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1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当小忠和厉刀退下去之后,我闭目靠在椅子上养神。一个熟悉到令我心悸的声音,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了书房里,令我是那样的措手不及。

  “哟,王爷这是准备去讨好哪家的姑娘啊?这么大费周章的。”只见黛楼儿一席红衣,妩媚的倚在门框上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

  “咳咳!呃,哈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去讨好别家的姑娘了呀!刚刚只不过是让人给一个木头疙瘩醒醒脑,我也就旁观了一下。瞧你说的!呵呵。”一听就知道刚刚在书房里的一幕,早就落入了黛楼儿的眼里,我赶紧尴尬的解释了一下,这要是闹出点儿什么误会,可就不好了啊。

  “也是,除了你家苏月,你也用不着去讨好那些个庸脂俗米分的。”黛楼儿收敛了表情,慢慢的垂下了眼睑,轻轻的说道。

  “哈……那个,今天是什么风,把楼儿你给吹来了呀?”我赶紧打了个“哈哈”,转移了话题。可不能将刚刚那个话题给继续下去了呀!怎么着,貌似都有一种危险的信号。我又不傻!上赶着去膈应人啊!

  “我……是来辞行的,明天我们就要回琉璃宫了,闲来无事,就过来跟你说一声。”黛楼儿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我柔声的说道,那眼睛里波光粼粼的目光,让我不敢去直视。

  “嗯,这样啊?其实待在琉璃宫也挺好的,至少远离了尘世的浮华,避免了战争的叨扰,那里是这世间的一片净土,早点回去,也好。”我深吸了口气,回忆着琉璃宫的模样,望着远方,由衷的说道。

  “听说……你要出征了?”黛楼儿循着我的目光,也望向了远方,略带担忧的问道。

  “是啊,这个世界乱得,连我都要去出征了呀。”我无比感慨的说道。

  “既然不愿意,那何必要去勉强自己,战场……真的不适合你。”黛楼儿轻柔好听的声音,慢慢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呵呵,没有什么合不合适的,总是会有一些不得不去的理由。”我轻轻的垂下了眼睑,掩盖住自己眼睛里淡淡的哀伤,苦笑着说道。

  黛楼儿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再隐藏自己担忧的目光,静静的看着我说道:“那你……万事小心,千万不要去逞能,老老实实的待在主帐里,不要到处跑,还有……”

  黛楼儿说着说着,就自己止住了话题,兀自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语带失落的说道:“唉,罢了,自有人去担心你,也用不着我去操这份心了。”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了。

  “楼儿!我韩青,谢谢你!”我知道她是要走了,便及时的出声,说出了心底的这份感激。

  除了这一句“谢谢”,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我对她的谢意。我需要感谢她的地方太多了,却一直无法去回报给她万分之一,只能默默地在心底,铭记着这份情谊。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又或者,是再也见不到了吧。这声“谢谢”虽然很轻,但却承载了我心中这份厚重的情谊。真的谢谢你!这样不求回报的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这样无私的爱着我。谢谢你,曾经这样绚烂的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美丽了沿途的风景,你值得去追寻更好的幸福,成为别人珍而重之的唯一。再见了,黛楼儿!

  黛楼儿听到了我的声音,轻轻的侧转了一下头,留给了我一个迎着夕阳的光辉,微微弯起唇角的美丽侧影,便飘然而去了。那从空中随风飘过的红色纱衣,竟比晚霞还要美丽……

  时间一晃,便到了出征的那天。苏月贴心的为我穿上了新做的银色铠甲,戴上了银色的头盔,系上了白色的披风,除了有点儿重,压得我挺难受的之外,整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任谁看了,都会夸一句:好一个英武非凡的俏将军啊!汗,得亏底子好呀,不然还真镇不住这套衣服啊!

  今天的苏月,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配合我,居然也穿了一身的白色劲装。啧啧,看上去一脸的英气,真的是好看到爆啊!哪怕只是这样随随便便的一穿,居然也能让她赤果果的穿出了制服诱惑的调调,让我舍不得移开眷恋的目光。却又不得不拼命的去压制,被这种离愁别绪勾起的,心中翻江倒海的情绪。

  当我们到达城外点将台的时候,发现这次来送我的人很多,除了平常的一些狐朋狗友之外,差不多满城的百姓都来了,皇帝哥哥和太后娘亲自然也少不了。不过,令我感到疑惑的是,小辣椒这货居然没看见踪影。难道这货转性了?中了次毒之后,变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名门淑女了?要真是这样,像这种毒就应该被官府大力的推广,专治各种不服,各种调皮捣蛋,社会秩序都会因此而变得规范。不过,我宁可去相信母猪会爬树,也不敢去相信小辣椒会从良,骗谁呢!指不定躲哪儿,冒坏水儿去了!

  看着这一群群向我投来殷切目光的百姓,以及这一列列队形整齐的威风凛凛的士兵,我心中豪气顿生,连血液都在沸腾着、咆哮着,仿佛我从来就不是那个在京都游手好闲、混吃等死的“京都一害”,而是一个纵横战场、所向披靡的英雄!我以我这身铠甲为荣!

  传旨太监拿着圣旨洋洋洒洒的念了一大篇文言文模样的东西,反正我一个字也没听懂,他念的速度又慢,可苦了我们这些人,他念了多久,我们便跪了多久。等到他好不容易念完了,我都差一点儿要犯瞌睡了,皇帝哥哥这才拿出了那柄传说中的“战神之剑”,亲手将它交到了我的手上。那副珍而重之的模样,简直像交出去的是他的情人似的。汗啊!

  当“战神之剑”刚一接触到我的皮肤的时候,我的精神为之一震,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冥冥之中,好像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呼唤着我身体里的某一样东西,与之引起共鸣。这难道就是“罗方”所说的“血脉”的力量?这也太玄乎了吧?不过,神剑不愧是神剑,光这手感,就已经是独一无二的了,拿在手里,让我莫名有一种天下尽在手中的感觉,真霸气啊!

  我恭敬的接过“战神之剑”,慢慢的站了起来,单手拿剑,冲着士兵们站着的地方,将手中的神剑朝天一扬,下面顿时山呼海啸般的传来了士兵们的欢呼声。

  “辰国必胜!不败传奇!扬我国威!一雪前耻!”

  士兵们的热情,瞬间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是一副满脸通红,热血沸腾的模样,我甚至感觉到了浑身上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炸响,“噼噼啪啪”的精彩异常。

  虽然这个造型很拉风,这个姿势很销魂,这个举动很霸气,这个气场很强大,都是我从未驾驭过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异常的满足虚荣心,可是,谁特么来告诉我一下,这把剑为什么这么的沉啊!多想来个人来帮我扛一下啊!这个逼装得太狠了,以至于我都快不能承受了,手臂都在微微的发抖了呀。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的兴奋劲儿,稍微的过去了那么一丢丢,我赶紧放下了神剑,将它交给了早就等在了一旁的小侍的手里,赶紧的装盒珍藏了。并且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喘了口气。呼,原来英雄连装,都不是那么容易装得像的啊!至少得有超乎常人的臂力。原谅我小胳膊小腿的,还是个新手,装的不太熟练啊!

  气氛烘托完了之后,我便要向众人去告别。那群狐朋狗友就不必说了,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就想把它们蹭到我新做的盔甲上,很明显的是嫉妒我这身行头嘛,我怎能让他们如愿,幸亏我眼明手快的,才躲过了他们接二连三的偷袭。笑话!这身盔甲我还要继续装逼用的,怎能让他们就这样给糟蹋了!

  太后娘亲抱着我,哭的是稀里哗啦的,恨不得将我重新塞回她的肚子里,好躲过这一场不得不去经历的危险。此时的她,不再是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太后了,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母亲,一个不舍儿子奔赴战场,经历一场生死难测的厮杀的可怜的女人。可就是这样一个哭泣得妆容尽毁的女人,深深的打动了我柔软的内心,令我的眼眶变得通红,喉咙变得异常的发紧。

  也许,在太后娘亲的心里,一直是希望我快快乐乐的做那个“京都一害”的安乐王吧,哪怕是那样一直的宠溺着我,纵容着我,任我闯祸,为我撑腰,也不愿意我就这样一瞬间的长大,肩负起这不得不背负的责任吧!我在她的心里,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英雄”这个词语,太沉重,太遥远,太触不可及了,以至于突然降临的时候,令她是那样的始料未及,可又不得不默默的承受。这就是皇家的一种悲哀吧!

  唉,别离,果然不是个好玩意儿!我安抚好了太后娘亲,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身边的苏月。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脸疼惜的望着我所做的一切。一想到马上就要分离了,我至少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这个我心心念念的人儿了,我的心里便仿佛酸的能够拧出水来。我情难自禁的将她紧紧的拥入了怀中,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眷恋的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仿佛怎么都得不到满足。

  还是不够啊!多么想要一刻不离的跟她在一起呀!相处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我永远都觉得不够,永远都不曾感到满足。哪怕是这段时间,每日每夜的跟她厮磨在一起,温柔缠绵的感受着她的一切,都还是感觉不到满足,想要得到更多。何时起,我竟变得如此的贪婪。她就像是我生命里的一株罂粟,美丽绚烂到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让我一刻也不想与之分离。

  我再也顾不得许多了,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唇,霸道强烈的占有着她的一切,贪婪的品尝着她的滋味……就一次,让我在临别前,再任性一次,再感受一次你的温柔,还有你那令我迷醉的滋味……

  ☆、第108章 军师

  当我终于舍得放开苏月的唇瓣了的时候,苏月的一张小脸早已变得通红,她含羞带怯的怒瞪了我一眼,便低下头去不再理我。我微微弯起了唇角,心里竟然因为她的这一“瞪”,变得舒爽了不少。

  果然还是脸皮薄啊!我这一下情难自禁,把持不住的跟她当众来了个吻别,看把她给囧的!这要搁现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丝毫引不起别人过多的注意的呀!我扫视了一眼周围,呃,好吧,貌似这里的观众是有那么一点儿多哦。看着大家望着我们,一脸惊骇呆滞的表情,我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我轻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对着众人举起了一只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大声的说道:“你们就安安心心的在家,等着我们凯旋而归吧!”

  “凯旋而归!凯旋而归!”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异口同声的激动的吼道,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简直是气壮山河啊!

  呼~乖乖!可算是引开你们的注意力了,就这样赤果果的看着人家小两口亲热,你们也不觉得害臊?也不懂得回避一下?不知道非礼勿视吗?汗,一不留神就干了件惊世骇俗的事情,还好没被拖出去□□,好险啊!

  我潇洒的一撩披风,干净利落的转身向着大部队走去。突然想到了曾经听说过的一句很美的话——“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这一撩披风,带不带走了云彩,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的是,我带走了一群人无尽的思念,以及身边一道白色的,念念不舍的身影。

  那道身影,跟着我的步伐,一起前进。

  一步……苏月,我知道你的不舍,我又何尝舍得呢?

  两步……苏月,真的想就这样和你一直的走下去,而这条路,永远不要有尽头。

  三步……苏月,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立马转身,紧紧的拥住你,去她的报仇,去她的家国天下,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傻瓜”而已。

  四步……苏月,你知不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够说服自己,短暂的离开你。而你,一个小小的举动,便能够令我无论有多大的决心,也会在你面前消失殆尽。我用我所有的勇气、力气,在心里所筑起的城墙,只需你一个眼神,便会轰然的坍塌。

  五步……苏月,真的不行了!你再不能够继续跟着我走下去了!既然注定要别离,又何必来折磨自己。我怕你再多走一步,我所有伪装而成的坚强,便会在你面前丢盔卸甲,我会不顾一切的跟你回家。

  我默默的停住了脚步,艰难的转身,一脸疼惜的望着苏月,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柔声的说道:“回去吧!别再送了。”

  “我没有在送啊?”苏月微笑的望着我,温柔的说道。

  唉,这算是自欺欺人么?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脸上的笑容,算是强颜欢笑吗?竟晃得我眼睛都在发酸。

  “好,你没有在送我,是我快要到了,我想要看着你的背影,目送着你离开,可以吗?”我内心无比柔软的看着她,像哄小孩一样的哄着她,只是想要她能够高兴一点儿。

  “好。”苏月眼神熠熠的看了我一会儿,点头答应了,然后继续向前走去,果真留个给了我一道美丽的背影。

  好像有哪里不对,窝靠!是她走的方向不对!她怎么向着大部队走去了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身为女子,这么明目张胆的混进军营,可是要杀头的呀!如果,你实在是要这么干,我们也可以偷偷的去做呀!

  “苏月!快停下来!你不能去啊!”我待在后面望着她的背影,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急忙冲着她喊道。

  “我为什么不能去呀?”苏月停下脚步,转身微笑着问道。

  “因为女子不能够入军营的呀!”我想也没想,就将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了,只盼她及时的悬崖勒马,千万不要干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呀。苏月今天是怎么了啊,平时也没见过她这么冲动的呀!

  “谁跟你说女子不能入军营的呀?”苏月目露疑惑的望着我,惊讶的问道。

  “是……”是众多电视剧告诉我的呀,汗,这个我当然不能说了咯。可是,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见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苏月以手抚额,好笑的说道:“我是这次大军的军师,怎能不跟你一起出发呢?”

  啥?军师?女军师?!还要随军出发?!窝靠!你是不是和皇帝哥哥串通起来,一起玩我啊?害我这几天一直闷闷不乐的,以为要跟你分开,自己在那儿难受纠结了好久。呃,貌似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更严重的事情,如果苏月说的是真的,那刚刚我们就不是在吻别,而是……

  啊啊啊,没脸见人了呀!我目光呆滞的望向了远处的皇帝哥哥,想要确认点什么。

  “啊?哈哈!是有这么回事儿!不是看你这几天一直闭门谢客嘛,就给忘记告诉你了。”皇帝哥哥打了个“哈哈”,一脸玩味的望着我说道:“苏月乃当朝太傅之女,谋略高超,智勇双全,又熟读兵书,是此次大军军师的不二人选。怎么样?你满意吧?是不是很惊喜呀?”

  “我……”我真想去问候一下,远在地府的辰皇老爹了!忘记?忘记?!你怎么不忘记派我出征的事情啊!信你就有鬼了我!你铁定是故意的!惊喜?当然惊喜了!刚刚还狠狠的惊吓了一把哩!满意?我能说不满意么,我!你居然让苏月跟我一起去冒险!我要圈圈叉叉你!我要跟你一刀两断,从此友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