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5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开玩笑!如果不是亲近在意的人,我还忍让装傻个毛线啊!你发什么招儿过来,我就是不喘气儿,也得给你依样画葫芦的包回去呀!他奶奶的,我这是在免费给你科普,再萌的猫儿也是有爪子的哩!

  “你!”韩朔这下子也不装了,那副伪善的面具终于一寸寸的龟裂了,他看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不就是因为是嫡出的吗,封地、爵位、圣宠、亲人的关爱,都排在了我的前面!你说,从小到大,你有什么比的上我的!凭什么得到的什么都比我要好!”

  “因为我是亲生的!”我无所谓的掏了掏耳朵,冷不丁的对着韩朔说道。特么的,我才懒得耗损脑细胞的去想理由咧,有现成的不用,就是傻逼!

  “我也是父皇亲生的!”韩朔歇斯底里的吼道。

  “然而,却不是太后亲生的!”我耸耸肩,无语的说道。

  “你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比的上我的!”韩朔被我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疯狂的对着我吼叫着。

  “没有了。”我真的是不想理他啊,说赢了,能上天吗?

  “所以说是上天不公!我便要反了这天,让我成为这天下的主宰!一切都由我说了算。”韩朔彻底的红了眼睛,仿佛入魔了一般。估计现在的而他,已经被连日来的担惊受怕,折磨得神经错乱了,连他边上黑脸大汉明显的脸色不愉,也没有注意到。

  “哦,结果怎么样呢?”我撇撇嘴,就是看不得他那副鬼样子,想要给他泼瓢冷水。

  韩朔瞬间像一只被掐住脖子了的公鸡,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废话!说得这么厉害,最后还不是然并卵了?

  我还嫌对他刺激的不够似的,继续补刀到:“那个,我刚刚想起来了,貌似有一件事情,我比过了你,当然,也许还有一些别的比过了你的事情,我并没有想起来,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无所谓的,也懒得去和你比较,你都这样了,我比赢了又不会多一块肉。”

  “我都怎么样了啊?!呼~好!你说!你倒底是个什么事情比过了我的!”韩朔歇斯底里的冲着我叫嚷着,然后深呼了口气,一字一句的对着我问道,硬是不愿相信,我能有什么事情,比得过他的。连周围的人们,都望着我一脸的好奇,似乎也被这个问题,勾起了兴趣。

  “苏月喜欢的是我,而不是你。”我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漫不经心的说道,但语气里带着的自豪,怎么也掩饰不住。喵了个咪的,是你自己找虐的啊!这可怪不得我,我平时对这件事,一直都是很低调的啊!韩朔啊韩朔,你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气死了可别赖在我的身上啊!

  “你!”韩朔这会儿估计是到了极限了,再也忍耐不住了就要向我扑过来。可是,我身边的江家军可不是站着好玩的,纷纷挡在了我的面前,那一幅幅嗜血的模样,简直看着就令我兴奋异常啊。

  然而,韩朔最后还是没有能够扑过来,因为在他扑过来的过程中,便被柴毅给拦了下来,虽然黑脸大汉他们并没有对我多说什么,但看着他们望着我一脸惊叹的目光,我的虚荣心,硬是得到了充分的膨胀。

  同时,也无形中为我们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我多么想要他们再多来几个人,来跟我们抬杠啊,最好是一直抬到我们的大军赶过来,那我还怕个毛线啊!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的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那个杀千刀的柴毅,不仅阻止了韩朔的自投罗网,而且还覆在黑脸大汉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见黑脸大汉一脸的得意的,对着我们说道:“好了,你们说也说够了!我不管你们还有什么后招,都这么久了也没看见个什么动静,估计多半是唬人的吧!既然这样,那么你也跟我们一起去雪国的军营走走吧!动手!”

  尼玛!原来我们在拖延时间的同时,你们也在观望风向啊!这说打就打,宝宝心里好方啊!咱们能只进行唇枪舌战吗?特么的,当初是听谁说的,坏蛋、糙汉子类型的敌方将领,都是笨的出奇的呀!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只是叫你来收了他,换个笨一点的来呀!

  ☆、第113章 来韩慧

  还好,机智如“汪”的我,刚刚拖延了一点点宝贵的时间。爱玩爱看就来 在他们动手的时候,我们这边上千的江家军兄弟正好已经赶了过来,相信要不了多久,大军就能过来支援了,我的胆气,不禁也足了不少。

  这突然而来的,以一敌十的上千江家军,无疑是对敌方造成了不小的威慑,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到底还有多少像他们一般如修罗一样的狠人,会这样的毫无征兆般的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无情的收割着他们的生命。毕竟,江家军在战场上的威名,可是令敌军闻风丧胆的呀!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战场上也容不得他们有丝毫的退缩,因为,退缩便意味着死亡。他们却也不断的和我们交战着,只是没有哪个人会主动的,悍不畏死的冲在前头,所以,成效也不大。

  黑脸大汉看着他十几万的人马,被我们这上千的人给吓住了,硬是拿我们没辙,不禁在那儿气的跳脚,带着一群人就冲了上来,撩开膀子就自己开打上了。不得不说,这黑脸大汉在武力值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硬是和我们这边的两个江家军,打了个不相上下,要知道,一个江家军便可以抵上十个普通的士兵了呀!黑脸大汉和那两个江家军还在那儿打嗨了,越战越勇了起来。

  其实,也不能怪这些敌军拿我们没办法,毕竟,江家军的实力摆在那里,冲到前头的便跟切菜瓜似的,被江家军给轻易的杀了,只有傻子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个黑脸大汉又喜欢自己出风头,带着一群将官模样的人,和我们胶合着厮杀,弄得他们连箭都不敢放。怕一个不好,便把自己这边的什么重要人物给杀了,那就还不如自己去自杀哩!

  所以,现场的局面便变成了十几万人将我们包围成了一个小圈儿,前方的士兵不停地在跟我们进行着车轮战,想要就那样耗死我们,后方的士兵就只能在那儿干着急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我才相信了那谁说过的,长他这样子的敌方将领都是蠢的了,心里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韩朔和柴毅在这里面倒像个明白人,看着黑脸大汉一脸的欲言又止,却又不得不在随从的保护下,站在周围看着我们厮杀。估计他俩没少吃过这黑脸大汉的亏,也难怪我们能这么快收复两个城池的失地了。果然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很荣幸,我是对手而不是队友。

  特么的,这么稳定的局面,却因为黑脸大汉的一声吼叫而破裂了。只见他挡住了一个江家军奋力的一击,向着地上吐了口唾沫,大声的吼道:“将士们!给本帅留下他们,生死不论!捉到活的江来、韩青,赏黄金万两,封平南将军;捉到死的,赏黄金千两,封平南先锋!杀死一个江家军,赏白银百两!”

  尼玛!不带你这样玩的啊!你不是喜欢单挑的吗?我多找几个人跟你玩呀,别群殴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果然是一句至理名言,只见刚刚还一副被动的跟我们交战着的敌方将士,瞬间被这句话给刺激到了,仿佛战斗力都被加了成,看着我们双眼赤红的,简直比看到情人还激动。乖乖!这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们的形势急转直下,压力骤然开始成倍的增加,已经渐渐的开始有江家军兄弟负伤了。江来淡定的在那里与敌军厮杀着,给人一种“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的感觉,亦或是一种“他强任他强,轻风拂山岗,任他地动山摇,我自巍然不动”的境界,这个过程中,他始终不离韩慧左右,将她小心的护在了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哪怕他那里的压力再大,也不让她受到分毫的伤害,甚至连血,都未曾让她的身上被溅到半滴。

  渐渐的,我们周围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所染红,江家军里面也开始有人员牺牲了,可是我们并没有放弃,因为我们怀揣着希望,我们的援兵,已经在路上了!情况已经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的太多太多了。虽然被保护着,但是我和小辣椒还是奋勇的挥舞着手中的宝剑,为我们的坚守,出一份力。这一次,我不要再退缩,不要再软弱,我也要为我的生命,我的战友,出上一份微薄的力量,至少,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与他们同在。

  就在我们苦苦支撑的时候,靠近霖城的这边,突然满山遍野的传来了冲锋的声音。特么的!你们总算是来了!不然我们可就得交代在这儿了呀!

  面对又一次出现的援兵,敌方是彻底的没脾气了,纷纷惊疑不定的冲上前去,与新加入的士兵们开始混战了。只见那黑脸大汉猛然的向前挥出了一刀,砍伤了一个江家军兄弟,然后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恨恨的说道:“你们特么的还有问没完啊?有多少援兵便一起上了吧!别这个要死不断气的,一下下的来!”

  “我……”尼玛!你以为我们喜欢这样弄啊!还不是供应不上么!真特么的怀疑,你这大帅是怎么当上去的,难道是裙带关系?不然怎么怎么白痴啊!不过,我喜欢,敌方派来的人,特么的越白痴越好!

  由于我方大军的到来,我们这个小圈圈里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可是,只有我们自己心里知道,这些前来救援的大军,只有八万人而已,与敌方倾巢而出的十几万人马相比,简直是不够看的,我们必须要尽快的脱离他们的包围,才有可能有一线生机。

  我们利用的就是出其不意和虚张声势,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迅速的突围与大军会合,等待从洛城完成战斗了的十万人马,一起对敌军进行夹击,我们的任务才算完成了,我们的生命才算是自己的了。这是一场豪赌,赌赢了,便皆大欢喜,赌输了,就英勇就义,没有丝毫的余地。这些步骤看似简单,却每一步都是拿人的生命在进行,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

  我们身边的江家军也知道时间的紧迫,开始放弃防守的姿态了,玩命似的向外突击,用生命和一腔热血,为我们开启一条逃生之路。

  就在我们离第一步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的时候,甚至都能看到只相隔几人了的我方援兵,斜刺里突然飞来两支袖箭,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分别向着江来和韩慧射了过去。因为对方将这个时机把握的非常的好,希望就在眼前,我们难得的放松了一点儿警惕,他就趁着这个空档儿,发动了偷袭,简直阴险到了极点。

  这两支袖箭,一看就是连发,速度和时间相差的简直可以忽略。如果江来躲掉了射向自己的那支,韩慧便会中箭,如果打掉射向韩慧的那支,自己便会躲闪不及,偏偏这两支袖箭又都是向着二人的厉害部位而去的,隔韩慧最近的,反应过来的能救她的,又只有江来一个人而已。

  可以说,如果江来不救韩慧,那她就必死无疑了,可是,如果去救韩慧,又意味着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还是九死一生。尼玛,这谁啊这是!这选择题出得真特么的绝了呀,这次不是江来死,就是韩慧亡了呀。

  江来毫不犹豫的选择忽视了射向他的那支箭,快速的提刀打开了射向韩慧的那支,然后紧跟着就是“噗”的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江来毫不意外的被射中了胸前。

  “哈哈哈!你们别想逃走去逍遥快活!我要你们死!死!死!”柴毅满脸狰狞的看着江来和韩慧,状若疯狂的喊叫着,同时手臂上的袖箭作势又要发射了。

  江来哪能给他机会,再次去伤害韩慧,在他中箭的同时,便向着袖箭发射的方向飞身一刀,可是令众人不解的是,当江来的刀刃快要接触到柴毅的脖子,结束了他的生命了的时候,江来看清了射箭之人是柴毅之后,竟然生生的调转了刀刃,改为用刀背砍晕了柴毅,并没有下死手。当他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面带着微笑,整个人终于如脱力了一般的倒在了血泊里。

  “江来!”

  “哥哥!”

  “江将军!”

  我、小辣椒、韩慧和刚刚赶过来的援军,纷纷向着江来冲了过去,将江来护卫在了人群里,有一个愤怒的江家军,满眼通红了提起了昏迷中的柴毅,想要就这么一刀结果了他,却又想到了江来刚刚的举动,终是叹了口气,将他双手缚上了,扔在了我们的旁边。

  韩慧满脸泪痕的抱起了江来,嘴里喃喃的说道:“你怎么那么傻啊!干嘛不躲开那支袖箭啊!呜呜~”

  “因为那样,我就来不及救你啊!”江来一只手捂着胸口的袖箭,一只手艰难的抬了起来,轻轻的擦拭着韩慧脸上的泪痕,望着她,满脸温柔的说道。这个时候,我们才看到,原来江来是伤到了心脏,那胸口的血液,正不要钱似的往外流。

  “哥,你快别说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小辣椒在一旁吓得手足无措的,望着江来泪眼朦胧的说道。

  “璃儿乖,哥哥的伤自己知道的,哥哥,现在就只想要,跟你慧儿姐姐好好的说说话。你不用担心的。”江来对着小辣椒轻轻的说道,说完便又望向了韩慧。

  江璃还想要说什么,我赶紧的制止了她的行为,将她拉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江来,最后再给他一份自己想要的自由吧。唉,看这情形,江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呀,便不要再给他留下什么遗憾了吧,毕竟,有些事情,有些心意,还是说清楚得好啊!

  “你干嘛要救我啊!我的生命哪有你的重要啊!你是辰国的支柱,是江家军的希望,是百姓的英雄,你怎么能为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枉送了性命呀!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呜呜~”韩慧一边用手里的帕子,替江来阻止着伤口血液的迅速流失,一边无比悲伤的望着江来说道,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所包含的东西,比天还要高,比海还要深。

  “值得……”江来满脸疼惜的望着韩慧,轻轻的说道。

  “什么?”韩慧似是没有听清,哽咽的问道。

  “世间再没有人比你,对于我来说更重要了,你的生命,你的幸福,重于我的一切。你值得我为你做任何的事情。”江来望着韩慧,笑得一脸的温柔,仿佛要将一直以来,压抑在内心的那份宠溺,拿出来融化掉韩慧这块坚冰。

  “你……”韩慧望着江来一脸的震惊。

  “你是不是想问我,当初为何不说?呵呵……咳咳……众人都说我是个英雄,可是,其实我是个懦夫。当初面对我们的这份感情,我便退缩了,我屈服于了所谓的祖训,害怕了转入皇室将来的纷争,只想着简简单单的去做一个将军,上阵杀敌,守护江家的荣耀。”江来嘲讽了自己一下,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里。

  “可是,没有人知道,当初放弃了你之后,我是多么的后悔,简直后悔到要疯掉。我每天睡不着觉,哪怕是不给自己丝毫喘息的机会的去练武,也抹灭不了你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记。我只要一闭上眼睛,便满脑子的都是你。”

  “当我知道你嫁给了柴毅之后,我的心,是多么的痛啊!简直比现在这样,利剑穿心还要痛哩!仿佛我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前路将不再光明。我又是希望你从此过得幸福,又是希望你如果过得不幸福了之后,能够想到我,回到我的身边。呵呵,我真是一个矛盾着的人啊!我是不是很坏啊!连我自己都痛恨起了当时的自己了咧!”江来不禁开始摇头苦笑,那一脸的酸涩,可以看出,他当时,是多么的难过。

  “呵呵,你一定不知道到吧?你成亲的那天,其实我是去了的,我躲在角落里,看着你们拜堂,看着你们行礼,看着他当着众人的面,掀起你的盖头……穿着凤冠霞帔的你,是如此的美丽,仿佛误入凡尘的仙子,是那么的令我心动着迷。一如当初我们在落枫山上的初遇一般,令我不能自已。我差一点儿就忍不住了,要出手劫了你!呵呵,我活该吧!谁叫我自己不珍惜呢。曾经如此美好的你,就那样的摆在我的面前,我却将你推了出去。呵呵,真傻啊!”韩慧温柔的望着江来,静静的流着泪,听着他的话语,一起沉浸在了回忆里,间或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又或者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一直镇守在南边,而你偏偏跟着柴毅跑去了北方赴任,是你主动去求的你母后吧,这是要离我有多远就隔多远啊!你,一定是还在怪着我的吧?这些年,我一直想要知道你到底过得好不好,可是你总是有办法捂得严严实实的,让我得不到一点儿音讯,你是故意的吧?呵呵,我便如一个蜗牛一般,躲在自己的壳子里,又怕你不幸福,又怕你太幸福,便索性什么也不管了,安心的练兵了。其实,哪怕是我听了难受,也还是希望你幸福着的吧。看,我又开始跟自己闹别扭了哩。”江来轻轻的弯起了唇角,又开始了偶尔自嘲一下。

  “本以为,经过这么些年的沉淀,我至少能够看得开一点了呀,可是,当从韩青口里听到了你幸福的模样,我的心里还是很怪呀,又是替你高兴,又是莫名的酸酸的。我当天又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跑军营去劈了上百担的柴,直把自己给累趴下了,才回来睡觉哩。呵呵,因为这事儿,军营的伙头军感谢了我一个多月咧,说我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呃……这个我真不是故意了!看着江来和韩慧微微弯起的唇角,貌似,这事儿,也没干得太坏吧!

  “这次,我知道了柴毅竟然那样的对你,便再也忍不住的来找你了,我要将你救出来,放你自由,让你自己去选择自己的幸福。本来想好了的,我的这些话就不说了的,可是,我还是不够成熟啊,硬是没有忍住,给你添麻烦了吧。没关系的,我就只是将我这些年来的牢骚发一发而已,你就当听一个故事吧!呵呵!”江来垂下了眼睑,轻轻的说道。

  “你看,柴毅我都没有杀哩,如果你还爱着他,那便带回去养着,当一个面首吧!呵呵!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真的英雄,来爱你的,我可能……可能就看不到了啊!真的有点不甘心啊,要是能看到你最终的归宿,那该多好啊!我还可以替你考校考校他哩!呵呵,我是不是很别扭啊!看,我这次又当了一个逃兵,在你的生命里。呵呵!你这次,一定要原谅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