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7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就带着大部分的江家军,向着前方走去。小辣椒何曾这样温柔过,她哪一次不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呀!看着她露出这样凄美绝伦的笑容,我心中的不安,便越发的强烈了,我抑制不住的心里开始害怕,我怕他们都这样一个个的离我而去了,我终将是孤独的一个人。

  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拉住了她的衣摆,不经过大脑的,就将心里的话说出了口:“不要去!”

  小辣椒回过头来,微笑着轻轻的拿开了我的手,无比坚定的说道:“这是我身为江家人的责任,我必须要去!江家的荣耀,不允许任何人来亵渎,江家的信仰,值得我们用生命来维护!谢谢你,韩青!”

  说完,便毅然而决然的带着这支“来自地狱”的勇士,插入了敌军的队伍,尽情投入到了杀戮的狂欢里。他们像一把插入敌人心脏的利刃,无情的收割着战场上的一个个生命,悍不畏死的与敌军以命焕命,硬是以这几万人的军队,硬扛下了十几万敌人的攻击,甚至追着敌人们穷追猛打。

  慢慢的,战场的情况开始变得越发的复杂了,大家都杀红了眼,敌军慢慢的也抛弃了惧怕,反正怕也是死,不怕也是杀,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杀一场呢。双方开始玩命似的的厮杀,你随处可以看见,这里一个江家军手起刀落的干掉了一两个敌军了,然后两三个敌军又从后方,将剑刺入了那个江家军的身体,接着那个江家军又回身干掉了偷袭的敌军,与他们一起倒在了血泊里,战况不可谓不惨烈。

  渐渐的,小辣椒便带着众人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无法得知她的情况了。我想,江家人一定会为她自豪的吧!她并没有令江家人失望!

  我小心翼翼的背起了韩慧的尸体,和旁边一个背着江来尸体的江家军,在一部分江家军的掩护下,慢慢的向着外围撤离,江来和韩慧,他们再也不能有什么闪失了,我不能够让他们死后,还走的不安心。我必须要给他们的身体,找一个安身之处,不能够让他们的身体,在死后还要被敌人亵渎。

  敌人知道了我是这边的一个重要人物,便没命似的向我们这边攻击,不说那平南将军、平南先锋的职位,光说说那千两万两的黄金,就值得人舍生忘死了,万一成功了咧?

  我们这边的压力在不断的增加,不管我们向着哪里撤离,那些敌军都能像闻到腥味儿的猫一样,向着我们这边靠近。

  洛城那边的战事还没有结束,援兵也还没有过来,不管有多艰难,我们都必须咬牙独自面对这密密麻麻的敌人,如果能够计划成功,那便是万幸,是皆大欢喜,如果不能成功,我们也算是为辰国创造了一个契机,未曾辜负我们的百姓了。

  就在我这边快要支持不住了的时候,一席红绸,仿佛自天边而来,击退了我身旁的敌军,裹着我和背上的韩慧,以及江来和那个背着江来的江家军,在众人无比惊异的目光中,凌空而起,向着战场的外围飞去。红绸的另一头,是一个我异常熟悉的身影,她乘风而来,恍若一个时常救我于危难之中的仙子。

  当我们达到一处没有军队的山头之后,前方的人儿才停止了凌空前行,将我们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并将我们身上的红绸给收了回去。

  看着面前的这个,背对着我们立着的,绝代风华的妩媚身影,我的心情真是无比的复杂。唉,看来,这辈子欠她的,算是怎么也还不清了啊。我轻轻的开口说道:“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前面的身影并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我的话语,只是那样静静的立在那里,似乎在看着山下战场上,小如黄豆般的军队的厮杀。

  “请你帮我照看一下江来和我姐姐的身体,行吗?我……我要回去了。”我小心的将背上的韩慧慢慢的放了下来,让她躺在了地上,对着前方的人影,语带恳求的说道。

  “回去送死吗?”前方的人影突然转过了身,望着我冷冷的说道。

  “楼儿!我……我必须回去,那是我的责任。”我望着黛楼儿,无比恳切的说着,当说到“责任这个词语的时候,那语气里的哀伤,连我自己也没有发觉。

  “我不会让你回去的!我可不想,我刚刚救你是白费力气。”黛楼儿望着我满眼的复杂,接着又转过了身去,淡淡的说道。

  “楼儿!你!”我急切的想要去说服她,不然,有她在,我真的就别想要回去了。我估计,她至少有一万种方法,让我闭嘴听话。

  “请王爷听从这位姑娘的话,不要在这个时候回去了,您的生命,对于我军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现在江将军已经牺牲了,要是您再有个什么危险,那我军就算是取得了这场胜利,意义也不大了!请王爷保重身体,为我军的将来考虑,不要再去涉险了!”还不等我继续说什么,旁边的这个跟我一起被救出来的江家军,便跪在了地上,冲我言辞恳切的说道。

  “我……唉!好吧,我不去了总行了吧!”我真想反驳他的话,可他说的也是真的啊,我要是去了,也真的是帮不到什么忙,反而还有可能拖了他们的后腿,只是他没有说出来而已。唉,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这等结果吧!

  “谢王爷以大局为重!”那个江家军冲行了我一礼,恭敬的说道。

  “唉,我,我不去下面了,那个……楼儿,我可不可以再麻烦你一件事情,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我踌躇着对着黛楼儿说道,其实,我真的不好意思再开口了,只是,有些事情,我要是不去努力一下,真的是不安心啊。

  “你说。”黛楼儿慢慢的转身,定定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可不可以麻烦你,再去下面看着一下江璃,江家,就剩她一个血脉了,我真的不想她再出个什么事情,那样,我们辰国,我们韩家,就太对不起江家了。”我低着头,略带歉意的说道。

  黛楼儿眼神复杂的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清清淡淡的说道:“好。”接着就“唰”的一下,向着山下飘然而去了。

  唉,还是有武功傍身的好啊!看看人家黛楼儿,这简直就是可以视千军万马于无物,悠然从中自由来去的传说中人物啊!不知道她离那种,于千军万马之中,轻易取敌将首级的大神,会有多大的差距咧?小辣椒呀,小辣椒,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第115章 “啪”“啪”“啪1”

  这场战争,异常的惨烈,等到洛城方向的援兵赶来的时候,我方将士的伤亡已经接近了半数,不过,敌军也并不好过,他们的伤亡至少两倍于我们。

  我们如计划中的那般,将雪国这十几万的大军给包了饺子,一个不剩的将他们,血祭了我方牺牲了的将士们的英灵,其中也包括了他们的主帅——耶律齐。不过,却离奇的弄丢了韩朔的身影,我也只能无比的惋惜了,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啊!

  当天的落霞谷,真的像是被一片霞光所笼罩了一般,火红火红的,只不过这片红色,并没有给人多美的幻想,那是因为它们是由十几万人的鲜血所染成的。

  那些鲜血,汇聚成了一条条小溪,流淌在了落霞谷的山谷里,浸入了到了那些泥土中。从此以后,落霞谷便不再是那个绚丽多彩的美丽的山谷了,里面的植被,全部都只呈现出了一种颜色——耀眼的鲜红,经久不衰,仿佛有一种魔力,蛊惑着路过的人的心。食肉的秃鹰,常年盘旋在这个山谷里,寻找着这次战争留下的,那些雪国士兵的尸体。多年以后,随着各种诡异的事情流传到大家的耳朵里,落霞谷,便渐渐的被另一个名字所取代,人们唤它——亡魂之地。

  当黛楼儿嘴角挂着鲜血的抱着小辣椒,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除了震惊,还不可抑制的陷入了浓浓的恐慌里。

  “你怎么……她……”我望着黛楼儿和小辣椒一脸担忧的问道,就怕听到我最不想要听到的那个消息。

  “我没事,只是,当我赶到的时候,江璃已经脱力陷入昏迷了,还好在江家军众人的保护下,并没有伤到性命。不过,她好像自己不愿意醒来,陷入了深度的昏迷里。要想治好她,主要要看她自己的意识,这里是没有办法医治的了,过段时间,我将她带回琉璃宫再看看吧。”黛楼儿满脸惋惜的叹了口气,看着我轻轻的说道,同时眼里还有一种我看不懂的东西,在散发着温暖的气息,看着让人安心。

  “黛楼儿,谢谢你!”我真的无法向她表达我内心浓浓的谢意,只能用这单薄的两个字聊表万一。

  “不必。”黛楼儿淡淡的回道。

  当我带着黛楼儿、小辣椒他们,在洛城,与随后而来的苏月汇合了的时候,苏月眼里的担心,才稍稍减轻了一些。苏月知道了小辣椒、江来、韩慧他们的事情之后,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然后紧紧的拉住了我的手,像是怕,只要一松开,我便会不见了似的。

  我们商量了一下,命亲信带着江来和韩慧的遗体,按照他们的遗愿,运回京都的落枫山去安葬了,如果要等到我去,我怕赶不及,毕竟,这里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他们的遗体,存放的时间有限,我不想让他们,死了都还要去等待。

  至于江璃,目前只能寄希望于黛楼儿身上了,黛楼儿并不欠我们什么,反而我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她现在没有要回去的意思,我自然也不会去催,一切,她随性就好,江璃这里我们不急,不过,就算急也没办法。

  黛楼儿在和我们告辞下去休息的时候,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清清淡淡的说道:“对了,我救江璃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像是要逃离,就顺道将他给抓来了,交给了你的士兵,我想,也许你会想要见到他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纳尼?有这回事?会是什么人呢?该不会是……我滴个神啊!黛楼儿你简直棒棒哒啊!要真是他,我一定要给你点一万个赞啊!

  待我火急火燎的询问了一下士兵,总算是找到了,黛楼儿逮着的人了,他现在正被士兵们捆绑了起来,丢在了柴房里,并没有谁有空去搭理他。当他被带到我的面前的时候,特么的!真的是韩朔啊!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韩朔的时候,想到他以前总是顶着的,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我的心里原来牟足了劲儿要爆发的小宇宙,居然没处发力了,貌似欺负这个如此落魄的韩朔,并不能给我带来什么报复的快感呀!我的心好累,就在今天,江来、韩慧就那样突然的不在了,小辣椒也昏迷不醒了,我突然很厌倦了这些事情,甚至连多看一眼现在的韩朔,都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

  我想要逃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我只想要守着苏月,找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过着简简单单、与世无争的日子,不要阴谋诡计,不要杀戮血腥,不要家国天下,不要荣辱责任,只要一个苏月就够了。可是,现在还不可以啊!

  我抬起手,刚想要下人把韩朔带下去,我现在真的对他没有兴趣了,也懒得理他。谁知道,这货看见了我抬手的动作,突然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想要干什么?你……你……你不能够杀我,我……我是你二哥!我……我还不想死呢!”

  我止住了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慢慢的站起身来,面色深沉的向着韩朔走去,一直到了他的面前,才停下脚步。我目光幽深的看着韩朔,缓缓的说道:“你是我二哥?”

  “对!我是你二哥!”韩朔扑在我的脚下,跪着撑直了上半身,望着我一脸希冀的说道。

  “你当初对着我,一口一个‘京都一害’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我二哥?你派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取我性命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我二哥?你起兵叛乱、通敌卖国,设计陷害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我二哥?你觊觎我妻子苏月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我二哥?”我望着韩朔,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我……三弟,我错了!你原谅二哥成吗?二哥真的不想死啊!”韩朔闻言脊背沮丧的弯曲了下来,却犹不死心,看着我一脸的乞求的说道。

  “你不想死?呵呵,那你可曾问过那些南下护卫我的随从,那些琉璃宫的弟子,那些战场上的士兵,他们想不想死?在你想方设法的要致我于死地时候,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死?呵呵,既然没有,你凭什么要求我?你不知道有句古话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我越说心里便越愤怒,我不是一个嗜血成性的人,也不愿意让我的双手沾满鲜血,可是,如果忍耐到了极限,我不介意尝尝鲜。

  韩朔闻言垂下了头颅,彻底的瘫软在了地上,不到一会儿,他突然疯魔了一般的抬头冲着我吼道:“他们都该死!就是这些贱民阻拦了我杀你,不然今天我也不会落到你的手上!苏月,苏月也早就该是我的了!她明明是喜欢我的,就是因为你!因为你横刀夺爱!她才好负了我的!你该死!你该死!”

  韩朔说完,疯了一般的向我冲了过来,还好有绳索的束缚,不然我还得多费一番功夫,我厌恶的抬脚将韩朔给踹在了地上,门口的两个士兵,自觉的上前将他强横的按着跪在了地上,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法撼动他们分毫。

  我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韩朔,那一声声的脚步声,如同催命的魔咒一般,响在了韩朔的心头,让他恐惧到了极点,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啪”的一声,我抬手狠狠的甩了韩朔一巴掌,这一巴掌下去,他的半边脸迅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甚至还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这一巴掌,是替那些南下护送我的随从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替那些琉璃宫的弟子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替那些战场上的将士们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替曾经敬仰、爱戴着你的百姓打的!”

  “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