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8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厉刀一边保护着我们和一众黑衣人交战着,一边略带歉意的对我说道:“主子,属下的职责是保护您的安全!其他……其他便与属下无关。”

  “混账!我用你主子的身份命令你,现在,立刻,马上去救香铭,你听到了吗!如果还不够,那就加上辰国安乐王的身份命令你!你若胆敢抗命,哪怕你最后救了我,我也必赐你一死!”眼看着香铭就要被白脸男拖着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急的眼泪都出来了,不管不顾的冲着厉刀吼道。

  “请主子赎罪!厉刀,不能领命!哪怕主子要杀了我,厉刀还是要以主子的性命为重!”厉刀一边目露挣扎的对着我说道,一边辛苦的应对着黑衣人们越来越猛烈的攻击,一个不留神,肩膀上便挨了结结实实的一刀,变得鲜血淋漓。

  苏月悲伤的抱着我,陪着我一起流泪,同时还得时刻注意着我是不是会被误伤,毕竟,白脸男下令留活口的,就只有她一人。

  看着香铭终于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浑身瘫软的跪在了地上,用力的用拳头锤击着地面,发泄着心中的悲愤。苏月流着泪跟着我跪在了地上,用力的抱紧了我,想要用她那瘦弱的肩膀传递给我力量,阻止我自残的行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前一世,我一直努力的在做一个好人,结果却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一世,我自问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呀!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身边对我好的人,遭受那样的苦难呢?先是南下的时侯那些拥有憨厚笑容的护卫,然后就是琉璃宫那些美丽青涩的弟子,现在又是温暖坚毅的香铭!你到底还要伤害我身边多少人你才甘心啊!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你特么有种全都冲我来啊!你来呀!我不怕你!

  呵,二哥?!这些都是你想要的吗?包括我的性命?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呀?你竟如此厚待于我!既然做好人要如此的被人欺负,那么,这个“好人”的头衔,不要也罢!这次,我若还能活着,我便会为了所有我在乎的人,抛弃我的软弱,抛弃我的执着,我要变强,我要护他们一生周全!上天入地,二哥,我必厚报于你!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矢志不渝!

  我停止了捶地的动作,双眼赤红的转过头去,看见厉刀已经抵抗得越来越吃力了,便沉吟了一下,下定决心般的望向了苏月,决绝的说道:“答应我,若我不能活下去,那你便替我好好活着……”

  “我不听!我不听!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你在哪儿,我便在哪儿!”苏月哭喊着,情绪激动的打断了我的语言,抱着我越来越用力。

  “你听我说,我说的是如果,是最坏的打算,那你便要替我好好活着,为我们报仇!”我回握住苏月的手,一字一句的对着她坚定说道。

  苏月闻言,便安静了下来,也不再那么激动了,只是那不断掉落下来的眼泪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不到片刻,我们便被黑衣人给制住了,厉刀倒在我们的身边,早就成了一个血人,奄奄一息样子。我不忍心去看,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突然,远处的森林里,也就是白脸男刚刚消失的地方,爆发出了一声男子浑厚的嘶吼声。我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充满恨意的看向了那边,头上的青筋都鼓了出来。

  “呵呵,看来头儿快完事了,刚好我们这边也完事了。瞧他那叫的,啧啧啧,果然不愧是青楼名妓啊,待会儿兄弟们可得悠着点儿啊,务必得让每个兄弟都尝尝鲜,可别中途玩坏了,让其他兄弟没得玩了呀!哈哈。”一个黑衣人一脸□□的说道。

  “哈哈,那还不简单!大家一起上就是了啊!哈哈哈哈!”四周的黑衣人便纷纷的附和着笑了起来,那表露出来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恶心。

  香铭!小女孩!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嗬,可是谁都知道,这个祈祷,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啊!是我害了你,要是你不来通风报信,至少,现在你会好好的。

  ☆、第103章 跌宕起伏

  当众人等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没看见白脸男从森林里回来,黑衣人们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值得您收藏

  一个年轻点儿的男人,一脸焦急的说道:“头儿怎么还不回来啊,可别是玩上瘾了,忘记了兄弟们吧?可千万别给玩坏了呀!我还想着尝尝青楼名妓的滋味咧!”

  “臭小子!就你一人着急啊!老哥我也是急的很咧!这头儿也真是的,说好的给兄弟们尝尝鲜的,怎么还不回来呀!”一个中年汉子,在旁边摩拳擦掌的踱着步子,来回的走动。

  听着他们诸如此类的对话,我的拳头捏的“咯嘣咯嘣”直响,却不得不努力压抑着自己,收敛情绪,为了有活下去亲手报仇的可能,我不能够让仇恨和愤怒左右我的头脑,我必须理智起来。

  “我呸!你们瞧瞧这所谓的王爷,真特么是个怂货,开始还知道叫两声,现在知道没本事了,就待在那里一声不吭的了!真是白瞎了这么漂亮的王妃跟着他了!”一个黝黑的男子,望着我鄙夷的说道。

  骂吧,骂吧,你们就尽情的骂吧!最好打我两下,缓解一下我心中的愤怒,可是,千万不要让我活下来哟,不然,后果将是——敬请期待!

  “张哥,你看那王妃如此的绝色,甚至比香铭还略胜一筹,听说,还是什么‘京都第一美女’咧,不如我们……”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定定的看着苏月,一脸贪婪的说道。

  “好小子!赶紧收了你这心思!这可是主子要的人啊!她比香铭漂亮,你当头儿不知道啊!可是头儿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可见这是连头儿都不敢肖想的人儿,能便宜了你小子?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嘴巴,仔细了你的小命吧!”那个叫张哥的男人,赏了那个贼眉鼠眼的小子一记爆栗,便小声的训斥起他来了,训斥完,还不忘,充满忌惮的望了苏月一眼。

  “呃,多谢张哥提点!唉,话说头儿怎么还不回来啊?”贼眉鼠眼男望着张哥一脸讨好的说道,末了还不忘抱怨一下白脸男的磨蹭。

  “你们等的,可是他?”一个冰冷的女声,幽幽的从树林的深处传来,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棍’模样的物体,飞速的向着这边的黑衣人砸来,要不是那一身让人眼熟的黑衣,估计非得让他们当作是别人投过来的暗器,“唰唰唰”的给出剑搅碎了不可。

  黑衣人们接住那砸过来的物体,定睛一看——尼玛!居然真的是他们的头儿!只是,此时在他们面前的头儿,早已经不复当初威风凛凛的模样了,现在的他,从表面上看得出来的,是已经被斩断了双手双腿,如一根‘人棍’般的在那里不停的抽搐着奄奄一息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黑衣人快速的将他们曾经无比惧怕的头儿,丢在了地上,那“嘭”的一声,我听着都觉得疼。到底是哪路神仙干的好事儿啊!虽然不是我下的手,但是,不得不说,真特么的解恨啊!而且这路神仙的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咧?

  黑衣人们警惕的望向了森林中,刚刚扔来东西的地方。只见,一席白绫快速的从森林中飞了出来,“唰”的一下就打翻了一个黑衣人,让他愉快的离开这个世界了,然后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我简直激动得无与伦比,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啊!我真的忍不住想要呐喊,还是琉璃宫的姐妹们好呀!总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啊!你们简直是人民的公仆,城市的英雄,我心中的水冰月呀!

  只见大妖怪夏天,一袭白衣蒙着白色的面纱,踏着白绫,款款而来。啧啧啧,这逼装得,那叫一个吊炸天啊!真不愧是大妖怪,够虚伪!当我看见随着大妖怪一起出来的另外的两个琉璃宫弟子时,瞬间被泪水沾湿了眼睛。

  还好,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但见她们中的一人,携着香铭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香铭对上我饱含着泪水的眼睛,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却不忘回以我会心的一笑,告诉我,她没事。

  琉璃宫不愧是琉璃宫,“唰唰唰”的两下就解决了这里所有的黑衣人,现场,除了那根“人棍”,还不带有能喘气的黑衣人了,果然简单粗暴!貌似经过了上次那一役,琉璃宫姐妹们的出手,变得狠辣多了。唉,果然是没有比较便没有伤害呀!厉刀,她们这办事效率,叫你情何以堪啊!

  看着大妖怪很是嫌弃的指使着一个姐妹,去给厉刀喂了一颗药丸,厉刀的情况便好转了许多,居然能够勉强自己站起来了,我真的不知道是该感叹他体格的强悍,还是该感叹琉璃宫的药丸的药效。唉,看来琉璃宫的姐妹们,以后是不愁下岗了呀!这药丸的功效,简直是杠杠的呀,完全可以辞职了去开个药铺嘛!呃,当然,琉璃宫也是个不错的单位的,你们也用不着跳槽。

  我很是好奇的望着大妖怪问道:“夏天,你怎么在这里啊?”

  大妖怪一脸愤慨的说道:“还不是师姐!是她让我一路跟着你保护你,直到你安然的到达京都之后,才准我回去的啊,不然,你以为我爱跟着你呀!我都好久没看见过我师姐了呀,哎,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个秋了!都怪你!哼!”

  “我……呃,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们啊!那个,我很好奇,你们干嘛不早一点出现啊!非得等到厉刀被打趴下之后。”我向她们真诚的行了一礼,然后略带尴尬的说道。

  “嗨,你还好意思说!谁叫你大半夜的不睡觉,非得换了别人的衣服溜出去,害的我们觉都睡不好了,还到处一顿好找的呀!得亏是找着了,不然,不说别的,就刚刚那姑娘肯定是要遭毒手的了!”大妖怪打了个哈欠,愤愤不平的对着我说道。

  “呃……那个,事出突然嘛,其实我也不想的。还有,你到底对这个‘人棍’干了些什么啊?”我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心里充满了无数个问号。

  “哦~你说他呀?我就削了他五条腿,然后把他舌头给割了啊?甚至都没有结果了他的性命哩!怎么样?善良吧?”大妖怪面露得意的,凉飕飕的说道。

  善良?五条腿?五条腿?!再外加一条舌头?亏你还问得出口啊!那你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善良啊!你简直善良到令人崩溃!你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他,还痛快些咧!我估计,你要是肯直接杀了他,他还得千恩万谢的感谢你咧。看着地上哼哼唧唧挪动着的白脸男,我竟燃不起一丝一毫的报复的兴趣了。唉,罢了,冤有头债有主,还是让他就这样自生自灭吧,这些小喽啰还不值得我去多加在意,还是尽快的去会会他们的主人吧!

  不过,看了眼地上的“人棍”,再看一眼身边一脸懒洋洋,不停的打着哈欠的大妖怪,我心里竟然感觉凉飕飕、冷冰冰的,敢情我在琉璃宫的时候,你们只是跟我随便闹闹啊,都没有动过真格的呀!呼~幸好!幸好!幸好我有黛楼儿罩着,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吓死宝宝了呀!

  当我们刚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周围又响起了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一声“哈哈”的笑声,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里。

  尼玛!你们能不能换一个出场方式啊!这大晚上的,在这么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你这么鬼喊鬼叫的,不觉得怪吓人的么?还让不让人活了啊!这一晚上的你们要来几次啊!你们是打不死的小强么?这刚打死了几只,又马上来了一群,你们还有完没完呀!

  只见周围“哗啦”的几声,瞬间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一个黑脸的黑衣人,冲着为首的一个一脸胡子黑衣人恭敬的说道:“管事,就是在这里,刚刚我们头儿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叫我立马前去报告给您的,可惜兄弟们都已经遇难了,就剩我一个了,您可得为他们报仇啊!”

  尼玛!不是一般都流行,发现功劳了都偷偷的不做声,据为己有,不愿与他人分享的么?说好的吃独食,蒙在碗里吃肉的咧?你们怎么都特么的不按常理出牌呀!这叫我以后还怎么混啊!以前学过的、看过的怎么都用不上啊!老师都是骗子吗?

  胡子男一脸狠厉的望着我们,随后一挥手,十几个黑衣人便一拥而上的向我们发起了攻击。嗯,果然够简单,够直接,一如他的长相——很粗暴!

  面对这么多有生力量的联合袭击,大妖怪三人渐渐的出现了不支的状况,场中还剩下十个左右的黑衣人,可是她们却已经渐渐开始脱力了,情况变得不容乐观。

  接着,一股好闻的香味传来,竟是我不曾闻过的美妙味道。场中众人的注意力,便被这突然出现的香味给吸引住了,瞬间迷失了心神。

  一片片美丽的花瓣从天而降,迎合这朦胧的月光,竟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一个一身红衣,红纱覆面的妩媚的人儿,踏着月光,伴着这漫天的花雨,徐徐的飞落在了我们的身边,竟让人有一种如梦似幻般的憧憬。

  那些美丽的花瓣,在我们这边便是可爱的,迷人的,但在黑衣人那边就变成了可怕的,恐怖的了。那一片片柔嫩的花瓣,在他们眼中变成了催命的魔咒,竟似钢片般的疯狂的收割着在场黑衣人的性命,丝毫不给他们反抗的机会,便已经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小心翼翼的用手戳了一下空中的花瓣――噫,是软的呀,她是怎么做到的呀?

  我下意识望向了大妖怪,呆呆的问道:“你师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呀?”

  “我师姐一直就很厉害好吧!不过,她这次回去,接受了琉璃宫宫主的传承,就变得更厉害了而已。”大妖怪望着身边这抹妩媚的身影,一脸花痴的说道,其间,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是不是意味着,上官晓也有这样的厉害啊?那我当初还好死不死的去招惹她!汗,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者无畏啊!我真是佩服我当初的勇气啊!

  待黛楼儿收拾完那些黑衣人之后,那奇妙的漫天花雨也停歇了。我望着黛楼儿眼神复杂的刚想开口说话,便被她一句冷冰冰的话语给堵了回来。

  “你不必谢我,我只是不想琉璃宫的姐妹们白白牺牲了而已,等你安全抵京了,我们便会回琉璃宫,再也不会相见了。”说完便当先的走到了我们的前面,琉璃宫的众人当然是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唉,黛楼儿啊!你何必如此!你越是装的这样的冷漠,我的心里,便越是无法自拔的愧疚。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啊!

  我和苏月心情复杂的默默的跟在她们身后,向着前方走去。香铭和厉刀分别走在了我们的左右两边。

  这个时候,异变突起,一个黑衣人翻开了压在他的身上的同伴的尸体,拿着匕首,一脸狰狞的向我冲了过来,口中喊着:“我要杀了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