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49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第104章 毁容

  我满脸震惊的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三个身影,快速的向我扑了过来。一个是一名面目狰狞的黑衣男子,带着疯狂的仇恨的目光,怒瞪着我,他手里拿着寒光凛凛的匕首,直晃得我的眼睛,有片刻的失神。一个是一脸悲伤与恐惧的苏月,她那瘦小的身体里,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黑衣人的方向,试图挡在我的面前。还有一个,则是满脸担心与决绝的香铭,带着圣洁的微笑,毫不犹豫的,用她那单薄的身体,毅然而决然的,挡在了我与黑衣人之间。

  黛楼儿快速的回转过身来,怒喝了一声:“找死!”便见一席红绫,自她袖中飞奔而来,直奔黑衣人的胸口,将黑衣人给击飞了出去,并快速的了结了他的生命。

  可是,一切都晚了。黑衣人被击飞的前一秒钟,已经将那柄锋利异常的匕首,刺了出去,受到击飞的惯性作用,也只是偏离了一些角度。于是,随着黑衣人一起飞出去的,除了那把匕首,还有一抹殷红的血迹。那抹血迹,沿着他在空中的轨迹,挥洒在了空气里,它是那样的鲜红刺眼,直将我的眼睛,都染成了同样的颜色。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流动的竟是哪样的缓慢。周围变得异常的寂静,大家都纷纷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露出一脸的痛惜。我的视线,被那两道倩影的衣襟所遮挡,除了血迹,我竟看不到事情的真相。

  到底是怎样了啊?为什么会有血迹?她们俩人,无论是谁,我都不希望她们出事啊!她们是傻瓜吗?为什么要替我去挡啊?那人明明要杀的是我啊!我这皮糙肉厚的,还不一定会出事的啊!她们俩这小身板儿,不禁扛啊!因为不能及时的知道情况,我简直急的要发狂了!

  “扑通”两声,我的怀里瞬间接住了两个人儿,两人衣襟上的鲜红,竟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泛滥,甚至我的双手,都被黏糊糊的鲜血所浸染。那鲜血,是那样的滚烫,一直烧灼着我的内心。我急切的望了过去——最先便看见了苏月脸色苍白,满身是血的样子,我瞬间急的哭了出来。刚想说话,却不想苏月着急的挣脱了我的怀抱,眼神复杂的望着我说道:“我没事,这些都是香铭姑娘的血,我们快看看香铭姑娘到底伤的怎么样了吧!”

  我闻言一愣,眼泪都给卡在了眼眶里,这才反应过来,看向了依旧在我怀里的香铭。只见香铭也是一身是血的样子,她眉头紧锁,一脸的痛苦用手捂着右脸,脸上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伤口,一直横贯了整个右脸,连一只手都遮不住,此刻正在沥沥的流着鲜红的血液,连带着将我们的衣服,也染成了刺目的鲜红。

  “呜呜~香铭啊,你到底怎么样了啊?”我真的是被这么多的鲜血给吓到了,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眼泪一个劲儿的往外流。

  虽然不是没见过有人受伤,流这么多血的,可是这次不同,此刻躺在我怀里的,是我所珍视着的身边的人,对我内心的打击,以及从心底升起的恐惧,都是那样的直观,那样的强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再强悍那么一点点,就不会这样老是拖累你们了啊!

  “让我看看!”黛楼儿快步走了过来,一脸认真的开始查看香铭的情况。我赶紧扶着香铭平躺了下来,让黛楼儿仔细的查看,并且无比期待的望着她的动作。

  “该死!竟然伤的这么严重!”黛楼儿结束了对香铭伤势的查看,从怀里拿了一个瓶子出来,向着香铭的伤口处撒了些米分末,然后一脸慎重的看着我说道:“没想到,竟让那个歹人有了可乘之机!香铭姑娘除了脸部挨了一刀外,身上的其他地方倒是没有受伤,应当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只是……只是脸上的伤口太深了,这里药材不够,我必须马上带她去往京都治疗,不然她的情况将会恶化,然而……然而就算她以后痊愈了,脸上的疤痕也是去不掉了的,唉,这张脸,算是毁了。”

  闻言,我的心情变得无比的沉重,我知道,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一张脸对一个女孩子意味着什么,毁容又意味着什么。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黛楼儿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然后一脸严肃的递了一块令牌过去,说道:“楼儿,香铭就拜托给你了,请你务必尽一切可能,治好她,你们到了京都之后,便直接在我的王府落脚吧!大恩不言谢,这是我王府的令牌,有了它,便可以自由的出入安乐王府了,你收好。”

  黛楼儿沉默的接过了令牌,带着香铭,“唰”的一下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我望着她们消失的地方,呆呆的出着神,内心不断的在愧疚、自责的深渊里沉沦,久久得不到解脱。

  一双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将我从黑暗痛苦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我低垂下了头颅,悲伤的垂下了眼帘,喃喃的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她,我发现,只要是跟我扯上关系的女孩子,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她们都会被厄运所笼罩,香铭是,江璃是,黛楼儿是,连你也是!仿佛从遇见我的那一刻开始,你们便注定了悲伤的结局,我真的是个扫把星!是不是,如果我从来不曾出现过,你们也就不会再次遇见我,便不会有这么多的伤痛了……”

  苏月轻轻的将额头与我的相抵,用无比温柔的声音,抚慰着我自责到无法自拔的心灵:“傻瓜!遇见你,才是我们的幸运!你都不知道,你是有多么的特别,你又带给了我们怎样的惊喜!如果没有你,我们的生命又将是多么的苍白无比!你不是扫把星,而是我生命里,那颗最亮的星星。倘若上天真的注定了我悲伤的结局,能在这个过程中与你携手,度过了这些美好的日子,我也甘之如饴。”

  我的泪水,失控般的一滴滴落下,我如一个迷路的小孩终于找到了家般的,贪恋着苏月这个港湾的温暖。就一次,让我再软弱这最后一次,再睁眼,我必成为你生命里最亮的那颗星星,一路照耀着你前行。

  这一晚,我们便将就着在森林里依偎着度过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就与寻找过来的影一影二以及皇家铁骑们汇合了,我制止了他们请罪的动作,随意的梳洗整理了一下,便一声不吭的和众人踏上了回京都的道路。

  我们于傍晚时分到达了京都的城门,然后皇家铁骑便自行回去复命去了。我领着王府众人,刚一回到府里,还来不及安抚仆人们的热情,询问香铭的情况,便接到了来自皇宫的一道口谕。

  还好皇帝哥哥只是叫我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和苏月一起进宫面圣,还说太后娘亲想我得紧,明天务必得收拾的齐整点儿,别让她担心。有家的感觉,真好啊,能这样肆无忌惮的享受家人们的关心。

  送走了传旨的人,我赶紧把张总管叫了过来,询问香铭和黛楼儿是否住在了府里。从他的汇报里,我知道了香铭确实住在府里,正由府上的大夫小心的照料着,而黛楼儿,则是在香铭的情况稳定之后,留下了一些照料需要注意的细节给府上的大夫,然后就自行离开了。

  得到这个消息,琉璃宫的众人便谢绝了我的挽留与谢礼,纷纷告辞离开去跟黛楼儿汇合去了。我也没有勉强,吩咐了张总管好好的处理一下随行人员的抚恤与犒劳,就径自去了香铭养伤的地方。

  当我到达的时候,刚好看见香铭服用完了汤药,头上包着布条,一脸苍白的坐在那儿靠着床边闭目休息。见到我的到来,香铭很是高兴的,想要对着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可那笑意还来不及化开,便牵动了脸上的伤口,连那包着的布条上,都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血迹,笑容便瞬间被痛苦的表情所取代,而她却紧皱着眉头,强忍着,不将这份痛苦给过多的表现出来。看着现在这个样子的香铭,想着她从前肆意娇笑着的欢快模样,我心里,竟莫名的感到心酸。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啊!

  我默默的坐在了她的旁边,也不说话。因为我完全想不到我应该去说些什么,才能够抚慰她的伤痛,代替她,承受这份本应该属于我的悲伤。安慰?鼓励?这些单薄的话语,我始终没有勇气,就那么轻飘飘的说出口。

  “你怎么啦?我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怎么看上去,你比我这个伤患还要不开心啊?”香铭慢慢的抬起手来,轻轻的推了我的肩膀一下,温柔的望着我说道。

  “可是,你的脸……”我满脸痛惜的望着她说道,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将那个残忍的词语说出口来。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在死前,被一个人所真心的对待,感受过那份真正的温暖,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也是从前的我,所不曾想过的事情,我很满足,其他的东西,便也没那么重要了。”香铭慢慢的垂下眼帘,用手抚摸了一下脸上伤口处的布条,幽幽的说道,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却不经意间,带上了一丝哀伤。

  “你说谎!哪有女孩子会不在意自己的脸的啊!这叫什么温暖,叫什么满足,这连温暖与满足的边儿都没有沾上!你还这么年轻,尽说些什么死不死的干嘛啊!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咧!从今以后,我韩青有的,你香铭便会有!我韩青吃肉,就绝不会让你香铭去喝汤!今日起,你便也是这王府的主子!这王府,便是你香铭的家!”我气愤的望着香铭,真心的说道。

  “家?”香铭抬起了头颅,一脸迷茫的望着我,眼睛里透露出憧憬的目光,慢慢的,似是有什么东西,点亮了她的眼睛,让她的眼里,爆发出惊人的亮光,她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从今以后,王府便是我的家了?我香铭有家了?”

  “对!你香铭不仅有家了,还有着关心着你的家人,将来,我的孩子们,也会如孝顺着我和苏月一般的,孝顺着你,在你膝下撒娇卖萌耍滑!”我回以香铭更加肯定的答案。

  “呵呵,你这是要认我当妹妹么?”香铭闻言,虽然不能笑出来,可依旧不能阻止她愉快的心情,快乐的对着我问道。

  “你愿意吗?”我一脸紧张的看着香铭,生怕她不愿意,毕竟,我所想到能做的,也就只有这样而已了。

  “呃……要我同意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不能答应,那这个事情便就此作罢。”香铭想了一下,看着我郑重的说道。

  “你说!”我闻言,不由得端正了坐姿,一脸认真的看着香铭说道。香铭,你知道吗,只要我能够做到的,又怎会去推辞呢。

  “我若做你妹妹了,便只是你我两家之间,与皇家无关,出了这个府门,我不需要任何的荣宠加身,我只是你和苏月的家人,你能答应我吗?”香铭望着我,一脸期待的说道。

  “你这是何苦啊?别人哭着喊着就想着能跟皇家扯上点儿关系,你……”我满脸震惊的说道。

  “你不能答应吗?”香铭脸上露出了些许失望,移开了目光,淡淡的说道。

  “当然能!从此你香铭便是我韩青的妹妹了,与皇家无关!”我急切的开口说道,就是不忍心再多看一会儿她失望的表情。

  “好的。哥哥!”香铭抬眼,目光熠熠的望着我,一脸温柔的唤道。这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天上的群星闪耀,异常的绚烂迷人。

  ☆、第105章 缘起

  对于我们突然间多了一个家人的事情,苏月表现的很开心,以至于第二天在我们进宫之前,她还特地把张管家叫到了身边叮嘱了一些生活上的细节,可见,她是真心的接纳了香铭这个妹妹了,我不禁很是欣慰。

  我和苏月穿的精神抖擞的来到了皇宫,刚一到偏殿的门口,迎面便飘来了一阵香气,然后就是一个美艳的妇人,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嗖”的一下扑进了我的怀里,她抱着我又哭又笑的,直将自己弄成了个花脸猫。我哭笑不得的一边柔声的安慰着她,一边拉着她进入偏厅坐下。没错,她就是我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太后娘亲。

  她一边紧张的查看着我身上有没有受伤,是不是黑了,又或者是瘦了;一边又快速的变脸,恼怒的问我,是不是玩野了,怎么这么久也不知道回来?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她这个母亲,有没有这个家……等等,巴拉巴拉的问了一大堆。

  我整个人都被我这可爱的太后娘亲给弄懵了,不知道应该先回答她哪一句才比较好。看着身上早已凌乱不堪的衣服,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得,看来我这一大早是白忙活了。原来,不管我今天穿成什么样子进来,最终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唉,都怪我知道的太晚,现在只剩下泪流满面啊!

  听得出来,皇帝哥哥和苏月并没有将我不在的这几个月的所有情况都告诉给太后娘亲,只是选择性的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即使是这样,她都担心成了这个样子,要真让她知道了实情,还不得提刀杀上琉璃宫去啊!

  于是我也乐的得装糊涂,涎着个脸,在她面前撒娇卖萌着认了个错,再编了一些我遇到了什么什么神奇的事情,路上耽误了行程,才这么晚回来的。

  太后娘亲便半信半疑的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开始自我检讨了起来。说是再也不急着催我给她添孙子了,现在就逗弄着皇帝哥哥的几个孩子也挺好的,我总是这样多灾多难的,只求我平平安安的就好,子嗣的事情还是随缘去吧。呼~可算是让我听到了件开心的事情,您早该说随缘了啊!看,现在这皆大欢喜的模样,多好啊!

  虽然这个样子的太后娘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仪,呃,貌似她在我面前就从来没有威仪过。不过,我仍然还是被她那份赤诚的,拳拳爱子之心,所感动,心里变得暖烘烘的。有家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啊!能遇到你们,我该是有多么幸运啊!

  我无比细心的回答着她问的每一个问题,耐心的陪着她唠嗑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丝毫没有兴起一丝不耐烦的情绪,哄得太后娘亲的笑容,是越来越灿烂了。皇帝哥哥全程都是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看着我们的互动,待我们聊得差不多了,便起身示意了一下,领着我,向着他的书房而去了,留下苏月继续陪着太后娘亲叙话。

  当我们达到书房坐定了的时候,皇帝哥哥一脸欣慰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青弟,好样的,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一次,不仅破解了我韩家失传已久了的国宝之秘,还劝说得上官晓及时的悬崖勒马,阻止了战事的扩大,此次,当记你首功!哈哈!快告诉大哥,你要什么赏赐啊?”

  “呵呵,其实这些都是我误打误撞办成的,没有什么功不功的,现在我什么都有,也用不着什么赏赐了,只是……有一件事,我想要向大哥求个情。”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道。其实,我也没他说得那么强悍的,鬼知道上官晓是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的啊,要真是我那胡说八道的功劳,就真的见了鬼了!不过,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求个情还是可以的吧?

  “怎么?难道你还要替韩朔那个逆贼求情?”皇帝哥哥瞬间就冷下了表情,凉凉的问道。

  “呃……怎么可能!从他向我和我身边的人下手的那一刻起,我便与他恩断义绝了。再加上他干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我怎会再为他求情?就是大哥你答应了,我还不答应呢!”我一看皇帝哥哥误会了,赶紧做出了副深恶痛绝的表情,出言解释道。

  “哦~那你说的是?”皇帝哥哥稍稍和缓了表情,疑惑的问道。

  “呵呵,那个,我是希望为琉璃宫求个情,上官晓身为琉璃宫前任宫主,虽然做了一些错事,但她本性不坏,并且又及时的悬崖勒马了,也算得上是没有酿成什么大错,而且,现在琉璃宫已经交由黛楼儿来执掌了,琉璃宫对我有恩,我希望皇帝哥哥能够大人有大量,就此放过琉璃宫,可以吗?”我紧张的看着皇帝哥哥,怯怯的问着。

  “黛楼儿?就是当初的青鸾吧!”皇帝哥哥沉吟了一下,然后轻飘飘的的说出了一句令我冷汗直流的话。乖乖!连这你都知道啊?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

  “哈……哈哈……误会,那个,她当初是被人利用了,用了青鸾这个名字的……”我顿时变得尴尬不已。

  “行了!琉璃宫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不会为难她们的,再说,父皇也曾有过交代,让我护住琉璃宫百年的,你也不必为她解释了。”皇帝哥哥看着我这副模样,一脸好笑的说道。

  “我……”我顿时被震惊的目瞪口呆。啥?辰皇老爹啊,怎么感觉你无处不在啊!敢情你都算计好了的啊,害我瞎操心!早知道就不装什么清高了啊,要点银子当赏赐多欢乐啊!唉,这便宜,我占了也算是白占啊,真浪费!

  “唉,看见母后这么担心你,我真的不想再让你出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了,可是……处在这个位置上,总有那么多的迫不得已,身为韩家的男儿,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大哥希望,在我说完所有事情之后,你能有自己的决定。”皇帝哥哥突然严肃了表情,一脸正色的看着我说道。

  “嗯,你说吧,我听着。”我知道,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了,不然皇帝哥哥不会这样说,于是,我也收起了玩闹的心,专心的开始听他说话。

  “这次韩朔起兵叛乱,虽然已经被及时的平定了,未曾引发三国之战。可是,也或多或少的动摇了我辰国的国本,朝堂之上也同时牵出了一群他的党羽。你的这位‘好二哥’,我的这位‘好二弟’,真的是比我们想象中的厉害多了啊!他的党羽之广,布局之深,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连我,当初也还是小瞧了他啊!为了收拾他留下的这个烂摊子,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