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5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琉璃宫众人纷纷冲我拱了拱手,露出感激的目光,有些话,不用说,大家心照不宣就好,有些诺言,不用怎么去保证,大家一直看下去就好。

  “谢谢你。”一个轻轻的声音,从我身边响起,我转过头去一看,便看到了黛楼儿的身影。只是她此时并未看着我,而是目光炯炯的看着后方,留给了我一个美丽的侧影。

  我顺着她的目光向后看去——哎呀窝操!什么情况?!只见苏月和黛楼儿目光炯炯的对视着,她慢慢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那两双眼睛里燃烧着的异样光华,怎么看怎么有着不好的苗头。

  怎么办?怎么办?我应该做点什么,来阻止她们的靠近吗?貌似她们上次的见面就不怎么的愉快呀!简直可以用刀光剑影来形容啊!这样的情景要是再来上一回,简直比刚刚真刀真枪的厮杀更可怕!在这个本来就充满了血腥和杀气的战场上,她们又会爆发出怎样的战斗力啊?我因为刚刚的那番话,而营造出来的激昂的情绪,瞬间被忐忑所取代,心里其实急得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了,却又不得不表面上装得很平静的样子。

  她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空气中的紧张的因子也变得越来越浓烈,似乎,连周围空气中的氧气都变得稀薄了很多,让人抑制不住的呼吸粗重起来。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顺着我脸部的轮廓,慢慢的划过我的侧脸,静静的滴落在了被鲜血染红的土地里,周围的血腥的气味,仿佛变得愈加的浓厚起来。

  当苏月终于走到了黛楼儿的面前,我却还是没有想到办法,去阻止她接下来有可能的话语。只见她,依旧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与黛楼儿定定的对视着,轻轻开启朱唇,坚定的说道:“谢谢你!”

  嘎?!什么情况?怎么和我想象中的有点儿不一样?她们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和颜悦色的相互说话了呀?难道就我一个人在那儿瞎担心,她们其实是相处很愉快的?可谁能告诉我,她们眼睛那闪闪的亮光,是怎么回事?那强大的气场,又是几个意思?我不由得呆呆的望着她们。

  “谢谢你,将他照顾得这么好,让他还能够回到我的身边。”苏月微微泛起了唇角,低头向着黛楼儿由衷的行了一礼。

  黛楼儿依旧定定的看着苏月,眼中透露出一种难言的情绪,有过一瞬间的挣扎,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我不需要你的感谢,我做的一切,并不是因为你,我所有的行为,都是发自本心。”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更加的谢谢你。”苏月温暖而坚定的看着黛楼儿,她两人目光正在空中无声的交汇,似乎还在传达着什么我所不知道的话语,只是她们心照不宣的没有说出口来。

  窝靠!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有默契了啊?不说出口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难道你们是知己了?还是这是看图说话?我滴个妈呀!你们这么有爱,把我往哪儿放啊,该不会,抛弃我,双双跑路吧!呜呜~

  “既然已经将他交到了你的手里,以后就……就由你去照顾好他吧。我……我便领着琉璃宫众人回宫去了。”黛楼儿静静的与苏月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移开目光看向了琉璃宫的方向,平静的开口说道。

  说完,也不等我们反映,便转身带着琉璃宫众人,推着同伴们的尸体,向着远处琉璃宫殿方向默默前行。

  夕阳西下,我和苏月看着黛楼儿她们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中,渐行渐远的身影,以及配上这四周染血的背景,竟觉得她们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别样的美丽,尤其是那抹孤傲妩媚的落寞身影。

  待我的视线里,再也见不到琉璃宫众人了,便携着苏月,以及身边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向着京都的方向前行。再见了,琉璃宫!再见了,黛楼儿!

  由于人员的众多,并不方便进城去住,我又不想搞特殊耽误时间回京都,我们当晚,便在野外扎营露宿了。

  我刚把自己浑身上下洗刷的干干净净了,便迫不及待的在帐营里召见了影二。好小子!别以为苏月来了,我就会忘了你干的好事儿!当初我们一起进的琉璃宫,被抓的人里面,我可是看得仔仔细细的,也没看见你,这会儿你倒是威风凛凛的带着一群铁骑出现了,我当初被软禁的时候,你干嘛去了啊!你这个逃兵!怂货!我可是很记仇的哦!

  我恶狠狠的看着在地上跪着的影二,故意拿着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说吧~你还以为你逃得掉这顿解释么?”

  “启禀主子,当初在你们被琉璃宫的众人所擒住的时候,我刚好躲了在暗处,未被发现,便继续隐匿身形,以图日后营救你们。”屁!逃兵!说好的营救咧?在琉璃宫这么久,我鬼影子都没看到过你的!假!

  “可是,琉璃宫守卫森严,我一直未曾找到机会营救你们,尤其是主子身边,一直有绝世高手暗中随时窥视左右,我更是连主子的身边都进不了,更别说是营救。”纳尼?有人暗中监视我?!我怎么不知道?那特么我洗澡的时候,她有没有中场休息啊?!呜呜~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暗中占了我的便宜去了呀?还占了便宜不留名!苍天呐!

  “我便想着去到外面,向组织求援。可是,琉璃宫守卫森严,我一直找不到机会出来。直到淮南王的使节前来,我才找到机会,蒙混出去。然而,琉璃宫外面拥有很多历代奇人排布的迷阵,出来之后再想进去,简直难比登天。”唉!好像有点儿错怪了他呀!我不由得缓和了表情。

  “我便给京都禀报了下情况,就一直守在了那一带的地方,到处打听着主子的消息。然而,却一无所获,直到遇见了那个主子口中的小丸子,用了十只烤鸡的筹码,才换得了主子的书信,着人送往了王府,至于有关主子您其他的情况,便怎么也问不出来了。”我擦!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这事儿啊!小丸子啊,你不仅双向收费了,还学会了偷工减料!你这么点儿大的小屁孩,上哪儿学的这些资深的套路啊!看来,你上次挨的那顿打,也不冤枉啊!打得好啊!亏我还内疚了那么久!不过想想你刚刚被折磨成了那个可怜的模样,还是算了,不跟你这小屁孩一般计较了。

  “直到一个月前,属下遇到了王妃娘娘,属下知道王妃娘娘在主子您心中的重要性,而她又在这个流寇四起的地方,发疯似的寻找您,属下不放心,便跟随着王妃娘娘一起寻找。”

  “万幸的是,不久前,从琉璃宫放出来的暗卫们,将主子您即将回京的消息,告诉给了我们,我们便马不停蹄的向着这边赶来,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刚刚好的遇见了这场厮杀,及时的救下主子您,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影二将他这段时间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对着我说了出来,虽然听上去平平淡淡的也没有将他们这段时间的艰辛,怎样的表达出来,可越是这样,就越能让我知道他们这段时间的不容易,之前心里的那一丝丝怒火,便早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起来吧!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下去好好休息吧!”我叹了口气,挥手示意影二退下休息。

  影二向我躬身行了一礼,便默默的起身,向着账外走去,刚到营帐门口,却停下脚步,踌躇了一下,转身对着我恭敬的说道:“启禀主子,有些话,属下不得不说给您听。王妃娘娘她……这段时间为主子您,可是吃了不少苦。我听影一说,在王府的时候,王妃娘娘就因为得不到主子您的消息,每天茶饭不思的看着一些点心发呆,谁劝都没有用,人也愈见消瘦了。为了安慰同样担忧的太后娘娘,王妃娘娘又不得不,每天抽一小段时间,强颜欢笑的进宫去安慰太后娘娘。”

  “南下的这段时间,王妃娘娘更是没日没夜的寻找着您,从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天还没亮,就带着众人去寻找,天黑了,还舍不得停下来休息。就这样持续了这么多天的高强度的搜寻,纵是铁打的人,都会有累的时候。可是,她却未曾喊过一声累,还坚持要自己骑马,说是这样能够加快寻找您的速度。”

  “可怜她一个弱质女流以前从未骑过马,不知道被马儿摔下了多少回,又自己咬牙爬起来了多少回,她的双腿都被磨破了皮,变得鲜血淋漓。可她,却如同着魔似的毫无知觉,只知道寻找、寻找、再寻找。仿佛,她的生命里,除了寻找主子您,便再也没有了其他。没有了主子您的王妃娘娘,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可怜人儿,看得我们这群大老爷们都红了眼眶。”

  ☆、第99章 那一夜

  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营帐的椅子上面,闭眼回想着刚刚影二最后离开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心中充满了对苏月的愧疚与怜惜。

  突然间,有一股熟悉的清香味,钻入了我的鼻腔,刺激着我的感官,抚慰着我的心灵,差一点就令我抑制不住的泪湿了眼眶。真是久违了啊,这种香味,如今再次闻到,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双柔嫩腻滑的小手,从背后环住了我的脖颈,接着,一种温暖细腻的触觉,细细的摩擦着我的脸颊,令我从骨头里,泛出来一股酥麻的感觉。我不由得弯起了唇角,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我知道,是苏月沐浴完回来了,正在撒娇似的用脸部蹭着我的脸颊。这种温馨的感觉,令我是如此的沉醉。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缓缓的抬起了右手,轻轻的拍打了两下她的手背,将她温柔的拉着坐在了我的腿上。

  我无比怜惜的拥抱着苏月,将头轻轻的抵在了她的额头上,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一双眼睛深情的注视着她那美丽的心灵的窗口,也不说话,似是要就这样将她烙进我的心里。

  苏月弯起了好看的唇角,静默了一会儿,满是宠溺的望着我说道:“怎么了?”

  我不等她继续说下去,便抢先一步封住了她的唇。这次,我不再浅尝辄止,浑身上下充满了暴戾的气息,却又不自觉的带着一股温柔的宠溺。

  我霸道的侵入了她的唇瓣,叩开了她的牙关,贪婪的吮吸着属于她的味道。她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香甜,直甜进了我的心里,令我情难自禁的想要品尝得多一点、再多一点、更多一点。我的舌头,贪恋的追寻着它的玩伴,似乎相互间正诉说着别离的思念。

  我心中似乎燃烧起了一团火焰,炙烤着我的灵魂,炽热了我的皮肤,焚烧了我的理智,牵引着我的双手在苏月的身上游走。我们的呼吸,不由得变得粗重起来。

  这一吻,包含了太多的爱意,以及太多的思念,以至于,超出了它所能承受的最大的范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一边热烈的亲吻着苏月,一边将她轻轻的抱起,向着帐内的床边靠近,行走间,撞倒了不少的椅子,却并未被我们所在意,当我们磕磕绊绊的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的时候,我们的衣襟早已凌乱。

  我温柔的将苏月放在了床上,随即欺身而上,不愿意与她有片刻的分离,只想着靠近一点,再进一点,更进一点,直到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一点儿空隙。我如一个贪恋着糖果味道的小孩,沉浸在甜蜜的世界里,却永远得不到满足般的,疯狂品尝着这令我痴迷的滋味,怎么也不愿就此离开。

  良久,我才缓缓的放开了一直禁锢着的苏月的双唇,侧躺在了她的身边,无比爱恋的看着眼前的人儿绝世的容颜,她的脸上已经泛起了淡淡的米分红,米分嫩的嘴唇早已变得娇艳欲滴,虽然已经动情,但眉梢眼角却不难看出那抹深深的倦意,我心里不由得泛起了一股浓浓的疼惜。

  苏月睁开满是迷雾的眼睛,疑惑的望着我,似是在询问为何突然停了下来。我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眉心,抬手轻轻的去解开她的衣襟,像是在拆着一件异常心爱的礼物的包装纸,动作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苏月轻轻的按住了我的手,在我满是不解的目光中,稍稍有些不自然的垂下眼帘,侧过头去,不再看着我,轻轻的说道:“青,你去把……把灯灭了吧。”

  我嘴角擎着温柔的笑意,轻轻的掰过了她的小脑袋,让她能够继续的看着我。我微微的摇了摇头,满含深情的对她说道:“我不要,我就想要这样好好的看看你。”

  苏月似是犹豫了一下,终是不忍心拒绝我的要求,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松开了阻止着我接下来的动作的手。

  我继续温柔的解着她的衣服,当她美好的胴体完全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抑制不住的满眼充满了震惊。

  只见苏月原本白璧无瑕的身体,此刻早已布满了青紫的淤痕,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原本晶莹剔透的模样。她双腿微微向内收紧,似是在极力的隐藏着什么,可那双腿间红肿结痂的模样,岂是就那样能够简简单单的隐藏得了的。以前那丰盈饱满的身体,如今也变得瘦弱不堪。苏月呀,你到底对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我们不是曾经说好的,要为了对方,爱惜自己身体的么?你如今这样,又置我们的承诺于何地啊?

  我被眼前的情景震撼得久久回不过神来,以至于完全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就那样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她这副遍体鳞伤的身体。

  微冷的空气刺激着她□□在外面的皮肤,让她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可是她却,咬着唇瓣,依旧紧紧的闭着眼睛,僵硬着睡在那里,不愿挪动一分一毫。

  我渐渐的被泪水模糊了眼睛,颤抖着伸手,去摸向了她那早已面目全非的大腿。当我的手指刚一接触到她大腿上微冷的皮肤,她的身体便本能的微微一弹,随后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那全身的颤抖,随着我的触摸,变得越来越强烈。

  一滴晶莹的泪水,慢慢的从她好看的眼角轻轻滑落,快速的没入到了她的秀发里。她依旧固执的闭着眼睛,不愿去看眼前的我的表情,声音带着些许哽咽的说道:“一定很丑是吧?我也很嫌弃这副身体了咧!你一定不再喜欢了吧。”

  我一把将我身上的衣服扯掉,贴近她的身体,用温热的体温,去温暖着她微微泛冷的身体,以及渐渐冷却下来的心。我是如此迫切的想要让她知道,我这满腔的热情,以及从不曾动摇过的爱着她的心。因为她的不爱惜自己,让我升起的一丝丝怒气,早已被汹涌而来的怜惜,给抛到了谷底。

  我温柔的覆在了她的身上,轻轻的吻去了她的泪痕,任由我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了她的脸上、发间,似要用我的热情,将她的一切猜疑焚烧殆尽。

  我慢慢的覆在了她的耳边,用哽咽的声音,温柔的唤到:“傻瓜!”

  闻言,苏月缓缓的抬起了手,紧紧的拥住了我的脊背,任由眼中的泪水奔涌而下,肆意的发泄着她这段日子压抑在心底的情绪。

  我将头埋在她的发间,温柔的拥着她的身体,听着她的哭声,陪着她默默地流着眼泪。良久,我抚摸着她的脊背,无比宠溺的说道:“傻瓜,不管你变成样子,只要你还是你,便就是那个我一直深爱着的你。”

  苏月加紧了拥抱的力量,贪恋着我身上的温暖,在我耳边嗡嗡的说道:“你又回到了我的身边,真好。”

  我默默的弯起了唇角,嗔怪的说道:“是的,我回来了!要是你再给我发现你这么不爱惜自己,我弄不好会真的嫌弃你的哦!我们当初可是说过的,要像爱惜着对方一样,爱惜着自己的呀!”

  良久,我的耳旁都未曾传来声音,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再回答了的时候,苏月轻轻的开口,平静的说道:“要是你都不在了,我为什么还要去爱惜自己。”

  闻言我浑身一僵,接着收紧了手臂,异常认真的说道:“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都要爱惜自己,我……哪怕真的不在了,我的灵魂也会一直守候着你。”

  “嗯。”苏月轻轻的应答着,怎么听怎么让我觉得不可靠。

  我默默的叹了口气,抬头盯着苏月的眼睛,想要就这样看进她的心里,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却不曾想,当我们的目光接触的那一刹那,我便迷失在了那双璀璨的眼睛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