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0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里,我才发现,这个往日威严霸气的皇帝哥哥,不知道何时起,已经添了些许白发在头上了。要知道,他今年才二十八岁啊!他的眼角眉梢,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些许疲惫。他,也一定是很辛苦的吧!

  “可即使是这样,也还是让他给逃脱了。他下得最妙的一步棋,便是柴驸马!他一路向北逃窜,竟然隐藏在了柴驸马的府邸,他二人不但又是下毒又是刺杀的,设计了江军将军,将江军将军祸害得卧床昏迷不醒了,而且还虏了慧儿一起投靠了雪国。现在正带着雪国的军队,攻打我辰国的边境呐!”

  我就说咯!韩朔和柴驸马,他俩果然有煎情!看来,我这第六感的技能,还是没有抛下啊!不过你们俩跑就跑了吧,没听说过私奔还带前妻的呀!你们这又是刺杀又是下毒顺带着还虏人的,不嫌累得慌吗?就不能够好好的消停一会儿吗?什么毛病啊!

  “由于他二人对我辰国边境情况的熟悉,以及早前布置下来的内应,而江将军又卧床不起不能指挥战斗了,雪国的军队便势如破竹般的连下了我辰国三个城池。要不是江家军的奋力抵抗,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可即便是这样,那三个城池也还是失手了,城池里的百姓……也被凶残的雪国人一个不留的杀害了!”说到这里,皇帝哥哥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手上的青筋都突突的跳起了,却又不得不压抑着情绪继续说道。

  “江家军虽然勇猛,可奈何群龙无首,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驾驭得了的,非江家人不可。我没法,便将江来从南方秘密的调到了北方边疆,去解这燃眉之急,却又怕离国有异动,不敢声张,找了个面貌相似的暗卫在南方顶着,江来在北方,也不敢举起他的大旗。”

  窝靠!原来你也知道顶包啊!你可是一国之君啊,会不会太儿戏了啊?!不是说上官晓已经搞定了离国的军队了吗?怎么还要防备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国与国之间的事情,也不可能是她两句话能够真正搞定的,还是得留点儿心啊!

  “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加上慧儿还在他们手里,这事儿母后还不知道,那时候她正为你的事担心着急,如果在加上慧儿的事,我担心她会扛不住,便不准备告诉她了。”

  “如今,不光是形势如此的恶劣,还有就是,他们一个是我辰国皇室的王爷,一个是我辰国皇室的驸马,却带着别国的军队进犯我辰国的土地,残杀我辰国的百姓,甚至屠城,百姓们已经渐渐的对我辰国的皇室失去了信心,我们必须速战速决的结束跟雪国的战争,将慧儿解救出来。不然,迟则生变,再这么打下去,不仅百姓受苦,我韩氏江山不稳,国库也跟不上,同时我也不敢保证,南方的‘江来’是否还镇得住!三国混战,也许就真的会发生了!而我辰国,将首先变成一片炼狱。”

  “在这种情况下,我皇室就必须派去一人,前去主持大局,重拾百姓对我皇室的信心,在北方边境举起我皇室的大旗,让他们知道,我辰过的皇室,还是关心着我们的子民的!我辰国的百姓,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同时也告诉他们,犯我辰国者,我必诛之!”皇帝哥哥说到这里,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同时一脸期待的看向了我。

  我沉默了一下,半响,才操着略带沙哑的声音,低头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十天之后。”皇帝哥哥默默地说道。

  “嗯,呵,看来今年是不能在京都过年了啊。”我淡淡的一笑,望着远方,轻轻的说道。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难为你了,可是,身为韩家的男儿,这也是我们必须肩负起的责任。有的时候,也许你会感叹,为什么我们不是生在平常百姓家里,过着那种平平淡淡的日子呢?可命运,是不允许我们选择的,它在给了我们富足的生活的同时,也赋予了我们沉重的使命!”皇帝哥哥望着我,一脸担忧的说道。

  “不!一点也不为难!我也该是时候去会会我的‘好二哥’了,他给了我那么多的惊喜,我又怎能不回报点东西给他呢?来而不往非礼也。同时,我也感谢命运,将我送到了这里,遇见了你、太后娘亲、苏月以及许许多多的朋友,我很满足。”我慢慢的起身,望着远方的太阳,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淡淡的说道。

  “青弟,你长大了!”皇帝哥哥也跟着站起了身,轻轻怕了一下我的肩膀,陪着我一起望着远方的太阳,语含欣慰的说道:“这次北上,你将带着二十万大军一起前去,同时我也将‘战神之剑’赐予你,希望你借着这股,我辰国‘不败’的信念,带着我辰国大好的儿郎,护我国土,所向披靡,最后凯旋而归!大哥我,在京都等着为你摆庆功宴!”

  “呵呵,那承你吉言了啊!”我呵呵的笑着,却不经意间低垂了眼睛,掩盖住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复杂的情绪。

  呵呵?战神之剑?皇帝哥哥,你这是不是暗示着我,不成功便成仁呢?真的希望,只是我想多了啊。

  ☆、第106章 偷看

  待我和苏月从皇宫回到王府之后,看着苏月一脸恬静温暖的笑容,我还在犹豫着是否将要这些事情告诉给她。毕竟,十天之后,这种安逸的生活将彻底的离我们而远去,能让她在这种平静的状态下,多度过一天,便多享受到了一天。

  苏月看见我一副欲言又止、一脸挣扎的模样,便微笑着轻轻地抬起了手,附在了我的手背之上,温柔的说道:“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给我听吧!”

  我瞬间一脸惊愕的抬起了头,呆呆的望着她良久,然后微微的弯起了唇角,慢慢的回握住了她温暖的小手,朝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原来,她都知道啊!能被自己所爱的人,这样的懂得,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啊!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除了陪苏月去拜会了一下她的父母之外,其他的时间都窝在府里,谢绝了一切访客,每天只是关心关心香铭,以及和苏月一起享受着这份难得的静谧。我真恨不得将时间,掰成一分一秒来咀嚼回味。如果生活能够一直这样的平静,那是否,就不会再有别离,我将一刻不离的与我的,爱人、亲人、朋友们生活在一起?可这,终究只不过是我的一种奢望。生活,从来由不得你。

  还算皇帝哥哥有点儿良心,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我的生活,不然,我真的不敢保证,我会不会炸毛到不自量力的去跟他动粗。

  离约定出征的时间只有三天了的时候,我还是将这个事情,告诉给了苏月。苏月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始默默的为我收拾着行装。我们之间,突然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安静,令我浑身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化解。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王府里的小道上行走着,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放空自己,将那种身不由己的难受,慢慢的排解出去,挥发到空气里。我不知道我走了多远,也不知道我走了多久,亦不知道我遇到了多少个对我行礼的丫鬟和小厮,直到我走到了一处院落,里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令我猛然的拽回了,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了的思绪,全神贯注的开始去聆听。

  呃,那个,也许还可以叫做是偷听,不是我有听墙角的优良嗜好啊,只是,这个声音太不可思议了,完全颠覆了它以往在人前的音调,再配上它主人的动作行为,令我不得不放轻动作,躲在角门的墙角处,津津有味的向内偷看着,甚至连心里的那一点点小难受,都来不及去顾及了。还是看戏要紧啊!

  “香铭姑娘,你的脸上的伤……可有好一些了?”只见厉刀这小子,居然擅离职守的跑到了香铭这里,一脸忐忑的站在院子里,对着坐在廊下透气的香铭,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扭扭捏捏的小媳妇模样,简直令我不敢去相信,他就是那个平时板着一张冰块脸的高冷侍卫。尼玛!你的高冷,你的酷劲儿,你的冷冰冰咧?这该不会是如花也穿来了,霸占了他的身体吧?!

  “多谢厉侍卫关心,香铭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就不劳您挂心了。”香铭静静的坐在那里,优雅的喝着茶,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说道。

  噫,我怎么感觉厉刀平时给人的冰冷感觉,此时附到了香铭的身上呢?果然,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呀!厉刀,你也有今天啊!嘎嘎嘎,活该!谁叫你平时老是板着个脸装酷的呀,现在遭报应了吧!大傻帽,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问人家姑娘脸上的伤的啊!这是你一个大老爷们该问的么?活该你碰壁!最好碰得你鲜血淋漓!

  “那个,香铭姑娘,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在怪我……那天没有听王爷的命令……去救你啊?”厉刀站在那里不停的抓耳挠腮的,就是安静不下来,然后又很是歉意的望着香铭,结结巴巴的问道。

  “厉侍卫想多了,那只是你的职责而已,香铭未曾怪你。”香铭依旧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也不看他,只是冷冷清清的说着。

  “就算姑娘要怪我,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还是会那样选择的!我身为王爷的侍卫,便必须时刻以护卫王爷的安危为先,王爷的安危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就算是死,也不能……”厉刀突然一梗脖子,瞬间站直了身体,连说话也利索了,一脸严肃的大声说道。那模样,就像是在宣誓似的。可,还没来得及将他的一腔热情宣泄完毕,便被香铭一瓢冷水给泼熄灭了。

  “好了!厉侍卫!香铭已经说过了,未曾怪过你!你的那些大道理,香铭虽是妇道人家,但也还是知道的。要表忠心,你应该去王爷那里,在香铭这儿这样说,并没有什么意义。既然你的问候,香铭已经收到了,那恕香铭无礼,不再奉陪你了,告辞!”香铭闻言“哗”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望着厉刀露出了森森寒光,冷冷冰冰的说道。说完,也不再看他,立刻转身,就准备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真是笨死了!怎么会有这样笨的人呢?!简直是比我还要笨上个十万八千里嘛!难怪香铭会生气!虽然你本意是好的,人格是崇高的,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怎么听着就这么刺耳咧?真是的,你那么大声干嘛啊,又不是喊口号,居然连句像样的好话儿都不会说!你老提不救她那茬儿干嘛啊?还特意跑到她面前来反复的说!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呀?看着真不像是来道歉的,到像是来掐架的!要是我,我也生气!谁叫你好端端的来隔应人咧!香铭的反应还算是文雅的了,要是换成我以前待的那地儿,随便来一个妹子,非得喷你一脸不可!

  “香铭姑娘!我不是……”厉刀瞬间急了,面红耳赤的想要解释一下,可是,奈何语言能力有限,看得我在一边都替他干着急。

  “你不用再多些说什么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香铭闻言并未转身,只是继续抬步向着前方走着。

  “香铭姑娘!你等等!我是想说,如果你那天真有个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在你面前,自刎谢罪的!”厉刀一见香铭要走,赶紧向前追了两步,却又不得不停住了脚步,只是急切的对着她的背影说着。

  唉,傻孩子!真的好想知道,你的语文是谁教的啊!虽然每个字都是对的,可,放在一起,总能让人听着不舒服啊!这种语文老师,得趁早隔离啊!免得教坏了以后自家的小孩子,我上哪儿去哭去啊!

  “你要如何,与我无关,香铭这条贱命,当不起你的谢罪。”香铭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幽幽的说道,那话语末尾不自觉的带着的一点点苍凉的味道,竟让我对她很是忧心,也许,她需要的,不只是家人,还有能抚慰她寂寞心灵的爱人。香铭说完,也不再停留,径自向前走进了房间里,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看吧!厉刀!香铭果然给你来了个透心凉,将你给直接ko掉了吧!你还是继续走你的高冷、你的傲娇、你的惜字如金路线吧!说话这个技术活儿,真的不适合你啊!

  啧啧,真是没趣!这就没了啊?当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没有什么八卦可看了的时候。在院子中,一脸怅然若失的在那儿击打着自己的头颅的,傻叉厉刀,突然喃喃的说着什么,那声音小得,差一点就让我听不到了。还好我耳聪目明,善于聆听!呃,是偷听。

  “香铭姑娘,你知道吗?其实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除了王爷王妃,还有你!当年你对我与我母亲的一饭之恩,我至今还铭记。可惜你已经不再认得,当初那个饿的奄奄一息的少年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人世了。我真的……唉!”厉刀无比落寞的在那儿说着,然后慢慢地转身离去了,那背影,是那样的颓废,那样的苍凉,哪儿还有平日里半分酷酷的模样,看得人心里莫名的酸酸的。

  窝靠!你回来!你给我说清楚了再走啊!你真的什么啊?我怎么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咧?哇哈哈!他们绝对是有故事的啊!以前我怎么不知道咧?感觉太劲爆了啊!冷面侍卫和青楼名妓的故事啊!啧啧,想想都让人浮想联翩啊!脑补到根本停不下来啊!

  好小子啊!原来厉刀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你特么别想狡辩了,你就是在打我的妹子的主意呀!啊呸,不对,是你特么就是在打我的妹妹的主意啊!汗,这一个字的区别,还是有蛮大的呀。你胆子倒是不小啊!不过,我喜欢!其实,厉刀除了在香铭面前的时候人笨了一点儿外,其他的时候还是挺不错的啊!不过,看香铭如今这么冷淡的反应,厉刀同志任重而道远呀!看来,我得暗中撮合撮合下哩!啦啦啦,我是牵线的小红娘啊!我要穿皮鞋!我要收媒人红包啊!沃哈哈!

  心动不如行动!想到什么便就要去做,毕竟,我能待在府里的时间也不多了,下次回来是多久以后,又或者还能不能够回来,都是一个未知之数了。厉刀啊,我只能在我有限的时间里,给你制造一个好的契机,至于到底能不能扑倒成功,那得看你的造化了!主子我呀,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啊!

  我想了下,决定去找小忠,听说这小子在府里简直是混的风生水起,一张甜嘴儿,将府里的大姑娘老妈子给哄得是眉开眼笑的,一个个都“忠哥哥”、“忠弟弟”、“干儿子”的叫着,活脱脱的一个交际圈儿里的万金油。看来,这语言特训的重任呀,还得落在他的身上。

  待我回到书房之后,便唤来了小忠,将我要他教厉刀,如何讨好姑娘说话的事情隐晦的说了一遍,然后小忠就露出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满脸惊骇的望着我,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只见小忠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之后,仍然是不敢相信的望着我,问道:“主子,您是认真的?!”

  我装模作样的端起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难道你还要本王再说一遍?!”

  “呃,不是,只是……”小忠一脸的为难。

  “如果不愿意就算了,本王再去找别人。”我故意毫不在意的说着,其实心里挺怕他拒绝的,毕竟,这么短的时间,我上哪儿去找这么个合适的人去啊?

  “不是!不是!能为主子办事,小忠万分荣幸!”小忠连忙朝着我一边伏地行礼,一边咬牙答应了下来。

  得!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搞定完小忠之后,我便立马招来了厉刀。好家伙!厉刀这小子一到我们面前,就又是那副酷酷拽拽的冰块模样,简直让我怀疑,之前我看到的他那副愣头小子的样子是不是幻觉。哎呀!随便啦!反正我该做的都做了,你和香铭的事情,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啊!

  直到小忠对着厉刀说得是口干舌燥了,在我们期待的目光下,厉刀他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这不禁令我们很是挫败,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反倒是我,听着小忠口花花的说着一些有的没的,竟也获益匪浅,难怪这小子能够这么吃得开的,原来靠的是手艺活儿呀!

  我以手抚额,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厉刀啊,三日后,本王便会率军出征,到时候,你就不用跟着本王去了,好好的留在府里……”

  “主子!是不是厉刀做错了什么?厉刀愿誓死跟随主子,请主子不要将厉刀留下来!”厉刀闻言立马单膝跪地,一脸严肃的打断了我的话。

  “不是,唉,你要听本王把话说完嘛,本王已经认了香铭为义妹,以后,她也就是这个王府的主子了,让你留在府里,是因为,从明日起,你便是她的侍卫了,一定要护卫她的安全,如若有半点儿闪失,唯你是问!”我故意拿腔拿调的对着他说道,其实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让你装!看你这回还破不破功!厉刀啊,王爷我都帮你到这份上了啊,再拿不下香铭,你就可以洗洗睡了啊!

  厉刀微微迟疑了一下,便出声回答道:“属下,遵命!”哟,还装!

  厉刀缓缓的站起身来,在我们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慢慢的走向了小忠,木愣愣的说道:“呃,那个,待会儿,你把你刚刚说的,再跟我好好的说一次吧,我刚才没听清。”

  我……感觉一串乌鸦瞬间飞过了我和小忠的头顶,小忠直接脸都绿了。唉,可怜的小忠啊!

  ☆、第107章 出征前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