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6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如果我还有时间,那我怎么也不会放手的呀!哪怕你会嫌我烦,我也要争取一次啊!说了这么多,这句才是我的真心话啊!”江来满是苦涩的扯了扯嘴角,语带哽咽的说道。

  “呜呜~傻瓜!你真的是个大傻瓜啊!为什么有的时候那么聪明,有的时候又那么傻啊!你的这些话,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啊!我一直……一直爱着的都是你啊!我和柴毅只是假夫妻啊!我嫁给他只是为了跟你赌气啊!我从来没有爱过他呀!你要是肯早一点对我这么说,我们便不用错过了这么些年了啊!”韩慧扑在了江来的怀中,开始放声的大哭了起来。

  “真的是这样吗?呵呵,我果真是个傻瓜啊!”江来先是满脸的惊喜,看着韩慧的目光,都变得灿若星辰了,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苦恼的事情,刚毅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轻轻的说道:“可是,这样的话,我走了以后,你岂不是会很难过?”

  “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你的身体经过常年锻炼,是那样的好,这点儿伤,一定不会有事的!对我们可以去找姜神医,上次青弟都是他治好的,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韩慧激动的说道,简直悲伤的不能自已了,还在给自己寻找着可以支撑的信念。

  江来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刚想要说什么,结果却被旁边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哈哈哈!你们这对煎夫银妇!哈哈!你们别想甩开我,去过你们的好日子!韩慧,我告诉你,一切都晚了,江来他早就喝了毒酒了,这个毒是雪国皇室秘传的,别人是没有解药的,现在他受了伤,流血过多,身体虚弱,便会加快毒发!他没救了!哈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醒来的柴毅,满脸疯狂的对着我们狂笑着。

  一个江家军实在受不了了,上去就“啪”的一巴掌把柴毅给打蒙了,连带着还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江璃一个起身,就提剑向着柴毅走了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柴毅满脸惊恐的向后挪动着。

  “哼,我要干什么?你没听见慧儿姐姐说,没爱过你吗?既然这样,那你的小命便可以不用留着了啊!我要替我哥哥报仇!”江璃满脸煞气的望着柴毅说道,说完,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便滚落到了地上,甚至连那惊恐的表情都来不及收回。

  “毒酒,什么毒酒?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韩慧一脸茫然的望着江来问道,可是江来并没有回答。

  “难道是?难道是刚刚韩朔敬我的那杯?”韩慧不停的回忆着,越是回以便越是肯定:“你知道那就有毒?那你还喝?!”

  “咳咳,我若不喝,我们便没有机会走了。”江来轻轻的叹了口气,无比落寞的说道,因为牵动了伤口,突然的咳嗽了起来。慢慢的,他浑身开始不对劲了起来,不停的在抽搐,难道真的是那种莫名其妙的毒发作了?

  “江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韩慧抱着江来,慌乱不已。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啊!”江璃也慢慢的开始失控了。

  “江将军!你要撑住啊!”周围的江家军急切的说道。

  “答应我,我死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答应我!”突然,江来瞪大了双眼,憋着一口气,紧紧地盯着韩慧,无比认真的说道。

  “呜呜~你不会有事的!:韩慧兀自在那儿悲伤的不能自已。

  “答应我!”江来依旧坚持。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的活着,你也不要有事啊!”韩慧已经哭到了崩溃。

  江来终于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微笑着,轻轻松开了手,同时,也停止了抽搐,满意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

  “哥!”

  “江将军!”

  大家都无比哀伤的冲着江来喊道,可是,这世间再也没有了回应这些话的人了,万幸的是,他是带着微笑离开的。

  韩慧抱着江来哭了很久,然后轻轻的哼起了一首好听的曲子,配合着这外围战场的厮杀,竟别有一份凄美的味道。

  待韩慧一首曲子哼完,便开始温柔的替江来整理着衣襟,那份仔细的模样,仿佛是一个妻子,正在为丈夫打理着仪表似的。

  韩慧整理完了之后,一脸微笑的含着泪花,轻轻的附在了江来的耳边,柔柔的说道:“对不起,我又骗了你,正如当初骗你,我不再爱你了一样。你若走了,我岂能独活,这样,你一个人上路,该有多寂寞啊!我真的没有勇气,在这没有了你的世间,一个人孤单的活下去啊!”

  “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了,这次,就不要再错过了吧,我们一起去投胎吧,投个普通的人家,最好是指腹为婚的那种,平平淡淡的去过一生吧。不再有家国的责任,不再有皇权的瓜葛,不再有祖辈的阻挡,我们就那样简简单单的在一起吧!你耕田来我织布,这样的生活,一定很好吧。”

  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了心头,在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韩慧便拿起了江来的佩刀,趁着众人不注意,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姐姐!”我呲牙欲裂的对着韩慧喊道,迅速的向着她的方向扑了过去。

  她怎么那么的傻啊!他不是已经答应了江来要好好的活着吗?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啊!这要我如何向母后交代,如何向九泉之下的江来交代啊。

  韩慧一脸幸福的望着江来的笑着,十指紧扣着江来的十指,静静的躺在了他的身边,轻轻的对着江来说道:“这样,我们终于就可以在一起了啊!”

  身边的众人都忍不住的哭了出来,感动于这份真情。

  韩慧慢慢的转头看向了我,一边抑制不住的嘴里开始留着鲜血,一边执着的对我说道:“青弟,以后,母后就……就拜托给你了啊!还有,姐姐我……还要求你一件事情呢!”

  “呜呜~你说。”我泪流满面的望着她说道。

  “请你……请你将我和江来……合葬在落枫山,墓碑上面就只写我们俩的……名字,什么称呼职位都……都不要加,可以吗?”韩慧满脸哀求的看着我。

  “我答应你!”我不停的点着头,不想要她带着遗憾走,毕竟,我能做的变装还有这些了。

  “谢谢。”韩慧露出了一个灿如桃花的笑容,便靠在江来的身边,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他们两个人,一个面若桃花,一个俊若星辰,就这样安静的、满足的,微笑着离开了世间,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让人不愿去吵醒。连风儿也开始哀鸣,似是为这对人儿的感情感到惋惜,天空也不禁开始下起了白雪,似要用最圣洁的怀抱,将他们带走。

  ☆、第114章 家无人?

  四周突然陷入了一瞬间的寂静,大家都被笼罩在了一片悲伤沉重的氛围里。就连在外围厮杀的江家军成员,也都似有所觉般的放慢了攻势,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逐渐的消失,一步步的离他们而远去。是啊!他们的领袖不在了,信仰就不在了,军魂也不在了,这些东西,如何不重要呢?

  我方的锐气有所减弱,而敌方的军队,已经从惶恐不安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开始适应了战场的节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战斗里。于是,我方的优势,便已消失殆尽。人数的差别,令我们的抵抗,倍感吃力,哪怕是有如此勇猛的江家军在,我们也不能够完全的应对他们越来越猛烈的攻击了,更何况,没有了江来的统领,已经有不少的江家军不在状态里了。

  突然,一个异常粗狂浑厚的大笑声,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

  “哈哈哈哈!江来已死!哈哈哈哈!江来已死!没有了军魂,我看你们江家军还有多厉害!哈哈哈哈,江家没人了,哈哈哈哈,江家终于要倒了!江家军已经不足为惧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只见不远处,韩朔覆在早已结束了厮杀的黑脸大汉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黑脸大汉便不可抑止的望着我们这边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无比得意的笑容,让人听着是那样的恶心。

  黑脸大汉的这番话,不可避免的动摇了我方的军心,那些刚刚被莫名其妙的带入到了,悲伤氛围里的在外围厮杀着的江家军们,这才意识到,刚刚为什么会有那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原来,是领袖不在了啊,是军魂在一步步离他们而远去啊!大家都不可避免的沮丧了起来,手上的攻势,便也不由自主的缓慢了下来。

  在战场上面,气势从来都是此消彼长的,一方的气势弱了下来,另一方的气势便会疯狂的滋长。敌方士兵如同被打了鸡血般的,猛烈的攻击了起来,简直将我们当成了一箱箱会移动的银箱了。而江家军们,都还沉浸在了信仰已不在的这份深重的打击里,无法自拔。

  形势开始对我们非常的不利了,牺牲的江家军人数,正在直线的攀升,大家都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将必败无疑,可是谁也想不到办法,去阻止这份消极情绪的扩散。毕竟,他说的也都是真的,我们没有话语去反驳,江家可以算是真的没人了呀,这么多年传承下来的信仰,突然一下子就这么没了,真的是令人很难缓过神来的啊。

  “谁说江家没人了!”突然一个铿锵的声音,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我们的耳朵里,也拉回了江家军众人迷茫着的心。

  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是敌军还是我军,都纷纷或诧异、或怀疑、或惊喜、或希冀的望向了声音的发源地——

  只见小辣椒抬手擦干了脸上的泪滴,缓缓的从江来的身边站了起来,一脸坚毅的望着江家军众人,倔强的说道:“江家军何在?!”

  “在!”江家军众人条件反射般的,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我江家军的军魂是什么?”小辣椒一字一句,充满崇敬的问道。

  “唯江家人之命是从,以我血肉之躯,卫我辰国免遭欺凌!驱除强敌,护我河山,还百姓一片朗朗乾坤!”江家军众人大声的念着他们心中那份最崇高的信仰,越念,眼睛里的光芒就越甚,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慢慢的回归他们的身躯,众人不自觉的告别了刚刚的那份茫然。

  “我江家军的血能否白流?”小辣椒轻轻的躬身,将江来的佩刀,从韩慧的身体里,异常小心的取了出来,然后一挥手中的佩刀,望着敌军满脸煞气的问道。

  “不能!”江家军众人齐声的回答道,同时慢慢的站直了身体,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满眼仇恨的望向了敌军。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要从他们体内喷薄而出,以势不可挡之势,吞没周围的一切。

  “那么,我江璃,便以江家之女的身份号令大家,随我一同前去杀敌,将雪国人赶出我们的土地,让雪国人血债血偿!”小辣椒挥刀向天,毅然而决然的大声说道,那双眼里冒出的熊熊火光,再也抑制不住的燃烧起了她的整个灵魂,让她看上去,仿佛一个来自地狱的罗刹,一切只为收割仇人的生命。

  “遵命!”

  “将雪国人赶出我们的土地!”

  “让雪国人血债血偿!”

  江家军众人如同疯魔了一般大声的喊道,那吼声瞬间传遍了整个战场,他们眼里那仇恨的目光,简直看得人的灵魂都在颤抖,那一个个面上挂着邪邪笑容的浴血的身躯,仿佛浑身都燃烧着罪恶的业火,要将这世间的一切都给吞没。

  这,才是一个拥有军魂的江家军呀!也才是一个真正的江家军啊!以菩提之心,行杀伐果断之事,以杀止杀,不惧地狱!

  那瞬间爆发起的冲天气势,令敌军闻风丧胆,纷纷开始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不管黑脸大汉如何的吼叫、命令、制止,都无法重拾他们之前的那份锐气了。他们,惧了!

  小辣椒无比温柔的凝视了一眼含笑而去的江来,然后轻轻的解下了江来的披风,无比珍惜的抚摸了一下,就系在了自己的身上。接着望向了我,凄美一笑,柔声的说道:“韩青,我哥哥和慧儿姐姐就拜托给你了呀,记住,一定要完成慧儿姐姐的遗愿,将他们葬在落枫山最美的地方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