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59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苏月小辣椒他们,也可以不用躲去琉璃宫了,能够继续的在辰国的土地上,自由自在的安然的生活下去了呀。明明当初我都想好了的啊!这个结果甚至比当初我设想的还要好啊!可是,可是我为什么还是那么的舍不得呢?我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流着眼泪啊?不是说,灵魂,是没有眼泪的吗?

  ☆、第117章 终第章

  我的意识正在逐渐的消失,最后定格在了一幅唯美的画面之上。那里,阳光正好,一个白衣翩翩的绝色少女,在满园的繁花簇拥之中,安静的坐在了桂花树下的石凳上面,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卷,微风轻轻吹过,吹落了朵朵的桂花,亦飞扬起了女子如墨般的头发……一切是那般的宁静美好,一如我们那时的初见……

  当我的意识再次回归的时候,我听到耳边传来了熟悉的“滴滴滴”的声音,以及扑面而来的那股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这种熟悉,让我如坠梦里,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仿佛与我相隔了一个世纪那般遥远的距离。真是久违了啊,这份熟悉!

  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意料之中的医院的场景,我微微叹了口气,转过头去,便看到了母亲那单手托腮浅睡着的憔悴身影,我怔愣了一会儿,微微红了眼睛,用那略显生涩的声音,沙哑的唤到:“妈~~”

  然后就是面前的人儿悠悠的转醒,接着爆发出了异常惊喜的声音。

  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天在河边滑到了之后,便住进了医院,一直昏迷到了现在,这都快一个月了,差一点儿就急坏了我的家人。这些日子,都是他们一直在照顾着我,令我异常的暖心,沉浸在了浓浓的幸福里。

  可是,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带着淡淡的失落,无声的在叹息——才一个月吗?明明那么真实的感觉到,像是过了好几个年头的啊!难道一切都只是梦境?是我想太多了?

  由于我的摔倒,是在加班后回去的路上,单位很有人情味儿的将它算作了工伤,不但给了我工伤假期,领导同事们更是亲自前来,好好的慰问了我一番。呜呜~~我真的是受之有愧啊!我再也不调皮了,以后一定好好的工作!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还要悔过,我再也不恶搞你们的头像了呀!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过的恍恍惚惚的,以至于到了再次开始上班的时候,都想不通心中的问题。我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毕竟,这段经历,竟是如此的离奇。

  如果是真的,那为什么我在辰国都度过了几年了,而在这里才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呢?我最后不是以灵魂为引,用心头之血饲剑,破开“战神之剑”的封印,以灵魂湮没为代价,换来雪国军队全军覆没,给辰国一份安宁了的吗?我为什么还在,不是应该魂飞魄散的吗?

  如果不是真的,那为什么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呢?那一个个孤独难熬的夜晚,在我梦里出现的白色身影,那双异常好看的会说话的眼睛,那温柔眷念的声声呼唤,为什么都令我是那样的心痛呢?简直痛到了无法呼吸。

  渐渐地,我变得沉默寡言了,常常会望着远方的景物发呆,会喜欢一个人没事就去小河边,沿着小河,无聊的数着步子,一步步的向前走着。会开始去看那些,以前从没看过的百合cp,会如小女孩一般的去米分某一对剧集里的男男、女女组合。再看到那些小情侣,也不会想着去恶作剧了,总是会静静的看着他们发会儿呆,然后再歪着头去猜想,他们的初见,是不是也那般的令人难忘呢?他们是不是,就是对方最后的那个人哩?

  我的改变,家人都看在眼里,他们猜想我是到了适婚的年龄了,该找个人共度余生了。于是,各种形式的相亲开始接踵而来,逃都逃不掉,我简直都要抓狂到疯掉了。妈呀!您是有多担心您的女儿嫁不掉啊!我特么能自己安静会么?

  虽然那些人里面有非常优秀的,也有莫名其妙的,可是,这真的都不是我想要的啊!哪怕那个人再好,不是对的那个人,于我,也只是将就。而我,不愿意就这样去将就!

  我的心里,一直住在一个梦,那里,有一个世上我最爱的人,而我,只希望与她共度余生。也许,我曾遇见过很多美好的东西,可是,路上再美的,也只是风景,而你,才是我的归途,我想要有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地方,那里,会有一个你。

  完了!我一定是遇见无良医生了啊!这次住院,他一定是偷偷的将我的心脏给割了吧?不然,我怎么会老是感觉那里空空的咧?啊啊啊!谁来救救我啊,好难受啊!

  我如一个行尸走肉般的,浑浑噩噩的生活了快一年。其间,我不仅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的躲避相亲,还无法抑制的去胡思乱想,为证明那段经历的真实性,找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其中,最有说服力的,也是最令我深信不疑的就是——我之所以灵魂还在,并没有被湮没,那是因为我最开始的时候,福至心灵的给韩朔胸前来了一刀,也算是取了他的心头之血了,然后就是韩家祖先有灵,湮没的是韩朔的灵魂,我的便幸运的留了下来,回到了现代。哇咔咔!我简直是太聪明了,事实一定就是这样的!

  于是,我又开始神经质的想各种方法再穿越回去。可是,穿越岂是那么容易!无论我怎么去电击啊、落水啊、撞车啊、摔倒啊、吃安眠药啊……我的人,依然还在这里。我特么还差一点就去试跳崖了咧,还好被别人及时的制止了,我特么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把自己的小命,给玩完了。也正因为这样,我差点儿被我老爸,当精神病患者给打包送精神病院了呀。唉!真特么的囧啊!这绝对是亲爸!

  转眼间,便又到了七夕,那个从前令我深恶痛绝的“化肥节”!下班之后的夜晚,我依旧还是漫无目的的去了小河边闲逛。今天的“化肥节”貌似有一点点特别,河边的小情侣们再也没有出现,给蚊子姐妹们无偿献血了。

  我沿着小河边,满心惆怅的走着。唉!不知不觉,这都一年了啊!想想我当初在今天这个日子干的事情,还真是——异常的酸爽啊!可是,我好像很久都兴不起这般玩闹的心了啊!仿佛,只一年的时间,我的心里,便满是沧桑,难道真的是未老先衰了?还是更年期提早到了?窝靠!真特么的惨绝人寰啊!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道白光。啊!啊!啊!该不会是让我遇见了外星人吧!这运气也真是没谁了呀!第一个找到他,会给我一个愿望吗?

  我怀着忐忑与好奇的心情,一步步的向着光源靠近。结果,越是隔得近,就越是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我看见了那满天飞舞的龙凤嬉戏的虚影,以及那虚影之中令我异常熟悉的人。我的心,便开始毫无征兆的发酸,我的眼泪,便开始不可抑止的疯狂涌出。

  只见那团虚影之中,一个一身白衣的绝色女子,正对着我温柔的笑着,那周身的风华,简直令月亮都自卑的躲进了云层里面。她的一只手里握着一颗散发着莹白光芒的珠子,赫然就是我所熟悉的那颗“龙凤夜明珠”。

  她眸光熠熠的看着我,仿佛跨过了千万年的距离,带着深沉如海的思念,轻轻的对我说道:“青,我来接你回家了。”

  我的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欣喜,还满是好奇的,这一瞬间奔涌而出的复杂情绪,简直要将我直接给整成个精分了。我任由泪水无声的模糊了我的眼睛,微笑着,哽咽的说道:“原来真的都是真的啊!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啊!真的有苏月你这个人啊!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啊?‘龙凤夜明珠’不是要有韩氏血脉才可以开启的吗?”

  “傻瓜!”苏月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烈了,身上瞬间散发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异常温暖的光芒。她将一只手轻轻的覆在了她的小腹之上,冲着我幸福满足的微笑着。

  难道是……

  ~~~~~~~~~~~~~~~~~~~~~~~~~~~~~~~~~~~(全剧终)~~~~~~~~~~~~~~~~~~~~~~~~~~~~~~~~

☆、第118章 心·苏月篇终

我叫苏月,是辰国太傅苏哲唯一的掌上明珠,我的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我们一家人一直过得非常的幸福。

从小,我便是在父母、兄长如珠如宝的呵护中长大的,不知苦难为何物。但我并没有因此而骄纵,我一直努力的在做一个令父母、兄长引以为傲的孩子,事实上,我也做到了。

虽然我并不在乎,京都之人给我安的这“京都第一美女、才女”的称号,但那也至少代表了别人对我的肯定,不是么?每每被人提起,也总能看见我最敬爱的父亲,那脸上无比自豪的笑容。所有的一切,能换来这一个笑容,便已足够。

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叫江璃,虽然她老是爱闯祸,也总是喜欢做一些肆意妄为不着调的事情,可是,她却是一个异常简单纯净的人。她活的是那么的随意,那么的洒脱,那么的真实,令我羡慕不已。

她并不喜欢平常世家小姐们爱的那些东西,反而特别喜欢像男子那般的舞刀弄棒,这也使得她在京都,没有什么闺中小姐愿意与她一起玩的。其实她这样,是因为从小处的环境的原因,她的家里人都非常的豪爽,是世代的军人,同时也是辰国所有人心目中的大英雄,这令从小就崇拜英雄的我,内心很是激动不已。于是在缘分的牵引下,我俩顶着别人不可思议的目光,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也正是因为她,才埋下了我与我今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生纠缠的开始。

我是世人眼中世家小姐的代表,端庄高贵、优雅从容、博学睿智、娴静如水,甚至在才学上胜过了大多数的男儿。虽然有些许夸大,但我自问也不会比他们差,我有我的骄傲。

父亲曾说过,若我生为男儿身的话,定能超出他的成就,出将入相,光耀我苏家的门楣。可是我觉得,能够就这样,做他们的女儿就好。

夸赞羡慕我的人很多,可他们只是看见了我人前的光鲜,却不知道我背后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没有人,能够毫不费力的得到她想要的一切,所有的成功,都需要努力。

也许是我的骄傲使然,除了江璃,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了,有的只是一些泛泛之交而已。同龄人之中,我很少能找到一个真正聊得来的,总感觉他们都太肤浅、太虚伪了。如果硬要说出一个能聊上几句的,那便是淮南王韩朔了,不过,也仅仅是几句而已。

那是一个看上去如青竹般淡雅,气度清华的人,他虽只比我年长几岁,却有一双不同于我们同龄人的睿智的眼睛,他总是表现得和风细雨的,可我却莫名的感觉,真正的他,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似乎极力的在隐藏着一些令人害怕的东西。

虽然只是和他在宴会上见过几次面,可他总是能够找到理由来跟我说话,而不显突兀。不过,不得不说,他的谈吐确实很不错,完全不同于其他的世家子弟那般的肤浅,而是真的才华横溢、涉猎广阔。甚至在很多话题上,我们都能够找到共同的语言,而他丰富的阅历,总能给我这个深居闺中的人一份惊喜,他描绘的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新奇,可以说,我们算是聊得很开心,我对他也很是欣赏,不过也仅此而已。

然后,我每年的生辰,他总是会想方设法的给我送来一些小玩意,还有让人不得不接的理由,虽然我从未收过他的礼物,可他,却仍然乐此不疲。久而久之,我也懒得去理会了,只是将他当做一个可以聊几句的朋友。

慢慢的我就到了适婚的年纪,上门求亲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是我所喜欢的,还好父亲也不急,我便可以不必过早为了这件事情而烦心。

有一天,韩朔找到了我,说等他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便会来娶我为妻。我有一瞬间的错愕,便很快的恢复了清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