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4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同意。”突然,我轻轻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江来诧异的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我。

  “因为你说的不是实话。”我低垂下眼睑,轻轻的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就这样听出了他话语里,故意隐瞒的事情,如果不是这么些天来,我对战争的熟悉程度与日俱增,我若还是当初那个‘战争小白’,我一定是听不出来的。

  “呵呵。你知道了啊。”江来慢慢的低下头颅,轻轻的说道。

  “这样做的话,你最多只有半成活下来的机会。你刚刚的话语里,故意忽略掉了这个事情。我不信,你是这样一个冲动的人,我们完全可以等待更好的时机。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我无比痛心的说道,这么些日子的相处,我已经将他当成了我的朋友了,这样一个阳光爽朗的男子,不应该如此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倒是真不信,如果他不去的话,柴毅真的敢去撕票!

  江来沉默了一会儿,操着他那刚毅的声音,无比温柔的说道:“你爱过一个人吗?”

  我瞬间被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仿佛有一道亮光,瞬间划过我的脑海,所有的事情,便都得到了解答。这一句话,抵过了所有,堵住了我所有想好了的,要劝阻他的话语。是啊!他爱她!我不是不知道,只是埋藏在我的记忆里太久了,被渐渐的遗忘掉了。一直以为,他只是喜欢,却不曾想到,他竟然爱到了如此的程度,甚至重过了他的生命。那他又怎会,容许有一点点,可能伤害到她的存在呢。

  “爱一个人,便会舍不得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和一丁点儿的委屈。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可能,也会让人心疼到崩溃。既然柴毅,不能够给她幸福,那么,我拼死也会,将她带回。你……会帮我的,对吧?”江来轻轻的开口说道,目带希冀的望着我,露出了一个异常温暖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如此温暖耀眼的笑容,我的心里竟然莫名的发酸,眼眶也变得异常的胀痛,连喉咙都变得艰涩难耐。我怎么也不忍心,去拒绝他的请求。明明,他这是在自寻死路,明明,他这样是不理智的。可是,我就是那样鬼使神差般的,对着他点了点头。

  如果,苏月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估计,我也不会比他理智多少吧!我甚至都不会想到,去找一个像他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众人反对不了吧!这个时候,能够得到一个人真心的支持,心里一定会好受不少吧!

  “谢谢!”江来望着我,灿烂一笑,瞬间晃花了我的眼,让我落荒而逃。

  我真的,再也呆不下去了,因为,我怕,我怕我会忍不住悲伤的哭了出来。那样,他应该也会难受的吧。

  我回到了我的住处,一言不发的就轻轻的抱住了苏月,仿佛,只有她身上的温度,才能够化解我心里的悲伤,温暖我渐渐发冷了的心脏。

  苏月温柔的轻抚着我的脊背,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轻轻的说道:“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一件最重要的东西,甚至重过于自己的生命。我们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我们一直掌握着选择的权利。”

  我惊讶的抬起头望向了苏月,瞬间便也释然了。是啊,苏月如此的聪明,连我都看得出来的事情,她怎会看不出,只是她选择不说而已。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我们可以去选择,正如我开始选择去规劝,后来选择去成全。江来,也应该去庆幸,因为他选择,用生命去拯救自己的爱情。

  后来的商议,其实也并没有改变什么内容,因为大家都没有更好的建议,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丰富了一些细节而已。在我的坚持下,我将跟着几十个江家军里的好手,一起埋伏在落霞谷里,同时,我来自于现代的一些野外隐藏技巧,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苏月坐镇霖城,一个年轻有为的副将,将带领一路人马抢夺洛城。

  本来苏月并不愿意我去落霞谷的,她希望我和她一起坐镇霖城。可是,这次我也学乖了,会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了——我要去救我姐!她便也没说什么了,只是嘱咐我一定要离大军近一点,不要去以身试险,还特意吩咐了几个人贴身保护我。其实我知道,她只是不愿意让我不高兴,哪怕是让自己异常的担心,也都要凡事顺着我而已。我这点儿小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她?

  然而,我并不是特意要让她担心的,我只是不放心,想要亲自去看着江来和我姐。我怕他们头脑发热,或者是随行的人不够细心,错过了让他们逃生的最好的契机,哪怕只有半成的可能,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毕竟,他们都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我不愿意我都没有经过一丁点儿的努力,就这样失去了他们。

  ☆、第112章 赴会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早早的就跟他们一起埋伏在了,落霞谷靠近霖城的方向。在我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要会面的地点的一草一木。我可不敢真的只带着几十个人来送死啊!我们采取了梯等式的埋伏办法,从这附近到我们的大军之间,好歹也埋伏了上千的人啊,这样,我的心里才稍稍有了点底气了。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我居然还发现了小辣椒,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偷偷的混进了我身边的潜伏的队伍里。虽然,这个时候的落霞谷非常安静,可就是因为□□静了,才有问题。为了大局着想,我并没有与她多做纠缠,只是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她,让她不要轻举妄动,拖大家的后腿,便不再理会她,继续屏息潜伏了。

  慢慢的就到了他们约定的时间了,江来和敌方的人,陆续来的到了向阳亭。江来是一个人去的没错,可是敌方,却来了一小队的人。这次,倒也热闹,敌方领头的人除了一个不认识的黑脸大汉之外,韩朔和柴毅都到齐了。

  他俩人的处境,貌似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皮肤粗糙,眼窝深陷,看上去一脸的疲惫,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和那刹那间的风华,两个人的身上,仿佛多了一份隐忍,多了一份阴霾,多了一份卑躬屈膝,事事都以黑脸大汉为先了。

  唉,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然而,在他们两人的脸上,我却看不到半分的悔意,反而被一种变态的疯狂霸了屏。

  开始的时候,敌方的随从,在亭子里的石桌上摆满了瓜果水酒,他们之中的黑脸大汉,很是客气的邀请江来和他们一起坐在亭中,那中气十足的笑声,隔老远都能够听见。然后就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韩朔一脸的高深莫测,而柴毅,则满脸恶毒的瞪着江来,江来却依旧不为所动的端正的坐在那里,未发一言,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接着,黑脸大汉满脸微笑的抬手击了两下掌,韩慧便被他的手下,从不远处的草丛中带了出来。韩慧双手被缚,口不能言的被带到了他们面前,江来“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满脸关切的看向了韩慧,那眼里的心疼,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于是,柴毅的脸色便更加的阴沉了。

  黑脸大汉赶忙起身,笑嘻嘻的说着什么,然后解开了韩慧的束缚,将韩慧推到了江来的身边,按着两人的肩膀,让他们在桌边坐下。

  韩慧一脸复杂的望着江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碍于周围的形势,并没有开口,眼中揉杂着浓烈的警告与担忧,江来却云淡风轻的,回之以异常温暖的笑容,示意她,别担心,仿佛,在他眼里,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除了她。

  柴毅的脸色就别提有多难看了,一双拳头捏的紧紧的,上面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却不得不强忍着,不能发作。韩朔偷偷的在背人处,点了点柴毅的胳膊,算做是提醒。

  江来全程的注意力都在韩慧的身上,丝毫没有去在意周边的事情,仿佛,整个世界,在他的眼里,便只剩下韩慧了,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将他的目光,从韩慧的身上剥离。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有一种感觉,让我莫名的去坚信,江来等这一刻的凝视,等待了太久的时间了,久到仿佛有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不然,他何以这般的眷恋,看着她的每一分,每一秒。

  再然后,就看见黑脸大汉,似乎一个人在愉快的对着江来说着什么,还举杯遥敬了一下,却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江来还是那样痴痴的望着韩慧,未曾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动一分一毫。场面便有一瞬间的冷场,黑脸大汉稍微愣了一下下,就机智的自己把自己的那杯酒给喝了,接着用眼神示意了韩朔和柴毅二人一下。

  柴毅便皮笑肉不笑的,对着江来他们说了些什么,紧接着,韩朔一脸假笑的站起了身,端起了两杯水酒,一杯给自己,一杯递向了韩慧,然后望着江来他们,笑得是那样的不怀好意,并率先喝光了自己的那杯。

  这个时候,江来突然的站起身来,在韩慧诧异的目光中,接过了韩朔手里的,那杯本来是要给韩慧的水酒,一饮而尽了。敌方的那三人,似乎并未感到有多大的意外似的,纷纷望着江来,露出了一脸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和一部分江家军隐藏在附近,虽然能看到前方江来他们的一举一动,可是却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内容,真的是快要把我给急死了呀!却不得不沉下心来,继续潜伏着,生怕因为我的一个坚持不住,漏了马脚,会给江来和韩慧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甚至破坏了这次的行动。

  你说特么的,这个时候要是有个窃听器该多好啊!至少我不用再看这些,无声电影了呀!这猜来猜去的,得死多少脑细胞啊!

  旁边的小辣椒更是急的都上火了,把她手掌下的土地,都给默默的刨出了一个坑。特么的,这是准备要埋她自己呢,还是要埋我?!不过还好,这小霸王还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并不是一个猪一样的队友,即使气成了那样,也并没有冲动的冲上前去,暴露了自己。

  看见江来如此果断的喝了那杯酒,以及那三人如此胸有成竹的表情,我的心里,竟慢慢的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脱了了我们的掌控,向着未知的方向发展了。

  同时,我收到了江来装作不经意间,投来的目光,我知道,一切就要开始了。于是给身边的人,递了一个暗号,便有一人,隐蔽的退了下去,悄悄的召唤大军去了。

  向阳亭里的几人,都各怀心思的在那里相互敷衍着,江来依然一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样子,只关心着韩慧,却也会试着回上黑脸大汉他们个一句半句的了。不过,现场的气氛不同于刚才的是,黑脸大汉不再一脸的殷切了,韩朔越发的高深莫测了,柴毅也不怨恨了,他们都带着一脸的志在必得,仿佛,什么东西都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我心中的不安,便越发的浓烈了。

  过了一会儿,柴毅突然的站了起来,将桌上的杯子,向着地上狠狠的一摔,然后大声的吼道:“姓江的!你别做出这副要死不断气的样子了!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是投还是不投了我们?给句痛快话!我们没时间跟你继续磨蹭了!”

  特么!可算是听见声儿了!我简直激动得是泪流满面啊!不过,却因为这句话的内容,不得不提起了心。你特么不知道等一会儿再发飙啊,没看见我们的大军还没到么!你等一下会死啊!呃,貌似他等一下真的有可能会死饿。

  黑脸大汉和韩朔,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继续喝着酒杯里的酒,不过,显然注意力也都被吸引了过来,毕竟,江来这样油盐不进的模样,确实挺让他们恼火的。

  江来缓缓的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柴毅,微微扯动了一下唇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一字一句,异常有力的回答到:“既然你知道我姓江,又何必多此一问呢!江家,何曾出过投敌之人!我又岂会弱了江家祖宗的名头,行那龌蹉之事!”

  “你耍我?!”

  “你放肆!”

  “你!!!”

  黑脸大汉和韩朔二人,纷纷愤怒的将自己手中的酒杯,砸在了桌子上面,和柴毅一起对着江来,怒目而视,周围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敌方的随从,都已经将手放在了腰间的配刀上面了,就等着黑脸大汉一声令下,便会对江来群起而攻之了。我们不禁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屏息凝神的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就等着江来的一个暗示,便会奋袂而起,给敌人致命的一击,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江来微微倾身,不着痕迹的挡在了韩慧的面前,冷然的看着面前的三人,浑身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以及对面前之人的漠视。他们,还当不起江来的“对手”一词,他一个人的气势,便已经足够压过他们全部的了。他也并没有给我们发起进攻的暗示,估计,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我们还可以拖延一下,等待着大军的来临,为我们创造多一点的生机。

  黑脸大汉突然和缓了一下脸色,对着江来皮笑肉不笑的,朗声说道:“江将军,我敬你是个人才,对你一再以礼相待,你若再不识抬举,可别怪我出手狠辣了啊!”

  “哼,你倒是要怎样个狠辣法儿?”江来眯了一下眼睛,看着黑脸大汉斜嘴一笑,满是嘲弄的说道,身上的那股浑然天成的自信,平白让敌方弱了几分胆气。

  “呵,江来!我知道你厉害,并没有将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不过,你以为,我们想方设法的约你出来,会只带了这么点儿人吗?哼,今天你,就别想走了,不管你是死是活,都得跟我们回去了!哈哈哈!”黑脸大汉一脸疯狂的看着江来说道,明显的是被江来身上的气势给打击到了。然后将桌上的杯子往地上一扔,他们便拔刀指向了江来,后方也如我们意料之中的出现了一列列整齐的军队,纷纷对着江来虎视眈眈的。

  我一看,那得了啊!咱们输人不能输阵啊!虽然我方大军还没有来,但,好歹也得让他们有点儿顾忌,给自己争取一点儿时间,让他们不敢就这样直接把江来和韩慧给包了饺子呀!

  于是,我就从隐藏的地方窜了起来,带着众人来到了江来他们的身边,放声奸笑到:“哇哈哈!你以为就你们有准备啊!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呀!”

  果然,待我们一出现之后,黑脸大汉他们的脸上便多了份忌惮,纷纷面带紧张的向四处张望,生怕哪里再出乎他们意料般的冒出点什么人来。

  天知道,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的小心肝儿跳得有多厉害!“咚咚咚”的声音,简直震得我自己的耳膜生疼,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在那里充场面。哎,说大话果真是有后遗症的呀,以后还是少说点儿为妙啊!

  “哼!你们来呀!一起上啊!不敢来的,那便是孬种!”小辣椒在一边通红着一张脸,扯着脖子在那儿叫嚷着。

  我……我滴个姑奶奶哟!你这样就有些过了呀!你这是硬逼着他们和我们火拼呀!你瞧,他们那一张张小脸儿被你给气得,都红的发紫了呀!要是他们真一起上了,我们还不得被他们三两下的给收拾了呀!真特么想知道,你哪儿来的,这份胆气呀!喂!你特么看我干嘛呀?这一副邀功的小眼神又是几个意思啊!本王简直是天大的冤枉啊,你真的误会我了咧!

  江来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尤其是小辣椒的,身体明显的忽然一顿,但又马上的恢复了镇定,要不是我跟他隔得如此的近,还真发现不了勒。

  不知道是不是傻人有傻福,本来黑脸大汉看清楚了我们这边就这么几个人之后,明显的想要放声大笑,壮壮胆气,可却被小辣椒的话,给生生的憋了回去,现在正用一脸便秘的表情,望着我们恨得牙痒痒的,却也不敢贸然的行动,明显的有所忌惮了。

  在我们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一个讥讽的声音,突兀的在我身边响起:“哟,这不是咱们的‘安乐王爷’,我的‘好三弟’吗?怎么?好好的‘京都一害’不当了,跑到这里来,想要拿个英雄当当了?”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曾经俊雅无双的‘淮南王’,我的‘好二哥’呀!怎么?好好地‘贤王’当腻了,这狗腿子的滋味如何呀?”我看着韩朔邪笑着反唇一击。特么的,哈喽克缇当久了,也是时候露露爪子了!

  “你!呵,我当初倒是小瞧你了呀!不仅将‘京都一害’扮得惟妙惟肖的,就现在这股子牙尖嘴利的劲儿也是很不错啊,这不,连唬人的本事也不小了咧!”韩朔瞬间被气的脸色一红,不过,他这么多年的隐藏本事也不是白练的,瞬间就恢复了成了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也许是因为,我的行为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才会有这片刻的破功吧!

  “呵呵,说到‘扮’,我哪儿比的上二哥你呀!我才真的是小瞧你了咧!看着现在这狗腿子当得顺溜的,我当初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份潜质咧!”一听到韩朔的声音,我就像一个点着了的炮仗,内心燃烧着整个小宇宙,就是不愿意再像以前那样,让他嘴上占了便宜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