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8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巴掌,是替一直爱护着你的亲人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苏月打的!”

  “啪!”

  我一巴掌一巴掌的扇着韩朔,不仅把他给扇成了猪头,还把自己的手都给扇肿了。擦!我居然忘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了!唉,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早知道就拿木板子扇了,可怜了我那指节分明干净漂亮的大手啊!这次我总算是知道了,那些个宫斗剧里面,为什么动不动就喜欢扇人了,真的扇得好爽哦,真特么的解气呀!

  “这一巴掌又是为了谁?”韩朔肿着个脸跪在那里,含糊不清的问道,他居然还没被我扇蒙,特么居然还认真听了我说的话,在那儿一个个数巴掌!什么毛病?

  嘎?什么情况?我还真特么忘记了这一巴掌是为了谁打的了,我居然还被他给气笑了。

  “啪!”

  我抬手又是一巴掌招呼了上去,对着他,凉凉的说道:“不为了谁,这两巴掌我打着玩儿,我乐意!”

  他奶奶的!你见过打人还讲理的么?打人就是比横,特么谁横谁做主!

  韩朔闻言差一点就昏倒了,估计是给气的。

  我从身上慢慢的掏出了一块手帕,一边细细的擦拭着我刚刚那只打过人的手掌,一边对着韩朔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

  韩朔闻言,刚刚那双已经渐渐黯淡了的眼睛,迅速亮起了光芒,抬头满是惊愕与激动的看向了我。

  “我会让人卸了你的下巴,再把你放在军营里,让将士们每个人都唾弃一遍了之后,再把你挂在洛城的城楼上,受那风吹雨淋、寒冷霜冻,我要你亲眼看着我辰国的土地,是如何被我辰国的将士们捍卫着的!看那些你所谓的盟友,是如何被我们打败的!呵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人卸了你的下巴吗?那是因为不想让你咬舌自尽,过早的离开这个世界了,那样,你就会错过了一场好戏啊!”我清清淡淡的说着这些我认为平平常常的话,可是这一个个平常的字眼,却重重的敲击着韩朔的心,让他几近癫狂。

  “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韩朔一脸哀求的看着我,开始不停地挣扎着呼喊着,就想我给他个痛快。

  我赶紧示意那两个士兵卸了他的下巴,将他拖下去实施我的计划了。唉,这人啊!还真是善变!刚刚不是他哭着喊着叫我别杀他吗?现在如愿了,却又要上赶着求着要去死了。可是啊,这世事,什么时候又尽如人意了咧?

  ☆、第116章 战争之1殇

  喵了个咪的,第一次当坏人的感觉,貌似还不错!呃,除了手有点儿疼。

  我们也终于在今年的最后一天,给皇帝哥哥和辰国的百姓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还了辰国一片完整的河山,虽然过程有点儿惨烈,但是,好歹也是完成了,不是么?辰国国内百姓们恐慌的情绪,也因此平复了不少,辰国皇室失去的那些民心,也渐渐的回来了许多,那些在暗地里,蠢蠢欲动的势力,也开始静观其变了。

  当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竟也让,已被白雪覆盖了的边关,带上了丝丝暖意。也让一直处在征战中的我们,有了一点点时间用来喘息。

  难怪敌方有耶律齐这样的莽夫当主帅,还可以攻克我辰国的三个城池的,原来,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半路出家,中途来抢夺胜利的果实的,前面那三个城池的功劳,压根就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都是韩朔、柴毅他们和雪国边关的一个将领里应外合得来的。他倒好,一来就坐了主位,镀了这层战功的金光,当然,他能有这么好的待遇的直接原因,就是他是雪国当今太后唯一的亲弟弟,当今雪皇唯一的亲舅舅。也幸亏是派他来了,不然,我们这次落霞谷的战争的结果,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呢!

  一件事情总是有它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的,好的一面是,耶律齐当主帅,我们取得了落霞谷战斗的胜利;坏的一面就是,耶律齐战死了,雪国太后和皇帝震怒了,再遣雪国第一战将娄诛,亲率三十万铁骑,誓要血洗辰国,为耶律齐报仇。当然,这些事情我都是从苏月那里知道的,这暴风雨啊,很快就要来临了啊!

  当我站在洛城的城头上的时候,看着入眼所及的地方的那份萧条和狼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悲哀,便不可抑止的侵袭而来。这一次,我们将会更加的艰难吧?江家军虽然还剩下一半,但没有了领袖和军魂的指引,也只是比一般的士兵强那么一点点而已。我们现在一共只剩下十几万的人马了,皇帝哥哥再也分不出士兵来给我们了,我们这群疲兵,是否能抵挡得住那闻面天下的雪国铁骑?答案,很是让人灰心。

  我这份低落的心情,直到看到了城楼上被缚在柱子上的韩朔的时候,才有所缓解。

  窝了个操的!这谁干的啊这是?!只见韩朔全身上下,都被一种白白绿绿的、黏黏的东西给包裹着,风一吹,便干固在了他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并且还有一阵难闻的气味不时的传来。他被卸了下巴绑着,只能恹恹的瘫在那里,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了。这哪还是当初那个风度翩翩、儒雅俊秀的绝色王爷呀,特么简直比从茅坑里爬出来的猥琐男还不如啊!最近将士们都集体感冒了么?吐个口水也能这么重口味?!

  我无语望天,还是决定眼不见为净的好。

  几天之后,雪国的铁骑便如预想中的那般迅速的来了。他们一鼓作气的向着我们这边,发动了连续的攻击。他们一个个都是精神饱满的,未经过战争劳累的生力兵,是名扬天下的,丝毫不逊色于,有军魂的江家军的铁血战骑,怎是我们这些已经被数场战争折磨的疲惫不堪的人可以比拟的。

  可是,我们有我们不能退让的原因,哪怕是战斗到最后一口气,也不能够有丝毫的逃离。身后,便是我们的亲人、朋友、爱人,是曾经给过我们无数美好回忆的土地,我们又怎能忍心,将它置于敌人血腥的屠刀之下,令它破碎支离?

  于是,这场战争便进行得异常的血腥,双方军队完全是疯子般不要命的肉搏打法,令我纵是有一千种一万种小聪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毫无用武之地。如果不是有苏月和众位将士们顶着,我真的不知道,我军还能不能够守得住这里,也许,很久之前就被雪国的军队杀得一干二净了吧?

  随着形势一天天的恶化,我军的伤亡人数正在急剧的增加,苏月几天几夜不睡觉的想策略,和我们研究军情,怎么也不肯去睡,于是她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差了。每当看到这样憔悴的她,我的心里就异常的心疼与害怕,我害怕她迟早会有一天突然的倒下。

  大家的情绪都在逐渐的低落,连黛楼儿都看着城下的士兵,露出了担忧的表情。我想,整个洛城,除了城楼上绑着的似笑非笑、一脸病态的疯狂的,已经精神错乱了的韩朔之外,大家都是忧心忡忡的吧。

  终于,在我们快要支持不住了的时候,苏月被疲惫和担忧拖垮了身体,陷入了昏迷。我担心得简直都要疯掉了,还好黛楼儿跟我说,她只是太累了,睡几天就会醒来的,没什么大碍的,我这才松了口气。

  我握着苏月的手,异常温柔的抚摸着她柔软的秀发,满眼眷念的看了她良久,久到我差一点儿就忘记了现在的时间地点和处境了。我知道,有些决定,是该下了。

  我来到黛楼儿的面前,不顾她的反对,对着她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满脸严肃的说道:“楼儿,我韩青这辈子谁都不欠,就只是欠了你的,而且是还不清了。如果有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黛楼儿望着我目光深深的说道。

  “唉,你对我的情谊,我是知道的,可惜我韩青福薄……你终会遇见你的良人的。我欠了你这么多,本不该再麻烦你,可是,现在我能信任的就只有你了,我想最后再求你一件事。”我言辞恳切的对着黛楼儿说道。

  “你说。”黛楼儿幽幽的望着我,轻轻的说道。

  “我请你,带着苏月和江璃撤退到后方的霖城里去,你一定要保护好她们的安全,如果……如果这次我们扛不住了,就请你将她们带回琉璃宫,平平静静的过完下辈子吧。”我内心平静的说道。如果,最后的结局真的是这样,那我也尽力了,我无愧于我的本心,我只想要保护好我身边重要的人,让她们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

  “那你呢?”黛楼儿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那眼里的火焰,似要将我吞没。

  “呵呵,你放心,我没事的,我有办法守住这里,我还有杀手锏没用哩,让你们走是为了让我没有后顾之忧,为了不要妨碍到我的计划。拜托你的最后那件事,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呵呵,你放心好了。”我轻轻的弯起唇角,朝着她露出了一个最阳光灿烂的笑容。

  黛楼儿定定的看了我良久,仿佛要就这样判断出我说的事情的真实性,可是,一个人的话,又怎么那么容易知道真假呢?我望着黛楼儿,异常温暖的笑着,恍若一个天真得不懂得撒谎的孩童。黛楼儿终是叹了口气,面带犹疑的问道:“真的?”

  “嗯,当然是真的啦!你还不知道我啊?我这么胆小,这么怕死,又怎么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你放心吧!如果有危险,我一定是跑得最快的那个的。呵呵!”我缓缓的站起身,依旧冲着黛楼儿暖心的笑着,那眼睛里的光芒,仿佛这辈子都没这么明亮过。

  黛楼儿垂下了眼帘,终是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好吧。”

  于是,我快速的安排好她们回去的事情,然后对着众将士拿出了“战神之剑”。我分明看见,看到我手握“战神之剑“出现之后,那些原本眼神暗淡,神色沮丧的士兵,眼中纷纷燃起了希望的火焰,一个个都面色激动的看向了我。

  我大声的跟他们说,我有办法击退敌兵,我只需要一百名士兵,和我一同镇守在这里,其他的士兵,便要全部撤回霖城,等待我们的消息。当然,留下来的士兵,很可能就等于放弃了生存的机会了,因为我要借用“战神之剑”的神力,这是传说中的东西,凡人也许根本受不起。

  大家一听,就更加激动了,都不愿意就此离去,想要跟着我一起镇守在这里。我特么就真搞不懂了,难道死,也这么让人抢着去吗?无奈之下,我只能留下一百名孤家寡人的士兵,其他的都被我强硬的遣去了霖城了。那些留下的士兵,一个个都带着自豪的表情,令我打从心底的崇敬。

  当我们做好这一切的准备之后,也正好迎来了雪国发起的一次异常猛烈的攻击。我穿着白色的盔甲,系着红色的披风,以一个异常风骚的造型,举着“战神之剑”,和士兵们一起站着城楼之上,然后命令士兵大开城门,以待雪国的攻击。

  看着我方士兵这诡异的举动,以及大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雪国的人反而在城墙之下,停止了进攻,异常谨慎的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就怕我们有什么奇谋妙招在等着他们。

  这个时候,韩朔像打了鸡血般的,开始在那里“咿咿呀呀”的不断说着什么。我命士兵接好了他的下巴,便听见他无比疯狂的声音:“哈哈哈!韩青!你也有今天啊!你不是很拽的吗?洛城就快要被攻破了吧?哈哈!很快辰国也将被攻破!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要在这里,看着你们被杀死,被奴役!看着你一直守护着的土地被践踏!看着你所爱的人一个个被糟蹋、被□□!哈哈哈!”

  “是吗?那你就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我懒得理他,却恼怒他所说的那些恶毒的话,拿起“战神之剑”,就冲着他的胸前来了一刀,痛得他瞬间就住了嘴,在那里直抽冷气。

  我举起手中带血的“战神之剑”,看着面前这一张张刚毅、决绝、坚定的面庞,感受着他们眼里的信任,突然豪情万丈的吼道:“将士们!你们怕吗?”

  “不怕!”众人异口同声的吼道,那雄浑声音传出老远,甚至惊了城墙底下,敌方的战马。

  “那么,就让我们用生命和信仰,为我们的家国筑起一道保卫的城墙吧!”我挥舞神剑,指天邪邪一笑,热血沸腾的说道,顿觉心中豪情万丈。

  “我将誓死捍卫我的家国!”众人眼神炙热地望着我吼道。

  城下的战马仿佛预见了什么危险的气息一般,不安的在那里走动、嘶鸣,任马上的骑士怎样的喝止,也安静不下来。周围暗暗的流动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连韩朔,也忍不住惊讶的看向了我。

  我将神剑置于胸前,在我有想要启动神剑威能,解开封印以身饲剑,引来雷神之怒的念头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又带着一股熟悉的酥酥麻麻的触感,瞬间袭遍了我的全身,控制了我身体的操控权,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到恐慌,内心反而被一种奇特的安宁所充斥。

  我不由自主的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仿佛来自恒古的天籁般的声音吟唱道:“我以我血,召唤剑灵,王者荣耀,降临世间,雷神之怒,灭绝一切,灵魂为引,破灭封印!”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么要这样念,这些句子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被这个奇妙的声音,牵引着我,就这样念了出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我刚一念完,天空便刹时乌云密布,一道道紫白相间的雷电盘旋在我们头顶,于是战马的嘶鸣声,便越发的大了,雪国的军队瞬间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不断地听见下方有敌方将领在喝止士兵,说这是自然现象。而我方的士兵,则望着我的目光越发的狂热了。

  我又在这股神秘的力量的牵引之下,挥剑,毅然而决然将剑刺入了我的心脏。神奇的是,我并未感觉到丝毫的疼痛,仿佛有一种奇妙而温暖的力量,温柔的托着我,不断的向着天上飘去,我的心里,异常的祥和。慢慢的,我发现我是真的飘了起来了,只不过,是离开了身体的灵魂飘了起来。

  我又拥有了我以前那白皙细腻的小手了,那娇弱匀称的身段,仿佛有一个遥远而神圣的声音,在不断的召唤着我,向着空中飘去,在走之前,我看见了下方的城墙之上,“韩青”那样倔强坚定的站在那里,已经停止了呼吸,四周陷入了一片雷电的海洋。

  那片海洋,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无情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包括城下所有的雪国士兵,那些城墙之上一脸膜拜的我方将士,还有韩朔、韩青。

  我觉得我越来越虚弱无力了,甚至连继续看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呵,这是要魂飞魄散了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呀!雪国已经再也没有士兵可派来了,辰国也再也不会受到雪国的袭击了啊。皇帝哥哥也不用再为这些事情烦心了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