般的响起,一声一声的,敲击着人们的心。然后是利器入肉的声音异常的清晰,再然后就是人们痛苦的惊叫声、哀嚎声陆续传来。再见了,这个世界!再见了,我爱着的人们!再见了,黛楼儿!再见了,我的苏月!老天爷,谢谢你,让我曾来过这个世界……

  ☆、第97章 峰回路转

  在我默默的在那儿感谢了一票人之后,甚至连cctv、wtv以及从前我家院子里的那只流浪猫都感谢上了的时候,依旧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疼痛。纳尼?难道是姑娘们的肉太厚了,弓箭射不过来?这等死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姑娘们的尖叫声,啥时候变得这么浑厚了咧?真是见了鬼了,我怎么会感觉到了周围充斥着欢快的气息咧?难道终于逃离了上官晓那个变态的掌控,哪怕是去死,姑娘们也很开心?

  什么鬼?怎么感觉气氛不对了咧?我赶紧小心的睁开了一只眼睛——卧槽!什么情况?!

  只见刚刚还整齐的包围着我们,一脸看死人的表情,得意的在那儿狂笑着的敌人,此刻早已凌乱了阵型,纷纷将刚刚还对着我们的箭头,对向了我们看不见的外围,而外面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阵浑厚的喊杀声。

  我刚刚听到的那一个个箭支入肉以及人们哀嚎的声音,也确实是真的,而不是幻听,却根本不是如我想象中的那般,由琉璃宫的姑娘们发出来的,而是眼前的这帮大老爷们。我就说咯,姑娘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犷,这么不矜持了咯!汗,刚刚真是吓死我了!能毅然赴死的决心,可不是随便就能保持的啊!至少我现在就没勇气了。这小丸子都被抓了,来救援我们的,又会是谁呢?

  看着眼前这混乱的场景,黛楼儿吩咐大妖怪保护好我,便向着小丸子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琉璃宫的众人也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再次满血复活的开始突围奋战。经过一系列的惨烈搏杀,我们终于解救到了小丸子,突围了出去与外面冲杀进来的人,胜利会师了。

  令我想不到的是,外面带队冲杀进来的领队之人居然是影二!好小子!我说怎么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看见他了咧,原来是擅离职守,去混兼职去了啊!要不是看在你这次勉强算是救了我的份上,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影二!你这段时间死哪儿去了啊!你主子我被软禁在了琉璃宫这么久,都没看见你出来接应我一下,这才一出琉璃宫,刚刚就差一点挂掉了,你知道吗?!”我恶狠狠的说道,企图用愤怒掩盖刚刚产生的后怕,不过,貌似成效不大。

  “主子!属下救驾来迟,望主子恕罪!请主子先跟着我离开这危险的地方,属下再将一切仔细禀明主子。”影二一边护卫在我身边,接替了琉璃宫姑娘们的工作奋力杀着身旁的敌人,一边恭敬的对我说道。

  “嗯,你最好给我说好听点儿啊!否则,哼哼哼!”我继续虎着脸装恶人。不过,怎么听着影二的话,觉得那么耳熟咧?

  “主子!”等了一会儿,影二出声唤了我一句。

  “嗯?”我一边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厮杀,一边分出一点精神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又哪根筋抽了。你说你杀敌就杀敌嘛,专心点啊,喊我干嘛啊?

  “王妃来了。”影二平静的说道,手上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

  什么?苏月来了?!我立马呆愣在了当场。这一瞬间,什么死里逃生的后怕,什么正值厮杀现场的紧张,什么对一些事情的疑惑,统统都变得不那么重要,完全消失在了我的感知里,任何东西都阻止不了这一瞬间奔涌而出的,我对苏月的思念。原来思念被压抑的太久,到再也抑制不住,爆发出来的时候,竟可以这样的强烈,强烈到,要是瞬间得不到满足,便会窒息而死的程度。

  我满眼焦急的在厮杀着的人群里,寻找着苏月那抹熟悉的身影,想要让我那颗快要被思念吞没掉的心,即刻得到救赎。

  周围那嘈杂喧闹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瞬间变得寂静,那激烈奋战着的人们,在我眼里陡然变成了虚影。我仿佛跨过重重人潮,寻遍千山万水,终于对上了那双,令我朝思暮想的眼睛。这双眼睛,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温暖着我的灵魂,赋予我勇气,战胜那一个个孤独难熬的日子,令我是如此的贪念,如此的着迷。

  我不由自主的抬步向着那双眼睛靠近,仿佛整个世界,便只剩下她眼里那浓得化不开的情谊,以及对我致命的吸引。

  我们两个像入了魔一般,不顾一切的向着对方靠近,只想着离对方近一点,再近一点,更近一点。心里、眼里,再也容不得一丁点距离。哪怕靠近,意味着死亡,也在所不惜。

  好在护卫在我们身旁的人群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敌人们早已经被我们打的没有了脾气,再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了,我们才有惊无险的抱到了一起。我将苏月紧紧的拥入怀中的那一瞬间,仿佛拥抱了整个世界,那种久违的满足感,铺天盖地的向我奔涌而来,似要将我淹没在幸福的海洋里。

  我们就那样似乎要用尽所有的力气般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再也不愿意分隔那一丝一毫的间隙,仿佛只有这样,我们便能够就此融进对方的身体里,从此,你便是我,我便是你,我们再也不用去分离。

  我们闭着眼睛,纵情的呼吸着属于对方的气息,用心的去感受着彼此的一切,也不言语,仿佛拥有了对方的空气里,都活跃着众多的欢快的因子,令人情不自禁的弯起了嘴角,良久,异口同声的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苏月,我好想你!”我在她的耳边,闭着眼睛喃喃的说道,却不曾放开她的怀抱一丝一毫。

  “我也好想你,好想好想,想的都快要疯掉了。”苏月亦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默默的加重了拥抱的力量。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出现在这里是多么的危险啊?万一……你要是有个好歹来,叫我如何是好啊!”一滴鲜血飞溅到了我的脸上,让我的理智稍稍有了点儿回神,这才意识到我们如今的危险处境。

  “对不起,我答应过你的,在家里做好好吃的,等你回来的。可是……我做不到。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一遍又一遍的做着好吃的,然后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它们坏掉,却一直等不到你回来,我的心,变得焦虑不安。”

  “你一直渺无音讯,几个月来,虽然收到过你的信,但寥寥几语的也只有一封,只是知道你一切安好,却不曾知道,你吃不吃得好,穿不穿得暖,住不住得习惯,可有受人欺负。就是抑制不住的会为你担心,怕你有什么危险,怕你在什么我看不到的地方受苦,而没有人帮助。”

  “紧接着这里又爆发了叛乱,我便再也待不住了,要来寻你,皇帝陛下知道了,便派了一支皇家铁骑给我,一同南下来寻找你。”

  “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没有在家里等你了。我真好想你,忍不住的想要见到你,想要就这样的依偎在你的怀里。还好,还好,我及时赶到了,我……我差一点儿就……就失去了你……你可知道,万一你有个什么好歹,又叫我如何是好啊!”苏月轻轻的诉说着所有的事情,开始还比较平静,可是,越到后面,身体便越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了,手上的力气,也越发的大了,直拥抱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这是因为她如此深刻的爱着我,生怕就此失去了我,失去一生中最挚爱的东西。唉,是啊,还好,还好你及时赶到了,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我安抚性轻轻拍打着苏月的脊背,却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苏月竟瘦到了如此的程度,那脊背上的骨节竟是如此的分明。明明,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她内心到底受了怎样的煎熬啊!眼前这单薄瘦弱的身躯,却能爆发出大山一样坚定沉稳而令人安心的气息。我不禁湿润了眼角,心里酸酸的。

  “好了,好了,别怕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对不起,是我让你担心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们谁都不会有个好歹来的,我们会一直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幸福到老的。我们会生许多许多的孩子的,我们会七老八十了,还顶着几颗大虫牙,跟孙子们抢糖吃的。”我无比温柔的在苏月耳边喃喃的说着,无比心疼的抚摸着怀里这个异常柔弱了的人儿。

  “谁要和你生许多许多的孩子了呀!噗嗤~还要跟孙子们抢糖吃?你羞不羞啊?”苏月终于慢慢的从自己恐慌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放松了一点点紧得让我窒息的怀抱,娇嗔的轻捶了一下我的肩膀,轻笑着说道。

  “哦~你不和我生许多许多的孩子呀?可是,怎么办,我真的很喜欢小孩哦,难道要我去和别人去生啊?”我故意装作为难的语气,懊恼的说着,实际上早就笑弯了嘴角。

  “你敢!”苏月突然松开我的怀抱,嗔怒的看着我说道。但一对上我含笑的面容,便瞬间明白了过来,是着了我的道了。瞬间,恼羞成怒的轻捶了我几下,故意恶狠狠的说道:“好啊!你竟然故意捉弄我!”

  我哈哈大笑的将苏月继续拥进了我的怀里,仿佛永远也抱不够似的。其实,要是以前的苏月,我一定是骗不到她的,可是因为太紧张,太在乎,便会变得小心翼翼,变得自愿当个傻瓜。真好,我又将这个傻瓜紧紧的抱在了我的怀里,她是如此的温暖而美好。

  苏月静静的靠在我的怀里,良久,突然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三个。”

  我一头雾水的问道:“什么?”

  苏月却不再说话,只是就那样静静的享受着此刻阔别已久的美好。我也就不再对此多做纠缠,继续沉浸在这份浓浓的温馨里,不愿醒来。任它周围杀声四起,鲜血横流,我们只愿活在拥有彼此的那方小小的世界里,一起沉沦。

  ☆、第98章 会撕吗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一切喧嚷已完全停息,敌人被全歼在了这里,一个不留。虽然比较血腥,但,对于刚刚死里逃生的众人来说,并没有多少不忍以及怜意,毕竟,刚刚就是这群魔鬼,带着狰狞的笑容,将屠刀举向了昔日与我们朝夕相处的琉璃宫的姐妹,让我们再也见不到许多姐妹温暖的笑颜了。

  琉璃宫的众人,个个不顾身上的伤势,一脸哀伤的收拢着同伴们的尸体。看着那些倒在地上的青涩美丽的面庞,以及接触到她们不再温暖的身体,想着从今以后,便再也不能与她们一起欢闹嬉戏了,琉璃宫的许多弟子,都默默的流下了泪水。

  那些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在了地上,同时也打在了我的心里,竟是那样的灼热,那样的令我内心难受不已。这些坚强勇敢的姑娘们哟,哪怕是面对死亡,也都是一脸的倔强,何曾流下过这样伤心的泪水啊!

  黛楼儿悲痛的看着她们默默的将尸体收拢到了一起,放在木车上面,也不说话,就只是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看我与苏月,只是将背影留给了我们,但那孤独凄美的背影,让人怎么看,怎么有一种满目苍凉的感觉。

  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只是沉浸在,与苏月久别重逢的世界里了。我轻轻的拍打了苏月的肩膀两下,然后默默地松开了抱着她的怀抱,接着一个人向着琉璃宫众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来到黛楼儿的身旁,平复了一下内心的难受,对着琉璃宫的众人朗声的说道:“大家不要再沉浸在悲伤里了,伤心过后,我们还需要坚强!还需要振作!从今以后,我们便不再是仅仅为自己一个人而活,我们的身上,承载着她们的生命,我们要代替她们好好的活着,将她们未曾来得及享受的生活,更加灿烂精彩的活回本来。”

  我这番话不仅是说给琉璃宫的众人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的人听的,也包括了那些皇家铁骑的成员。我知道,其实铁骑的成员也是悲伤着的,他们也有伙伴,牺牲在了这场厮杀里,只是他们的悲伤,没有那么的明显,他们早已被场场战争,训练得渐渐的会隐藏自己的哀伤了。

  看着众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呆滞的望向了我,我沉默了一瞬,继续说道:“我们应该为她们(他们)而感到骄傲,她们是百姓们的英雄!也是我们辰国的骄傲!是她们用生命,米分碎了敌人的一切可能,让百姓们免于遭受未来可能要承受的苦难。这些贼人,是淮南王的余孽,留着他们,难保不会在背地里干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祸害百姓,同时策划着再次的叛乱。”

  “对!她们是英雄!是我们辰国的骄傲!我们要为她们而活!”众人一扫刚刚颓废的气息,眼中再次泛起了光芒,纷纷不约而同的喊道。连黛楼儿也因为这番话,望着我的目光充满了异样的光华。

  见众人调整的差不多了,我示意大家停止了呼喊,对着琉璃宫众人坚定的说道:“上官老宫主的决定并没有错,她为苍生福祉而及时阻止了这场战事,是值得我们所有人尊敬的!琉璃宫众人力战贼寇,誓死不降,没有给她老人家丢脸,也没有辱没了琉璃宫的名声,我辰国百姓应该感谢你们,同时我辰国皇室也应该感谢你们!我韩青在此起誓,只要我韩青还在这人世间一天,便会守护着琉璃宫一天,我的后世子孙,亦会遵守着这个诺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