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6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低头亲吻着她的异常好看的额头、眉毛、眼睛、鼻梁、嘴唇、下巴、脖颈……我像一个无比虔诚的信徒一般,瞻仰着在我眼中无比神圣的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每一个角落,异常疼惜的去抚摸着她的每一处淤痕,并在它的上面留下属于我的烙印。

  室内的温度开始逐渐的升高,我们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浑身上下都溢出了薄薄的汗珠,似是在宣泄着内心的炽热,以及对彼此的强烈的爱恋。

  当我刚要进行最关键的一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腿上的伤处,她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却又强忍着待在原处,尽量的不表现出丝毫的异样来。真是个大傻瓜!明明很累了,明明疼痛了,却还装作毫不在意,你以为这样,我便会开心吗?

  我停下了一切的动作,将头靠在了苏月的颈窝处,按捺着来自身体的原始冲动,任由理智慢慢的回归到我的身体。

  “怎么了?”苏月轻轻的在我耳旁问道。

  我平复了一下呼吸,慢慢的转了个身,轻轻的将她拥入了我的怀里,撒娇似的说道:“我累了,今天就想要这样静静的抱着你睡,好不好?”

  “好。”苏月痴痴的看着我,眼中泛起了异样的光彩,渐渐的弯起了唇角,对着我宠溺的说道。说完,便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蜷缩在了我的怀里,一脸满足的闭上的眼睛。

  这一夜,我们都睡的异常的香甜,无关其他,只因为在身边陪我入眠的那个人,就是你。

☆、第100章 危机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在平静的赶路中度过的。一路上,见多了因为战争,而颠沛流离的百姓,便也深刻的认识到了战争对百姓的伤害。那些淳朴善良的人们,脸上纯真的笑容早已不见,只剩下一张张异常麻木的面容,为了生存,苟延残喘的活着。战争给他们心中留下了厚厚的阴影,连带着他们看见了我们的队伍,也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与恐惧,纷纷四散着逃开了,生怕离得我们近了,便遭受到灾难。

  虽然一路上的心情都是沉重的,可不得不说,还有一件令我很开心的事情。那就是,苏月在我的细心呵护下,身上的伤势慢慢的好了起来,人也恢复到了以前的饱满丰盈、容光泛发的模样。除了面对受苦的百姓的时候,所露出的悲悯,大多数时候,她的脸上总是擎着淡淡的幸福的笑意。

  我为了能够感受到苏月曾经受过的苦楚,别扭的不去坐马车,硬是要强迫自己骑马前行。苏月拗不过我,便也由着我胡闹去了,只是默默的在一边骑着马陪着我行进。

  看见这么个大伤号陪在我的旁边,我哪儿还敢乱来,只得将马速调到了蜗牛状态,小心的和苏月一起骑马赶着路,也正因为这样,身为骑马菜鸟的我,很是幸运的没有被摔一下,不过,即使是这样,我每天也累得够呛的了。虽然无形之中拖慢了队伍行进的速度,但,却让我意外的学会了一门技术——骑马,也算是让我有了一技傍身了呀。

  时光就这在丰富多彩的赶路中飞快的流逝,转眼间我们距离京都就只有一天的路程了。这天傍晚,我们便来到了一片森林,这里没有城镇,也没有百姓的聚集,有的只是一座大型的客栈,修建在这片巨大的森林边,供往来的旅客们进行休息。

  想着明天就要回到自己温暖的家里了,马上就要见到那些久违了的朋友和亲人了,我的内心就变得非常的激动。为了明天能有一个精神饱满的姿态,去跟他们相聚,我便决定,大家今天晚上都在客栈里面进行休整歇息了。总不能,日夜兼程的去赶路,而让他们看见我们一副灰头土脸的疲惫模样吧!那太后娘亲得有多担心啊!我又怎能忍心,让关心着我的人,如此的难过。

  料想着此地离京都已经如此之近,也算的上是天子脚下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毕竟,我们带着的这一群皇家铁骑,可不是吃素的,他们一个个都是经过了很多场战争的洗礼,慢慢的沉淀下来的精英。就算是遇到了点什么不好的事情,也能很快的将事情扼杀在摇篮里。

  我随意的吩咐了下大家,今晚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喝一顿,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以昂扬饱满的姿态,快快乐乐的回京都跟家人们团聚,连影一影二也被我强拉着投入到了大家的行列。我接着又说,这次所有随行的人员,本王回京之后必有重谢,今晚大家敞开肚皮,放心大胆的去吃、去喝,大家的一切开销,本王包了。于是,众人便笑呵呵的纷纷向我道谢,随后要拉着我去一起喝酒,被我笑着婉言谢绝了,也没太在意,我便心情愉快的带着苏月回房去梳洗了。啧啧,这当大款的豪气劲儿,真特么的爽啊!

  临进房门前,看见大伙们或在客栈外面的空地上,又或在客栈的大堂里,热闹欢快的喝着酒,吃着肉,划着拳,小二们忙的是不亦乐乎,我的心情,竟变得急切不已,就盼着明天能够早一点回到京都,跟朋友们也这样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样,一定是很快乐的吧!

  我美美的洗了个澡,然后就摊在了房间的椅子上,浑身变得懒洋洋的,连一根手指都不想要去动了。呼~我滴个神啊!可算是要到家了,这一路上,都快把我的小命给折腾没了,我的好日子呀,终于是要来临了呀!下回,打死我也不出来了啊!

  随即一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原来是厉刀给我和苏月,送酒菜来了。没办法,我们人太多,客栈的小二完全不够用,我们便也随意的用自己人,充当了这“小二”的角色。

  我笑着问厉刀为什么不去喝酒,他居然依旧用那副冰块脸,凉飕飕的望了我一眼,酷酷的说道:“你们吃着喝着就好,我已经用过了干粮,虽然已经离京都不远了,可还是小心为妙,我可不想再允许主子们有什么意外了。”

  我笑他太小题大做了,却不想,又遭到了他一记冷冰冰的眼刀子。我随即无所谓的撇撇嘴,吩咐他下去休息了。随即马上起身,将我们的房门给关上了。这大晚上的,可不能让哪个醉鬼给走错房间了啊!一想到那群大老粗的模样,我心里就瘆得慌!

  等到苏月沐浴完回来的时候,我便欢快的拉着她的手,走向了桌边,准备去享用这些看上去,很是美味的菜肴。这刚吃了两口,嘴里的东西都还没吞完,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擦!厉刀这小子还有完没完啊!这酒也上了,菜也上了,你还来干嘛呀?不知道当电灯泡,破坏别人的二人世界,是要被诅咒当一辈子的大光棍的么?!我真的很不想去理他,不知道起身去开一下门,是很辛苦的么!

  我没好气的起身去给他开门,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却不是那张可恶的冰块脸,而是一个浑身笼罩在一件黑色斗篷里的人,完全看不清长相。要不是这人的旁边站着厉刀,我特么还真不敢保证,我会不会被吓得尖叫出声来。我滴个妈呀!大晚上的穿成这样,你是要闹哪样呀?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小心我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哦!

  那人也不等我反应,直接从我的旁边,走进了房间里面,厉刀也跟着走了进来,随手帮我把门关上了,留下我在原地凌乱着。嗨!嗨!嗨!我让你进来了么?弄得跟自己家似的这么随便!还有厉刀你呀,到底谁是你主子啊!你们这一搭一唱的配合得这么默契,简直完胜我俩这真正的主仆cp啊!小心我化身周扒皮,收拾你哟!

  那人径自走到房间里面站定,在我和苏月疑惑的目光中,慢慢的掀开了身上黑色斗篷的帽子,露出了她的面容。我一看——窝勒个操的!居然是香铭!我说香铭啊,大晚上的你没事跑来玩变装游戏干嘛呀!虽然看见你,我也挺高兴的,不过,你不觉得你这出场方式,很任性么?

  “王爷,别来无恙。”香铭望着我展颜一笑。

  “呵呵,香铭啊,真是好久不见啊!你最近过的还好吗?”我呵呵傻笑着说道。

  “感谢王爷还记得香铭,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里是一家黑店,客栈里的人都是淮南王的党羽,特地在这里等着王爷您的。”香铭一改刚刚温和着微笑的模样,瞬间一脸的慎重,无比严肃的说道。

  “呵呵,他们能有几个人呀!我们可是有一整队皇家铁骑的呀!当初那一群人都被我们消灭了,现在又怎么会怕区区这么一点儿人咧。”我无比自信的说道。

  “要是,你所谓的一整队皇家铁骑都丧失了战斗力咧?”香铭目光炯炯的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怎么可能?!皇家铁骑以一敌十,所向披靡,岂是随随便便的就能被这么几个人撂倒的咧?除非……”我瞪大了双眼,惊恐的望着她说道,越说,便越被自己想到的内容所吓到,我不由得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顺带着将嘴里剩下的饭菜也咽了下去。

  “除非下药!”香铭淡淡的接口说道。

  “不对呀!要是下药,影一影二应该早就发现了呀?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我兀自在哪儿不相信,拼命的给自己找着借口推翻她所说的事情。

  “如果是蒙汗药,那么是不会被发现的。”苏月在一边平静的说道。

  “还真能下药啊?!那我刚刚还吃了好几口呢!”我不等自己说完,便马上反应了过来,赶紧弯下腰,死命的抠着自己的喉咙,想要在药效发作前,将吃下去的东西给吐出来。

  “王爷放心好了,你的饭菜他们是没有动手脚的,他们非常的小心,是不会允许自己有丝毫的暴露的可能的。”香铭的声音,幽幽的从我身后传来。

  “我……”我的没下药,你倒是早点儿说啊,害我都快把自己给抠哑了啊!呜呜呜~伤不起啊!

  “现在,王爷的护卫们都中招了,王爷还是和王妃快点儿换上侍卫的衣服,等时机成熟了,跟我一起逃出去吧。”香铭对着我们急切的说道。

  在我正准备答应的时候,苏月默默的拦住了我,亲启朱唇,淡淡的问道:“恕我冒昧,请问香铭姑娘,是如何将他们如此隐秘的阴谋,知道得这样的清楚的,姑娘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恕我们不能就这样的跟你走。”

  “苏月~”我无奈的看着苏月说道,同时递给了香铭一个歉意的眼神。

  “呵呵,王妃娘娘果然谨慎,王爷能有你如此真心实意的对待,也是有福了。”香铭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

  “多谢夸奖。”苏月依旧淡淡的说道,但那眼里的认真,似乎得不到满意的答案,是不会松口的。

  “王爷可曾记得,香铭曾经跟王爷说过的小女孩的故事?”香铭轻轻的开口,慢慢的说道。

  “记得。”我想了一下,很是认真的说道。

  “那些都是真的,只不过,那个救了小女孩的中年女人,她的主子便是淮南王。所谓的沉香阁,也不过就是淮南王安插在京都的一个情报组织,专门用来收集京都的所有情报的。我们这些所谓的名妓,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呵呵,也从未被他真正当做人来看待。”香铭低垂了眼睛,平静的说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我就是他们中的一份子。可是……可是我只有王爷这一个朋友,也只有王爷才如此真心诚意的将我当做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不想看到王爷出事,便赶了过来,伺机找到了厉刀,带我来到王爷的面前,将这些事情说了出来。”香铭说完,便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不再说话。

  苏月低头沉默了一下,转而认真的看向了我,轻轻的问道:“王爷可愿跟她走?”

  “嗯,我相信她,她是我真正的朋友。她一定不会害我的。”我望着苏月坚定的说道,眼中满满的都是对香铭的信任。

  香铭闻言,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她慢慢的被一抹微笑悄悄爬上了脸颊,整个人显得是那样的容光泛发。

  “嗯,那王爷就带着厉刀,快跟香铭姑娘走吧!我留在这里,还能迷惑一下敌人为你们多争取一些逃走的时间。”苏月对着我平静的说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你都不跟我走了,我还要那么多时间干嘛!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让我独自跑掉,亏你说得出口!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叫我怎么办啊?谁来赔我一个完好无损的苏月来啊?”我对着苏月愤怒的吼道,那满腔的怒火,简直要将我所有的理智给焚烧殆尽,但也顾及到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并没有说得太大声,而让敌人有所察觉。

  “不会的,他们的目标是你,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苏月柔声的安慰着我。

  “谁能保证?!反正,你不走,我也不会走的!”我像是一个闹别扭的小孩,任你怎么哄,也倔强的坚持己见。

  “唉~好吧!那我们一起走吧!”苏月没有办法,只能屈服于我的执拗之下,算是勉强的同意了我的说法。

  ☆、第101章 逃亡

  待我们换装完毕,等待着时机进行逃离的时候,我略带犹豫的对着香铭问道:“我们就这样走了,那些皇家铁骑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王爷您放心好了,他们的目标是王爷您,只要王爷您一刻未被他们捉住,那,那些皇家铁骑们便一刻不会有危险,他们是不会浪费时间去对付无关紧要的人的,而放过追捕我们的最好的时机的。一旦他们发现我们逃走了,必定会倾巢而来对我们进行追杀。”

  “不过,如果他们抓到了我们,那么,那些皇家铁骑便会被灭口了。所以,为了他们的安全,王爷您反而越是要逃得远远的,我们躲进森林,绕道逃回京都,一切便会停息,王爷也就真的安全了。”香铭在我身边,小声的解说着,那语气里浓浓的沉重的味道,让我对此行的艰难程度,也有了一定的感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