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2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唉,所以说啊,这人,有的时候真的是很奇怪。前一秒钟,我还在因为即将要和苏月分离,而伤心难过和不舍,这一秒钟,我又在因为要将苏月一起带入危险,而害怕担心和惶恐,甚至还有一点点小小的生气。唉,我果然是个别扭的人啊!

  我一言不发的转身,一撩披风,飞似的快步走向了军队,翻身上马,赶紧和众人一起出发了。这人,今天可是丢大发了!隔老远,还能够听到皇帝哥哥开心的大笑声。得,算你狠!

  从这一刻起,我便正式的向着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战场跨进了,我的每一个决定,将关系着无数年轻的生命,我的每一场战争的结果,将牵动着无数家庭的心。今天这些跟着我一起出发的士兵,将来又能回来多少呢?看着行进中那些略带稚气的刚毅的面庞,我不由得感觉肩上的担子变得异常的沉重了,我再也生不起一丝一毫玩闹的心。

  我们就这样跟着士兵们一起行进,每天一起吃着大锅饭,一起扎营睡在帐篷里。我再也没有了锦衣玉食,没有了狐裘暖被,没有了丫鬟小厮热坑头,可却慢慢的收获了将士们的心,渐渐的跟他们打成了一片。

  虽然,我本可以不必如此的,我依旧可以万事搞特殊,毕竟,我的身份在那里,大家也不会多说什么,只会觉得理所应当。可是,看着大伙儿都是这样子过来的,我便也不好意思去搞这份特殊。即便大锅饭稍微难吃了一点儿,可是,大家聚在一起有吃有聊的,反而多了一分开心。即便天气寒冷了一点儿,有苏月的陪伴,我们也多了一份,依偎着相互取暖的窝心。至少,这一路的行程,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枯燥与乏味,虽然心情依旧沉重,但却多了一份看开了的豁达与从容。怕什么!大不了人死懒朝天嘛!

  我本还担心衣食住行比较讲究的苏月,会有所不适应,谁知道,我完全是多心了,用她的原话来讲,就是只要是跟着我一起,哪怕是吃糠咽菜她也甘之如饴。汗,还好没有真到了吃糠咽菜的地步。不过对于她的支持,我也还是很开心的。

  苏月对于我和将士们日渐融洽的关系,很是欣慰,常常和我在晚间的时候一起去巡视军营,关心关心一下将士们,同时也经常在和大家的军事讨论会议上,提出自己独到而精辟的见解,令那些老将士们佩服万分,苏月也因此深得全军上下的爱戴与尊敬。

  对于苏月取得的这些成就,我表示很开心。每当看见她认真的跟那些糙汉子们,讨论军情的时候的那种运筹帷幄的模样,我都被吸引得移不开眼了,仿佛她的身上,正散发着一种耀眼的光芒。瞧!这是我老婆!棒吧!我很是得意的抽空扫了一眼,那些好奇宝宝模样看着苏月的糙汉子们,仿佛在那儿滔滔不绝的分析军情,受他们崇拜的就是我似的。其实也没差,苏月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苏月的嘛,嘎嘎!

  当然,在行进的过程中,除了有这些常规化的事情外,总还是有一些不常规化的事情,比如眼下。

  我双手环胸,静静的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看着那个,趁士兵们都不在的时候,正在士兵们的锅里偷肉吃的,异常熟悉的背影。不错啊!长本事了啊!学会潜伏了呀!还潜伏了这么久也没被我们发现!可是,你是不是一见到吃的,就变傻了呀!居然被我看了这么久,还未曾发觉,兀自在那儿烫得跳脚了,也不肯放下那坨肉。烫不死你呀!我简直恨得牙痒痒!

  ☆、第109章 传令兵

  “好吃吗?”我继续保持双手抱胸的动作,在她后面咬牙切齿的问道。

  “一般般。”她烫得一边吹,一边跳脚,一边还急不可耐的吃上几口,同时还不忘背对着我,含糊不清的脱口答道。也真难为她了,没给忙牺牲掉!

  “那你还烫死不撒手!”我好笑的看着她的动作,将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直响,忍着要扑上去狂揍她的冲动,一字一句的问道。

  “唉,没办法啊,个把月没见荤腥了呀,想吃肉啊!”她继续含糊不清的说道,其间,她的眼、手、思维就没离开过那口锅和眼前的肉。

  “难道还有谁虐待了你不成!连肉都不给你吃!”我没好气的瞪着她的背影说道。嗯,看着好像是瘦了点儿。

  “也不是啊,人多的时候我不敢出来吃饭,等到我出来吃饭的时候,肉都被他们抢光了呀!”她快速的解决完了手上的那块肉了,又将魔爪伸向了锅里。

  “哦?人多的时候不敢出来?难道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还是说你就是个奸细,不敢在人前现身?”我慢慢的弯起了唇角,望着她的背影一脸玩味的说道。我看你几时反应过来,跟你说话的人到底是谁,还有你这小身板,能偷吃掉几块肉!

  “当然不是了!我是……”她一激动,手上刚捞出来的肉就又掉进锅里了,顿时溅起了一片热汤,她躲闪不及,被大部分汤水溅到了身上,烫的她龇牙咧嘴的在那儿乱跳。同时也终于将她的注意力,从锅里的肉上拉回到了自己的话语里。

  只见她所有的动作都为之一顿,单脚立在了那里,背对着我,依旧保持着刚刚那个跳脚的动作,也不转身,只是等了一会儿之后,慢慢的抬起另外一只脚,就想要跑路了。

  “怎么?反应过来了?知道是我了,现在就想要走了吗?连肉也不要了?”我时刻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掐准了时机,在她刚准备跑了的瞬间,不咸不淡的开口说道。

  “哈……哈……哈哈!哪儿能啊?好巧哦。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呀?”只见她突然一百八十度的扭转了一下方向,将那只脚改为了向我这边跨进,瞬间面向了我,尴尬的在那儿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儿了,明明想去抓头,但奈何一手的油,终于没敢下去手。我真担心,刚刚那个动作,会不会把她那小腰给扭断了哟。

  “哼哼!不巧!我来很久了!看着你肉都吃了几块了!今天天气也不好,寒风肆虐的。还有,我告诉你,这里是荒郊野地,你不可能是路过的,你也别想蒙我了,说吧,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军营里,上哪儿弄了这一身的军装?江璃!”我看着眼前这个,将脸抹得乌漆嘛黑的俊秀士兵,实在是对她的易容技术深表歉意,恶狠狠的问道。

  尼玛!你是不是中毒,把脑子给毒傻了啊!你以为是个虫子插根草了,就是冬虫夏草?是头猪,插俩大葱了就是头野猪呢?你这易容水平也太菜了吧!是个人都知道你是个女的,也不知道你这些日子是怎么糊弄过去的,他们都是瞎子吗?!

  “呃,那个……我……”小辣椒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乖乖!你也有今天啊!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儿出来了呀!我没有眼花吧?咱们的小霸王,也学会了不好意思了?

  “说实话!”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我伤好了之后,被母亲禁足在了府里,我知道了……知道了父亲的事情,在母亲心烦意乱,放松了对我的软禁的时候,趁她不注意,偷偷的留书出走,混进了你的军队里,然后跟着你们一起来到了这里。”小辣椒心虚的说着,间或偷偷的瞄我一眼,看见了我故作严肃的表情,便快速的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我了。

  呼~得亏了这一身的铠甲,不然,就我平常的气势,还真难震住这小霸王,让她如此温顺的说出实情来。嗯,看来,她挺怕穿铠甲的人啊!难道是童年阴影?

  “还有呢?”我故意阴着个脸,沉声问道。一听就知道,她没有全部老实交代,至少隐藏了很多重要的细节,看来,不吓唬一下是不行的。

  “我是跟我父亲原来的一个部下来的,这身军装也是他给我的,我每天都躲在他那里,并没有到处走动,所以……所以才没有被你们发现。要不是实在馋得慌了,出来偷肉吃,也不会让你捉住的啊!我真的好想吃肉呀!请你不要把我送回去好不好啊!我真的很担心我的父亲啊!”小辣椒满脸殷切的看着我,那眼睛里泛着的光芒,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鹿,任谁看了都不忍心拒绝。不过,这也就骗骗不认识的人,但凡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只是表象,是伪装的,她自己都说了她想吃肉,她就是个肉食动物,笑话,她怎么可能是食草的小鹿咧?她,特么的就是一只母老虎,专门吃小鹿的!有时还顺便吃人!

  “给我一个理由,不送走你!”我额上的青筋不停的在跳动,这个被逮着的理由,我也是醉了,要不是已经离京都有一个多月的路程了,我一定把她扔回去,但是,现在扔的话,以她的个性,半路上非得出点什么幺蛾子,在这兵荒马乱的地方,要是出点儿什么意外,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我非得在她父兄面前以死谢罪不可!

  “我救过你!“小辣椒顿时来了底气,昂首挺胸的说道。

  “我……”算你狠,你赢了,这一条抵过所有。

  “我为你中过毒!”小辣椒越说越神气,仿佛又恢复到了她平时那副女霸王的模样。

  “我……”这特么不就是一件事儿么,用得着掰成两半来说么。听你这语气,当初救我,就是为了以后要挟我、要我卖命的节奏啊!快,赶紧的,把当初那毒箭拿来,让我自己狠狠的刺我自己两下!也好过现在,送你回去也不是,不送回去也不是,两头都是危险啊!真是悔不当初啊!

  得!我认命了!于是我领着小辣椒就要向着我的帐篷里走去,让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跟这些个大老粗混在一起,总归是不大好的,只能交给苏月了。谁知道我都走了几步了,小辣椒那货,还干站在那里,一步也没有移动。我不禁停下脚步,一脸疑惑的望向了她,眼中的询问意味,傻瓜都看得出来。

  小辣椒低着头,玩命儿似的掐着自己的手指,脸红红的,间或瞟了一眼旁边,嚅嗫了半天,怯怯的说道:“那个,要不你先走吧!我等一会儿就来。”

  “你还有事?”我的疑惑更重了,这小丫头片子该不会是还要跑路吧?我不是都同意了她留下了么?

  “呃,那个,是还有那么一点点事情。”小辣椒低着头,脸色更加的红了。

  什么鬼?!看我脸红干嘛?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哦,那我等你一起吧!你快一点儿啊!”我再三考虑,还是不要让她离开我的视线为妙。

  小辣椒一脸通红的抬起头,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望着我纠结了半天,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了一下眼睛,利落的一个转身,撩起袖子,就伸向了锅里——抓肉!

  吓得我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提着她的衣领就往后拖,这小丫头片子,是要自残吗?没看见,刚刚说话的这一会儿工夫,锅里的汤都沸腾的开了花了吗?这一下伸手过去,铁定给废了她的爪子。

  “你放开我!我要吃肉!“小辣椒不停的扭动身躯挣扎着,那看着肉了的狼一样的目光,还挺吓人的。

  这倒霉孩子,是得饿得有多狠啊!竟然嘴馋到这种程度,什么家教礼仪都不要了,吃货精神简直直线赶超小丸子啊!好可怕啊!

  “闭嘴!跟我回去!你这么干,不嫌丢人吗?”我没好气的说道,脸都被她给燥红了,就怕她这么大喊大叫的引来了其他的人,那么,今天这脸可就丢大发了。我总算是知道了她刚刚为啥脸红了,狂晕啊!

  闻言小辣椒终于止住了呼喊,却仍然不肯放弃挣扎,弱弱的说道:“就一块,好不?”

  “滚犊子!”我心里那叫一个气啊,不过看她装出来的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还是忍不住软了软,叹了口气,扶额无奈的说道:“跟我回去,我叫人给你专门做一盘,比这好吃多了。”

  小辣椒顿时也不挣扎了,开始屁颠屁颠的拉着我一起回帐篷去了,那速度,我都快跟不上了。我们就这样愉快的达成协议了,不过,这一举动,也预示着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要在寒冷的夜里,空虚寂寞冷了。苍天呐!你派个人来收了这妖孽吧!我实在是吃不消啊!

  苏月对小辣椒的突然出现,也很是惊奇,待她们将事情的经过小声的交流了一遍后,便看向了我。此时的我,还在为怎么洗白她的来路而苦恼,真不知道该给她按个什么职位才好啊!烦!

  谁知道,小辣椒知道我的纠结之后,一拍胸脯,大声的说道:“那有什么好纠结的,就说我也是皇帝陛下派来的嘛,就说是……是开路前锋!”

  唉,这倒霉孩子,还是改不了这捶胸的毛病,我很为你的将来捉急哟!

  “美得你!还前锋!疯了才差不多吧!先不说假传圣旨了,就这前锋,我是死也不敢让你当的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我帐前扮个传令兵吧!之后的事,等到了边境再说吧!你如果不同意,我就送走你!”我没好气的说着,对她无形中就抢了我床铺的事情,很是恼火,却又不能发作。

  小辣椒闻言,只得瞬间焉气儿般的垂下了脑袋,很是沮丧的接受了这个现实,然后跟着苏月去梳洗了,她现在这副模样,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啊。当天晚上,她居然一个人干掉了小半只羊,简直把我和苏月都惊呆了。

  于是,在接下来赶路的时间里,我就悲催的自己一个人,与她们隔着屏风,在我帐篷的大厅里,睡了个把月的冰冷的被窝,再也没有所谓的温香软玉,所谓的香喷喷的苏月陪我睡了,偏偏某人还毫无知觉的在我面前一个劲儿的晃悠。难道是我的怨念不够深?她感觉不到?还是她悍不畏死,或是对我丝毫不惧?

  可怜我在众将士的心里,还枉担了个夜夜美人在怀的虚名,我冤不冤啊我!明明是夜夜美人在她怀啊!真想一脚将她从苏月的床上踢走,我好取而代之啊!可惜,既打不过,又干不出。唉!悲催啊!

  我便只能化悲愤为力量,刻苦的去钻研如今的战局了,在苏月的帮助下,我的战争意识居然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彻底的摘掉了“战争小白”的头衔,对一些战况的形式分析,竟也说的有模有样,不比别人差了,当然,这个别人不包括苏月。

  苏月对此很是欣慰,却也更加勤勉的督促我吸收战争的知识了,那望着我的目光,竟也让我看出了一丝丝隐藏不住的自豪与喜爱。原来,我这么努力,也不是毫无收获的呀!

  可是这些丝毫不能平息我的怨念啊!啊啊啊!我也要夜夜苏月在怀啊!杀千刀的小辣椒啊!你还我苏月来啊!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哀嚎,心情很好的可怜了我一下,施舍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冷,被窝也冷,很冷!我在塌上辗转难眠的默数着还有多久时间才能够到达边境,摆脱小辣椒这个牛皮糖、小讨厌,好重新将我家苏月抱在怀里美美的睡一觉。一个轻细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由远及近的在我耳边响起。

  然后是一个柔软的身躯,夹带着夜晚微冷的空气,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嗖”的一下钻进了我的被窝里,扑进了我的环抱中。我被冰冷的触觉激得一颤,还在蒙圈中,就被一阵熟悉的香味侵占了鼻腔,我的心灵也因为这个味道,而变得异常的安稳和欢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