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gl)_第60章

五把刷子Ctrl+D 收藏本站

娶我为妻吗?可是我对他仅仅只是欣赏而已啊。他是众多闺阁小姐心中的良人,总是那样的温润儒雅、博学多才、受人爱戴,在外人眼里,与我在一起,也是那般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也许,能够与他成亲,已是我今生最好的选择了吧。

可是,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不可以,他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我不能够答应他。对啊!我一直想要嫁的,便是一个豪气冲天的英雄,而不是像他这样谨慎有礼的野心家。是的,我看出了他的野心,他以后一定不会甘于平静,他最多成为一个枭雄,而不会是英雄。

他对我的拒绝,并未在意,只当是女子的矜持与害羞,仍然一副信心满满志在必得的模样。我也懒得去计较,我不想花过多的心思,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谁也不会想到,我会突然的被指给当初还是“京都一害”的韩青。呵呵,“京都第一美女才女”配“京都一害”,真是令人始料未及啊,我瞬间陷入了无法言喻的痛苦里。我也曾后悔过,为何我那时没有答应韩朔,这样至少能比现在好过。不过,我很庆幸,我也仅仅就只是后悔了一下而已,不然,我便会从此错过了你,生命也将没有丝毫意义。

得到消息的韩朔,又偷偷的跑来见了我,他是那样的歇斯底里,完全摘掉了他人前那般儒雅的面具,展现了有未有过的狰狞。我心里突然升起的那丝希望,在听到他说,叫我忍耐,他终会有一天带我离开的时候,便消失得荡然无存了。

呵,忍耐?离开?他将我当做什么?自己的禁脔么?要真到了那个时候,便什么都晚了。难道他要强夺弟媳吗?就算最后他真的做了,我也不会愿意,我受了这么多年的礼教,我的家族,我的骄傲,都不会容许我这样做。但凡他心里,对我有一丝丝的尊重,也不会这样说。原来,他也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那般的爱我啊,他爱的,从来就只有他自己。那嫁他还是嫁给韩青,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不是我想要的啊。

那既然这样,又何必让父亲担心呢?我总归是要嫁给一个人的,既然都不是我想要的,那便嫁一个让大家皆大欢喜的吧!

我一直以为,爱情将从此与我无关,我将一个人心如止水的孤寂的生活下去,却不想,我终究还是被搅乱了一池春水,爱上了一个不曾想到过的人。本以为,我最后爱上的,会是一个受万民敬仰的大英雄,却不想我居然会爱上一个傻瓜,而我却甘之如饴,爱到不能自拔。

我如此疯狂的爱着他,将我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傻瓜。从此,那个沉静如水、优雅大度、处变不惊的苏月,便再也找不到踪迹了,留下的只是一个易喜易怒、不太理智,会吃醋、会无理取闹、会患得患失的小女人,一个不愿与他人分享,只想要独占自己丈夫的妒妇。

可是,有他这般的纵容和宠爱,哪怕是当一个傻瓜、一个妒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心,已找到了港湾,我的爱,亦得到了圆满。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庆幸,还好我遇见了你,免去了我的心这半世的飘零。原来上苍,并未将我抛弃。

有了他的陪伴,每一天,都变得色彩斑斓。我也渐渐的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平平常常的日子,学会细细的去品味,每一天每个时刻不同的滋味。原以为,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们便会在这种平静安逸的生活中,幸福的老去。其实,爱上的不是万民敬仰的大英雄也没关系,至少,你已经是我一个人心中的大英雄了啊,并且还是独一无二的。

可是,生活总是充满了许多迫不得已。你被迫南下,我便如影随形。其实,只要跟你在一起,不管是动荡还是平静,我都甘之如饴。在我们还来不及品味南下的甜蜜的时候,就经历了死里逃生的险境,然后马上又要去面对分离。

对于你去救黛楼儿,我的心里其实还是忐忑着的,哪怕是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也还是无法抑制,那种心里不由自主的产生的,淡淡的恐慌与不自信。她是那样的优秀,我看得出来,她对你的爱,并不比我少。她却也从来不屑于用阴谋诡计,来抢夺我的爱情,她一直爱的是那么的坦坦荡荡,可就是因为她的这份坦荡,让我莫名的恐慌。我的骄傲,在她面前毫无用武之地。

她活的如此的鲜活明丽,是一个对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的人儿,也只有她,才能成为我的劲敌,我也才会去忐忑,才会去担心。同时,她也是一个令我非常敬佩和欣赏的劲敌。我跟她莫名的有一种惺惺相惜,如果可以,我其实很想要跟她成为朋友的,我们一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其中,一定也包括你。

我知道,你虽然看上去是一副纨绔不堪的样子,可是内心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人,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你。黛楼儿如此的为你,她遇险你又怎会置之不理?我支持你,并不是我愿意将你推向别人,而是我懂你、信你、爱你,我不愿看到你为难和不开心。

可这一个举动,却让我们分离了数月之久,还让我差一点就失去了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失去生命。每每想起,我都懊悔不已,我不能够承受,你受到半点的伤害,我宁愿,这些伤害,通通都对着我而来。

你失去音讯的这几个月,我才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我是如此的爱你,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深刻许多,已经不仅仅只是重于生命了,我完全不能没有你。

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听你的话,安安静静的在家里等你回来。我一遍又一遍的做着好吃的,怕你刚好回来了,肚子饿等不及,然后又一遍遍的看着它们坏掉,可是你却久等不来。

我会去我们曾经坐过的廊下发呆,想象我们当时在一起看到的情景;我会在夜晚点亮莲花灯,回味你和我在我生辰的那天那绚烂的夜晚;我会抱着你的衣服入眠,闻着你的气息,假装你还在我身边,而我,依旧在你怀里。

可是,直到点心坏掉了一次又一次,廊下季节转换,衣服上你的气味渐渐的消失,你也不曾回来,只有一封寥寥数语的信。你在哪里,你可曾,像我这般的想念你啊?

我简直想你想得快疯掉了,每天沉浸在你吃不饱、穿不暖、被人欺负的梦魇中,无法自拔,直到后来,完全无法入睡了。我每天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等待,只有去安慰母后的那一小段时间,我才可以说服自己,假装你一切安好,而不是处于危险之中。

后来,南方战乱爆发,我终于被心底的恐慌所击败,义无反顾的前来寻你。我再也无法忍受,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了。我一直以为,没有爱情,我依旧可以回复成曾经淡然如水的苏月,可是,事实告诉我,完全不可以,没有韩青的苏月,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在这世间,甚至连苟延残喘都算不上。

我发疯似了的去找你,强迫自己,去学习我从未接触过的骑马,其实,这并不是一个世家小姐出身的王妃该干的事情,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想要早一点找到你,那样,你便少一分危险。其他的,便已经无关紧要了,我只想要你好好的。

我没日没夜的在马上去寻找,我完全忘记了我还是一个骑马新手,甚至连双腿早已血肉模糊也不在意。我似乎感觉不到疼痛,我的躯体,已经开始不受我的掌控。我完全是凭借着一股执念,在坚持着寻找你。你到底在哪里啊?你可曾安好?

得到你的消息的时候,我异常的欣喜,我终于,又可以见到你了!韩青,你要等我!

我带着皇家铁骑,疯了似的向你的方向赶去。天知道,当我看见已经变成了修罗战场的那个地方,在她身边的你,决绝而哀伤的闭上了眼睛,我的心有多痛,身体有多凉,我的整个人都抑制不住的在颤抖。不可以!你绝对不可以死!就算……就算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希望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

还好,我及时赶到,我居然差一点儿就失去了你。我不禁再次感谢上苍,能让我及时的赶到,阻止了这件事情。再次看到那个绝色的女子,我心中,剩下的只有感激。如果没有她,也许,我早已失去了你,如果没有她,我们也不会分离,纵使对她的感情再复杂,也抵不过此刻的感激。我要感谢她,如此赤诚的爱着你,甚至愿意舍弃生命护你周全。你真是个幸运的傻瓜啊!怎可扰乱那么多优秀女子的心呢?

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韩朔会给你造成这样的危险,那么我定不会与他有过多的接触,哪怕是有再麻烦,也要跟他划清界限,一定会在他对你暴露獠牙的初始,不惜一切代价的将他拔除。

天知道,当看着那把匕首,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刺向了你的心脏,我是多么的着急。我想也不想的就冲着你的身前挡去,我多么庆幸还好我的身体比理智先一步做出了反应。我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我一定不能让它伤害到你。

当我和香铭一起落入你怀里的时候,我又是高兴又是失落的,完全搞不懂自己了。我高兴的是,你第一时间如此担忧的看着我,我失落的是,我还是晚了一步,没有挡住那把匕首。我多么希望,能够救你于危难的那个人,是我啊!哪怕是受伤,我也愿意!那道伤口,将会是我们爱的印记。可惜……

你真的是个善良的傻瓜啊!总是那么的温暖得令人心疼。你不断的责怪着自己,甚至觉得自己的出现,是一个错误。怎么可以!你的出现,一直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啊!我们所有人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啊!你真是个傻瓜,连这都不知道!

你不是扫把星,而是我生命里,最亮的那颗星星。在黑夜里,给我光明,照耀我前行。从你去太傅府接我回家的那一刻起,我便迷失在了那双清澈的眼睛里,虽然我当时并未察觉,但我肯定,一切的开始,便是从那个时候起。感谢上苍,还原了真实的你,让我,爱到不能自已。

你能认香铭为妹妹,我也很开心。对于一切真心关怀着你的人,我都带着一份感激,谢谢她们,能和我一起守护着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