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3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自然而然的将这个令我熟悉到想要尖叫的身躯,紧紧的揽在了怀抱里,不由自主的轻轻弯起了唇角,刚想要开口说话,便被怀里的人儿制止了。

  “不要说话,就让我这样静静的抱着你睡一会儿,我想念你的怀抱的味道了。”苏月那好听的声音,糯糯的传入我的耳中,令我是那样的着迷。她轻轻的转动了一下脑袋,在我的怀里蹭了蹭,便如一只小猫般的安静的睡在了那里。

  我的整颗心,瞬间便柔软的一塌糊涂了。原来,这样冷的天气,也可以如此的暖心……

  ☆、第110章 边境

  之后的日子,虽然还是在枯燥无味的行军、讨论军情,和受小辣椒的祸害中度过,可是,自从多了项苏月偶尔来我床上串门的事情,生活竟也变得有滋有味了起来。每次看到第二天醒来,小辣椒一脸疑惑的看着,依旧睡在她旁边的苏月时的表情,我的心里,竟有一种如同偷情般的刺激。感觉,真特么酸爽啊!

  随着我们离边境越来越近,身边的景物也变得越来越荒凉,到处都是拖儿带女逃难的流民,就是那些因为祖业而不得不坚守在城里的百姓,也都是惴惴不安的样子。没想到事情,竟严重到了如此的地步。

  在我们行进了三个多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现在的边境,入眼就是一片惨烈的景象。城下到处都是残肢断骸,城墙也变得坑坑洼洼的了,空气中充斥着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儿,很是刺鼻。城中已经是几乎没有什么百姓了,大家都因为知道了敌人有屠城的习惯,逃得七七八八了,但也不排除一少部分人故土难离,还坚守在这里。还好这里是冷兵器时代,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看着这样的情形,我、苏月、小辣椒和一些新近的士兵,都忍不住胃里剧烈的翻腾起来,差一点就呕吐出来了。

  因为我们的到来,也算是缓解了一些守军的压力,毕竟,我们带来了新的兵源,以及一些他们急需的物资。那些守军看见我们,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尤其是在他们得知我是带着“战神之剑”,也就是辰国“不败的信念”而来的时候,那一脸的欢呼雀跃,简直看得我眼眶发酸。

  他们这是给予了多大的希望,在这把“战神之剑”,以及拿着这把神剑的人的身上啊!这是有多大的压力啊!如若辜负了他们,便就是辜负了这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我的心情,便越发的沉重起来。

  当我见到江来的时候,又再次被震惊到了。一直以为,初见时的“厕神”模样,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是,现实又再一次“啪啪啪”的,狠狠的甩了我两耳光,告诉我,没有最糟的,只有更糟的,就怕你不敢去想象,不敢去相认,我太小看江来的创造力了,他再一次亲身验证了一句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

  只见,江来裹着一身,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了的军装,那铠甲上,还残留着干固了的血液,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满头的毛发,眉毛、胡子、头发,已经脏乱的纠结在了一起,上面甚至还沾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块状的东西,看上去简直邋遢到崩溃。他满身满脸的污垢,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清理了,眼窝深陷,双眼布满了血丝,一脸的疲倦,想想就知道,肯定是这段时间,他根本就没有睡过什么好觉导致的,也可能是根本就没睡过!

  看着这样的江来,我们都没有谁会有那个心情去嘲笑他,因为我们知道,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坚守城池、指挥作战导致的。这样的他,反而让我们更加的敬佩,更加的尊崇。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英雄,是一个铁血的真汉子!

  江来看见了我们,也很是高兴,满脸笑容的,“啪”的一下就挥舞起了他那蒲扇般的手掌,亲热的给我来了那么一下。虽然我很想躲过去,可是,面对这样的他,我竟生不起丝毫躲闪的勇气,硬是生生的受了他一掌,疼的我是龇牙咧嘴的,却不得不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和他打招呼。没办法啊!在英雄面前,咱也不能太怂了啊!呜呜呜~可是,真的很疼啊!你特么的就不会下手轻一点儿啊!你是钢铁侠吗?巴掌跟块铁似的!你要是以后转行不干将军了,可以考虑考虑做打铁的,或者是拉面的去,当然剁猪肉的也行!

  可是,当江来看见小辣椒的时候,他整张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了,瞪着那双凌厉的大眼睛,对着小辣椒吼道:“你怎么也跟来了?!母亲知道吗?”

  “是……是韩青叫我来的!他叫我做他的传令兵!”小辣椒胆气不足的瞟了一眼江来那要吃人的表情,然后眼神闪烁的弱弱的说道:“母……母亲是知道的,我……我留了书。”

  “我……”姑娘,您好像本末倒置了吧!您哪里来的自信,我会给你背这黑锅呀?!难道就因为你救过我?唉!好吧!就因为你救过我,这锅,我不得不背啊!

  于是,哪怕是面对江来这滔天的怒火,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我特么简直就是个穿越而来的董存瑞啊!没错,就因为小辣椒救过我!特么这真是一辈子都不完的债啊!我特么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呢!

  “那个……是有这么回事儿!”我一咬牙,一闭眼,就昧着良心这样说了。

  旁边的小辣椒一听这话,顿时腰杆子都挺得笔直的了,底气似乎也足了,望着我一脸的赞赏,似乎在说:“兄弟,有前途!我看好你哟!”

  我呸!我还要个屁前途!不死在前面的道路上,我特么就千恩万谢了!奶奶的,真是前世欠了你的!

  “得了!你也别为难人家韩青了!你是我亲妹妹,你是个什么尿性,我会不知道?现在就算了,等我消停了,立马叫人送你回去!”江来也懒得理我们之间有什么秘密,一脸严肃的望着小辣椒说道。

  尿性?!哈哈!江来哥啊!你简直是——粗糙的可以啊!不过,我喜欢!真是粗得好啊!粗得可爱!

  “哥!”小辣椒一脸愤慨的冲着江来喊道。

  “你也别说什么了,现在就跟我,去见父亲吧。要是你再说些什么,那么,也就不用再等我消停了,我现在就立马派人将你送回去!”江来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冲着小辣椒说道,估计,以前没少跟她斗智斗勇过。

  小辣椒一听,瞬间就焉了,乖乖的跟着江来,一起向着江老将军的住处走去了。我在一旁看得是啧啧称奇,看来,对付小辣椒,就得要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呀!我之前的手段,还是太温柔了哩!

  看着他们已经走了一段路了,我赶紧吩咐副将,留下来安排将士们进驻城里的事情,我便带着苏月紧跟在江来的后面,去探望江老将军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江老将军,这个辰国上下,都万分敬仰的英雄。叫他江老将军,并不是因为他真的老了,而只是为了区分江家两位将军而已,他看上去也就四十几岁的样子,正当壮年。他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没有凌厉,没有杀气,也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他就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如一个慈祥和善的邻家大叔一般。如果不是率先知道了他的身份,哪怕是在大街上遇到了,我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个温暖和善的人,会是大名鼎鼎的江老将军!

  而这位传奇的大将军,此刻正闭着眼睛,安详的睡在这里,任谁来叫,也叫不醒。那青灰色的嘴唇,昭示着他的主人,并不是简单的睡着了,而是——中毒了!

  小辣椒一看见江老将军这副模样,便“哗”的一下就冲了过去,哭着扑进了江老将军的怀里,摇晃着他的身躯,呼唤着他的名字,希望唤醒她最爱的父亲。可是,事实往往不尽如人意,江老将军在整个过程中,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连我们这群围观的人们,都不禁红了眼眶。

  从身边的人的话语里,我们也知道了,江老将军还是没有醒过,不过却也没有性命之忧。本来,以他这种情况,应该及时的送往京都医治的,可是为了稳定军心、民心,江老将军便不能够离开这里,甚至连昏迷不醒也只有几个人知道而已,外面的人一直认为,江老将军只是受了伤,还是在府里调度指挥着这场战争的,皇帝哥哥也不得不秘密从京都派遣御医过来医治。

  本来嘛,从江来都是偷偷过来的,连大旗都不敢扯,可见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够公开的。现在韩朔叛乱,驸马反水,并且一起带着别国军队攻打辰国,辰国百姓已经是人心惶惶的了,现在又怎么能让他们心中的这棵护国柱石,轰然倒塌呢?

  我的到来,无疑是给江来扯起了一张大旗,他再也不用畏首畏尾的了,完全可以打着我的旗号,大展身手了。我带来的“战神之剑”,更是给所有的士兵跟百姓,吃了一颗定心丸。毕竟,这么多年传承下来的“不败的信念”,并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它是一股很大的力量,鼓舞着人们的内心,让他们奋勇向前。

  由于我们这股生力军的加入,边关的战事也变得不再那么吃紧,江来更是可以放开手脚来干了。在江来这名猛将和苏月这个谋士的配合之下,以及我偶尔提出的一些带有现代色彩的小小的建议,我军渐渐的取得了不少的胜利,不仅守住了现有的城池,更是还收复了霖城和星城两个城池的失地。

  在这个过程中,我总算是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江家军”的力量。他们平时看上去的时候,就是一群普通的阳光爽朗的糙汉子,但,一上到战场之上,便立马化身为一群来自地狱的恶魔。他们手拿屠刀,浑身浴血,面无表情的收割着战场上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有着自己的信仰,自己的军魂,他们外表看上去是在行修罗手段,实则有一颗慈悲之心,意图以战止战,还这世间一份清明,一份祥和平静。

  他们的领袖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军魂,领袖剑指之处,便就是他们攻伐之地,领袖解甲归田之时,便就是他们安享晚年之日。他们谁也不服,只服江家之人,谁的号令也不听,只听江家之令。他们是一群快意恩仇的汉子,追随江家,只为报恩,亦或是心中的那份崇敬。如果没有江家之人的指挥,他们也一定会坚守在这里,护卫着辰国的土地和百姓,只因他们那一腔的热血,和江家之令,哪怕是战死,也不会逃离,可是,没有灵魂的战刀,怎会比有灵魂的时候更锋利?所以,对于这支军队,江家之人必不可少。

  他们,其实也就是历代辰皇默许的,留给江家的一份保命的力量,同时也是对江家之人的一份深深的信任。他们就是江家的一柄利刀,帮助着江家在战场之上所向披靡。只要让他们上到战场,绝对能以一当十,甚至更多。

  明天便就是除夕了,看着这满地的荒凉,以及这些悲壮的场景,我们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庆祝这个节日。毕竟,前方还有一个辰国的城池――洛城,依旧掌握在敌人的手里。我们急切的想要,在新年之前,将所有辰国的土地收复,还辰国一个完整的新年,给皇帝哥哥和百姓们,送上一份新年的贺礼。

  可是,现如今的洛城里,不仅有雪国的名将耶律齐在镇守,据说韩朔和柴驸马也躲在那里,他们的兵力丝毫不少于我们,兵将也都是精锐,连对地形的熟悉程度,我们也没有一丁点儿优势。敌我双方进入了僵持的阶段。大家都愁眉苦脸的坐在霖城的议事厅里,对怎么收复这个与我们霖城遥相对望的洛城,毫无头绪。有很多性子急的大将们,甚至都开始在议事厅里,不断的走来走去的捶胸叹气了。

  这个时候,厅外的传令兵送来了一封信,指明要给一个叫江来的将军,这顿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要知道,江来可是偷偷的前来的,就连军营里知道他在的,也没几个,更何况是外面的人呢?

  江来踌躇了一下,拿起了书信,挥退了传令兵。在我们疑惑的目光中,看向了信纸。

  ☆、第111章 谋略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江来亲启。

  然后,信的内容大概就是这样的——

  江来,我知道你在这里!如果想要救韩慧,明日正午,你便单枪匹马的来城外的落霞谷中的向阳亭。如果你怕死,也可以不来,不过,你将永远也见不到韩慧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是吧?我们的账,也是时候该清清了。

  落款上面“柴毅“二字,异常的醒目。

  看完信之后,江来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并没有说话,而整个议事厅中,却炸开了花。众人纷纷劝阻他,不要去赴险,虽然公主是一定要救的,可是,也不能够这样傻傻的去送死啊!现在,他一人,可以说是对整个战局至关重要的呀,完全可以左右战局以后的发展。

  这信,一看就是个陷阱,是敌方为了诱拐江来的圈套。落霞谷,虽然说起来是位于洛城和霖城之间的。可是,却是离洛城要近一些,并且,靠近洛城的那一面,利于士兵大规模的隐藏以及撤退防守,而靠近霖城的这边,入眼之处一目了然,根本不能隐藏多少人,完全的将我们的情况暴露给了对方,就是将自己送到别人的案板上,任人鱼肉。

  想出这个主意的人,真的很阴险。如果去,则是一条不归路,是去送死,是傻子才会干的事情。可如果不去,则是贪生怕死,是置辰国的公主的性命于不顾,是懦夫,也枉担了这英雄之名。如此诛心的方法,也亏他们想得出!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无耻!仿佛他们在公然的说着,你来呀,这里就是陷阱,就是圈套又怎么着,我就是吃定了你一定会来的!偏偏我们还想不到话来反驳。

  江来突然慢慢的站了起来,对着众人沉声的说道:“大家不要吵了,明天,我亲自去会会这位辰国曾经的‘驸马爷’吧!”

  “江将军不可!”厅内的几个核心成员异口同声的说道。他们都是对辰国忠心耿耿的大将,自然也是知道江来的身份的,对于江来的决定,他们不敢苟同,毕竟,江来的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先不说,江家一脉单传,他至今尚无子嗣继承江家的香火,就光说他江家军领袖的身份,也绝不能够让他去冒险的。

  江来抬起了一只手,止住了大家的劝诫,静静的说道:“此次,虽然危险,却也不得不说是上天给我们辰国的一次大好的机会。”

  众人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一边安静下来思索着,一边示意江来继续说下去。

  “大家都知道,此次落霞谷之会,是一个陷阱,敌军敢这样有恃无恐的叫我过去,就是有了吃定我一定会去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慧阳公主。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身为一个男人,怎能让女人被置于刀俎之下,而独自躲藏起来以图安乐;身为一个臣子,怎能让本国的公主处于危险之中,而不去相救。”

  “我是一个男人,更是我辰国的臣子!我不能眼看着我辰国的公主,身处危难而装作不知!哪怕是明知要死,我也义无反顾!我不能弱了我江家的名头!江家,从来不出懦夫!”

  “大家都知道我江来,对于如今的战局的重要性,那么,敌军就更加的知道了!此次,敌军明显是有备而来,一定会在落霞谷设伏,他们不会轻易的放我逃脱的,一定会倾尽全力留下我,毕竟,这样的机会,他们不多。”

  “到时候,我军兵分两路,一路大军趁他们在落霞谷设伏之际,也就是他们洛城防范最松之时,突袭洛城,打他们守城士兵一个措手不及,将洛城夺回我们的手中。另一路大军跟随我去落霞谷方向,不要隔得太近,驻守在外围,但也不能太远,距离要刚刚好。再挑几十个好手埋伏进落霞谷,这样还是不会被发现的,他们便负责随时观察着我这边敌人的一举一动,一但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便要及时的给外围大军发信号,让大军前来相救。”

  “只要我们坚持到攻城的大军前来支援,那敌人便会腹背受敌,被我们给包了饺子吃掉!敌人一定想不到,我敢将自己置于险境,还会分兵去夺城。他们一定会将全部的精力置于落霞谷,而对洛城放松警惕,这样,无疑是给我军制造了一个天大的契机,一旦我们的计策成功了,敌人便没有了后撤之地,我们便可以给他们狠狠的一击,替我辰国枉死的百姓和牺牲了的将士们报仇雪恨!”

  “当然,这次行动,我们也要防止敌人声东击西的来袭击霖城,所以,霖城由军师坐镇。同时,落霞谷的压力会很大,就由江家军同我前去。至于,攻城和一些其他的事宜,大家先回去好好的想一下,晚上再一起商议吧!”江来说完,便又回到了椅子上,不再出声了。

  众人虽然还是对这件事情的危险性表示担心,可是,也提不出更好的建议出来了。没办法,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思索了。

  平时在军中,我很少主动的提出意见或者反驳谁的意见,只会在有灵感的时候,提出一点别出心裁的建议,不过,这种建议往往有奇效。而今天,待众人走后,我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苏月看见了,也默不作声的退了下去,独留下我和江来两个人在议事厅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