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7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很快便等到了一个好的时机,跟着香铭,小心翼翼的逃出了客栈,一路上竟异常的顺利。待我们逃到了森林里的时候,都未曾发现后面的追兵。

  一到森林,便改由厉刀带路,我和苏月、香铭紧跟其后。因为怕被发现,我们连火把都不敢点,还好今晚的月亮还比较的明亮,让我们不至于抹黑在林间奔逃。开始我还担心苏月和香铭两个女孩子,三更半夜的在森林里这么快速的赶路会吃不消。可事实证明,完全是我想多了,这俩妹子的体力简直可以用惊人来形容,要不是苏月顾及到我,落在后面的搞不好就我一个人了。

  真是丢脸啊!看来还得多锻炼啊!你们这一个个的,都这么强悍,还让不让人活啊!我……我……我不行了,实在得歇会了,再跟着你们拖下去,我非得与世长辞不成。

  众人看见我弓着背,双手叉着腰,站在那里急喘着气,便也都停下了脚步。厉刀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凉飕飕的说道:“主子,要不我背你走吧!”

  窝擦!你背我?你背我?!我特么能让你来背我么!旁边可还有俩妹子,在目光炯炯的看着我咧,好歹我现在也是披了张威武雄壮的男人皮啊!今天,这要真让你在这儿把我给背了,我也就可以手动再见了。

  我假装咳嗽了两声,略带尴尬的说道:“啊~那个,我没事让你背我干嘛啊。我看大家都累了,要不,原地休息一下吧。”说完,我看了下依旧精神抖擞的二女,毫不脸红的继续说道:“啊~那个,我说厉刀啊,这里可是还有两个女孩子啊,可别光顾着自己的体力还行,委屈了她们呀。”

  “嗯,我也累了,大家还是原地休息下吧。”苏月淡淡的开口,附和着我说道。啧啧,还是自己的老婆好啊,明明看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还有体力的样子,却知道维护我的面子,故意说累。真想扑上去,狠狠的亲她一口啊!

  厉刀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了。香铭好笑的看了我一眼,也不多话,兀自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开始养精蓄锐了。嗨!我说,你那什么眼神啊,臭香铭,居然敢偷偷的嘲笑我!呃,也许是明着嘲笑的。哼!鄙视你!

  苏月陪着我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地上,细心的为我揉捏着小腿的肌肉,那一脸温柔宠溺的笑容,直看得我心里暖烘烘的。

  在我刚想表达一下我的情绪的时候,厉刀突然猛地站了起来,一脸警惕的聆听着周围的声音。吓得众人心里忐忑不已,连大气都不敢出了,一脸紧张的注意着他的表情。

  厉刀快速的回过神来,小声的对着我们说道:“追兵来了。”

  说完,厉刀便“唰唰唰”地,分两次提着我们蹿上了身边的一颗大树。乖乖呀!还好这棵树有够粗的,不然,就这么蹲四个人,铁定要把它给压断了呀。

  我们紧张的蹲在树上,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不到一会儿,便真的看见了五六个黑衣人来到了我们刚刚待过的地方。他们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下面干了些什么,随后便点燃了火把,异常仔细的检查着周围的痕迹。还好,我们借着夜色的掩护,躲在树叶的间隙里,并未被他们所察觉。

  两个男人模样的人,慢慢的来到了我们所躲藏的大树下面,我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那两个男人,在大树下面站定,也不再走动了,然后不停的在腰间摸索着什么。

  我滴个神啊!他们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要拿暗器射我们吧?众人越发紧张的盯着他们的动作,屏住了呼吸,连眼睛都不敢再眨一下了,大有只要发现他们有要动手的苗头,我们便先下手为强的扑下去,用体重砸死他们的趋势。周围空气中的紧张的因子,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肉搏大战变得一触即发,我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准备着接下来的厮杀。

  那两人终于拿出了他们摸索着的东西,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了!我定睛一看,想要看看他们拿的是什么暗器,结果——尼玛?!那两货居然拿的是自己的裤腰带!这是要上吊自尽么?然后便见他们愉快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对着我们的大树底下开始施肥了。

  我……拜托,两位大哥!本来随地大小便就是一件很不雅观的事情了,更何况你们还当着两个女士,被我们围观呀!虽然这事儿我也干过,可我好歹也找了个风水宝地,避开了人群,周围还有杂草的掩护好吧!哪有你们这样大胆随意的呀!你们这得有多自信啊,才敢这样当众展示呀!

  苏月和香铭羞恼交加的移开了目光,我也尴尬的转过头去,看向了别处,气氛稍稍缓解了那么一丢丢。虽然不是没看过男人的身体,可也仅限于自己的这副呀,这么盯着人家看,还是怪不好意思的呃。

  谁知道,我这不动不要紧,一动,便有一滴汗珠顺着我的脸颊,在我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滑落了下来,好巧不巧的滴在了树下一个男子的手上。我们的刚刚才放下了那么一丢丢的心,又被急剧的提了起来。

  那男子抬起手看了一眼,便很是嫌弃的甩了几下,对着旁边的那人骂骂咧咧的说道:“窝槽!你小子该不会是最近去沉香阁,见你相好的见多了吧?撒个尿都能撒成天女散花,都撒老子手上来了!”

  “得了!你懂什么!不就是溅了滴尿在你手上么!这叫勇猛,叫强悍,叫有劲儿!有本事,你也溅一滴在我手上试试,别光顾着溅我脚上啊!”旁边的一个稍显年轻点的声音,很是得瑟的说道。

  我……兄弟!你真的想多了,那只是我的汗而已。跟你那啥勇猛强悍、有劲儿没有半毛钱关系。不知道你知道这个真相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啊!

  “哈哈!你也别得意!我要是再年轻个十岁,非得溅你一脸不可!”年长的那个男子笑呵呵的说道。

  我……溅你一脸?!亏你说得出口!你们这俩闷骚男,硬是不懂得矜持一点儿啊!当着这么多小女生的面儿,也不知道收敛一点儿!看!除了香铭还好一点儿外,我们家苏月可是被你们俩说得一脸通红了呀!

  “哈哈,你少在那儿吹牛了吧!不过,真是奇了怪了呀!我们刚刚发现他们逃了之后,便飞快的分批展开了搜索,我们这一个小队,明明是沿着他们一路留下的痕迹追来的啊!怎么到了这里,所有的痕迹都没了咧?”年轻的男子开始还笑呵呵的说着,越到后来,便越是透露出一股疑惑。

  “可不是么!真是见了鬼了!他们还带着个女人呢,难道能长了翅膀飞了不成?”年长的男子也满是疑惑的接口道。

  “喂!你们俩磨磨蹭蹭的在干嘛叻!撒个尿都能撒这么久,赶紧给我死过来!我们还要接着去追咧!要是耽误了主子的大事儿,让他们跑了,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我们刚刚待过的那个地方传来。

  “是!头儿!”树下的这俩人闻言,赶紧提了裤子跟了上去,快速的和其他黑衣人一起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我们在树上安静的等了很久,确定他们已经走远,周围再也没有人声了的时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厉刀敏捷的带着我们纷纷落到了树下,大家都本能的避开了刚刚那两货肆虐过了的地方。

  众人沉默了一下,都变得更加的小心了,一想到周围充斥着这么多的搜寻着我们的敌人,大家的心情都变得异常的沉重。厉刀决定,我们换一个方向前行,同时要注意着处理我们沿路留下来的痕迹。

  待我们刚刚商定好了一切,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香铭,便被震惊的呆在了那里,如被人掐住了喉咙般的,连说话都变得困难,只知道不停的挥舞着手臂,示意苏月和厉刀看过去。

  ☆、第102章 香铭香铭

  只见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慢慢的从香铭的背后移向了她的颈下,香铭瞬间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呆呆的站在那里。然后一个长得人模狗样的白脸男人,将他的头,像蛇一样,贴着香铭侧脸慢慢的从后面伸到了她的肩膀处,同时一只手将香铭牢牢的禁锢在了他的怀里。

  他微闭着眼睛,用鼻尖贴着香铭的侧脸,一一划过香铭的头发、脸颊、耳朵,自我陶醉般的深深的呼吸着属于香铭身上的香气,操着他那沙哑的嗓音,在香铭的耳边阴测测的说道:“我就说咯,这个笨蛋王爷他们怎么可能,在我们如此精密的布置之下,还能够这样提早的发觉异样,并且逃脱成功的咯。呵呵,原来,是因为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啊!难怪!”

  尼玛!你这个死变态!快点放开香铭!你简直恶心得要死!你这动作,光看看就令我汗毛直立,浑身发冷了,更何况是亲身体验的香铭呢!那还不得恶心到崩溃啊!还有!你特么跟我说清楚,谁……谁……谁是笨蛋王爷了啊!笨蛋王爷也是你叫的吗?!你这是赤果果的人身攻击,你知道么?我特么……我特么……要起诉你!

  可是,然并卵!不管我内心是如何的愤怒与恶心,我都不能够将这些情绪付诸于语言,我的喉咙,还是被惊吓得发不出一丁点儿声音。唉,这副身体,真特么不是一般的怂啊!关键时刻,总掉链子!

  苏月和厉刀渐渐的沉下脸来,如临大敌般的紧盯着白脸男。随着白脸男说话的声音响起,我们的四周,慢慢的出现了几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将我们团团围在了中间,把好了一切我们有可能逃脱的路径。我一看——尼玛!分明就是刚刚来搜寻我们的那些人嘛,你们不是已经走了吗?还回来干嘛啊?我们可没说要请你们吃宵夜的啊!

  “呵呵,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们刚刚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白脸男将脸贴着香铭的脖颈,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不停的在香铭的脖子上划来划去的,吓得我的心跳都漏跳了半拍。

  我说,你小子倒是小心点儿啊,说话的时候干嘛像个多动症似的啊,万一失手伤了香铭了怎么办啊!我们紧张的看着白脸男的一举一动,也不敢去接茬,生怕他一个激动,手变得哆嗦起来。

  白脸男也不在意,接着得意的说道:“就你们这点儿小伎俩,也能骗过我?一直都有的痕迹,突然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了,那你们肯定是躲在了附近了。我们便什么也不需要做,安安静静的等着你们自己出来,给我们送功劳就好了啊。”

  “头儿英明!”四周的黑衣人见我们无动于衷,为了烘托气氛,不至于冷场,便都纷纷出声附和着白脸男。

  “啧啧啧,真是可惜了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儿啊!本来呢,我还准备待这次任务之后,向主子要了你的。现在看来,倒是省了,还可以顺便犒劳犒劳兄弟们!哈哈哈!”白脸男继续在香铭的耳边幽幽的说着,那只抱着香铭的手,渐渐的开始不老实。待他说完,周围的黑衣人,纷纷看着香铭露出了贪婪的目光,激动得哈哈大笑起来。

  “禽兽!”我终于挣脱了喉咙的禁锢,怒瞪着白脸男,大声的骂道。

  “哟!香铭啊,你听听,你的老相好,正为你鸣不平哩。”白脸男操着他那沙哑压的嗓音,继续将头靠在香铭的肩上,恶心巴拉的说道。

  “哼!什么老相好?你最好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我跟王爷是真正的朋友,对于你这种人来说,是永远不会懂得‘朋友’这个词的含义的。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从前不会,现在也不会,将来更不会!哪怕是再也没有将来了,我也不会让你们这群畜生,玷污我的身体的!”香铭一扫刚才的恐惧模样,坚定的望着前方,铿锵有力说道,那一瞬间,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场,简直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月光下,仿佛连她的身体,此刻都泛着淡淡的微光。

  好样的,香铭!虽然我很想为你贺个彩,点个赞,可是,你还在他的挟持之下啊,万一触怒了那个禽兽,弄巧成拙了可怎么办呀!咱们是不是可以适当的,虚与委蛇一下下啊?

  白脸男被唬得一愣,不过瞬间又回过了神来,恶狠狠的在香铭的耳边说道:“呸!说得自己像个贞洁烈女似的,你不就是一个青楼卖笑的妓子么!只要别人有钱,就算是个叫花子,你不还得笑呵呵的让人骑吗?”

  “哼,叫花子也比你们这群畜生强!伺候叫花子怎么了?只要我乐意,什么人都可以,偏偏就你们不行!”香铭满脸怒意的说道。

  唉,香铭啊!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原以为在欢场混迹大的你,性格会圆滑一点,却没想到你的性子竟是如此的刚烈。但,你这样以硬碰硬,是注定要玉石俱焚的呀!你简直就是古代的□□呀!

  “你!你难道就不怕死吗?!”白脸男果然被触怒了,咬牙切齿的在香铭耳边说道,同时手上微微一用力,匕首便划破了香铭的皮肤,在香铭那原本白皙的脖颈上面,留下了一条带着鲜红血迹的伤痕。

  “混蛋!你住手!”我忍不住急切的对着白脸男喊道。

  “哟!看!你的老相好着急了耶!我就不相信你会不怕死!”白脸男一脸得意的说道。

  “死?我当然怕!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只要活着,一切苦难都可以承受,一切东西都可以抛弃,可是,后来我渐渐的发现,有一样东西比死亡更可怕,也有一样东西比活着更重要。像你这种人是一定不会知道这些东西的,你终有一天,要么枉死,要么被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所吞噬,你逃不掉的。如果我现在就这样死了,我也会很开心,至少,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真心待我的朋友,会为我的死而难过,而流泪,会一直怀念着我。”香铭目光淡然的望着远方,一脸圣洁的说道,那周身的光华,简直如月宫中的仙子,遗世而缥缈。

  白脸男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瞬间就炸毛了,一脸狰狞的对着香铭说道:“好!我怎么死的不用你知道!但你,我现在就让你尝尝玉仙玉死的滋味!”

  “你……你要干什么?!”我在一边看着他们二人这一来一去的对话,都急的跳脚了,紧张的冲着白脸男喊道。

  白脸男啊!你可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间谍跟刺客头子哟,这么多属下都看着咧,你都已经是禽兽了,可不能自我放逐、自暴自弃的干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哟!

  “我要干什么?当然是借你的老相好用用,让她好好体会一下人生的乐趣呀!兄弟们,你们好好的招呼一下这位王爷,记住了,王妃要活的,你们得客气点儿,其他人死活不论!我这就去带着我们这位沉香阁曾经的头牌,好好乐呵乐呵了啊!待会儿兄弟们一个个的轮着来呀!哈哈哈!”白脸男一脸邪气的笑着,望着香铭眼睛里爆发出狼一样的绿光,异常的渗人。

  众黑衣人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纷纷摩拳擦掌的向着我们靠近,一脸的亟不可待。

  “住手!你这人畜生!本王保证,你若真敢这么干了,不论上天入地,我必诛你九族!”我是真的怒了,也不管周围的黑衣人,对着白脸男歇斯底里的吼道。

  “哼!我的王爷,您都自身难保了,还要诛我九族?哈哈,何况我本就是个孤儿,哪儿来的九族?您还是留着点儿力气,好好享受一下这最后的时光吧!”白脸男勾起嘴角,嘲讽的对着我说道,说完,便拉着香铭向着森林后面走去。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说完,香铭猛然挣扎了一下,便一脸决然的将脖子冲着匕首上面抹。

  白脸男眼疾手快的收了匕首,在香铭身上随意的点了一下,香铭便浑身瘫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连话也不能说了,只能干巴巴的怒瞪着他了。白脸男一脸戏谑的看着香铭说道:“嗬!还挺烈的嘛,待会儿,老子看你还烈不烈得起来!老子要你跪在老子脚下,哭着喊着求老子要你!”说完,便拖着香铭继续向着森林深处走去。

  “厉刀!救人!”我双眼赤红的对着厉刀吼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