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异世之废材逆袭_第81章

冷枫Ctrl+D 收藏本站

这人话音一落,所有人看眼的眼光又变了变,是怀疑加敌视。

“听你这么说,有可能。”

于奈手中动作一停,抬头看了周围的人一眼:“那件事跟我无关。”

那些人当然不信,圣旨有些开始讨论着要把他送去自首,以保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于奈忍不住抬头翻白眼,这些人脑洞真大,瞬间自己便从一个受罚者上升到小偷了。

“都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干活!”这时,背后传来四婶洪亮的声音,带着丝怒意。

本来还在吱吱喳喳的众人一听立刻散开,厨房里还是四婶最大,她的话在这里便是圣旨。

四婶看了于奈一眼,继续道:“小偷的事主子他们自会调查,你们这些人好好做好本职工作就行。”

看了眼四婶的背影,于奈觉得自从到了厨房,她对自己还是不错的,例如现在,还会过来给自己解围。

晚饭是自然不能吃的了,直到半夜于奈才劈完最后一根木头,此时腰已经要直不起来,双手也发麻。

暗自诅咒了下那个桃花眼,于奈才拖着身子走到水池边,大水洗了洗脸才回杂房,一下子谈在床上,开始运气练功。

练完一周后于奈才感觉身体的力气又重新回来,肚子空空又吞了两颗丹药,桃花眼直到晚上都没有出现,想必是已经把自己忘记了。缓缓舒了口气,于奈才闭眼睡过去。

连续三天那人都没有出现,于奈便放下心来,但是厨房内的气氛也一天比一天压抑,所有人都看着那十日之期越来越近,但是却没有一点消息。

于奈心里也焦虑,他还没有完全恢复,更不想在这里不明不白地死去,要蓝风他们主动找到自己大概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只有自己逃出去。

这天晚上于奈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双眼放光,缓缓抬手,手心缓缓升起一抹火焰,微微一指,不远处的杯子便瞬间到了眼前。

终于把身上的封印全部冲开,感受到体内不停流动的精神力,还有熟悉的力量,于奈整个人都精神一振。

突然,耳边听到一抹响声,虽然很小,但是于奈还是听到了,似乎就在院子外面,类似人受伤之后的呼救声。

于奈的杂房离厨房的院子有一小段距离,微微凝神,果然看到院子的一处角落有一道黑影倒在地上,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于奈犹豫了一会,想着要出去救人,但是脚步到门口又停了下来,那人跟他素不相识,况且如今山庄的盗贼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他万一出去惹祸上身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在于奈犹豫的瞬间那人猛地从地上起来,身影一下子往厨房后面奔去,于奈记得那里是一大片树林,刚进来的时候四婶便告诫他不可进去。

那人离开之后周围有恢复了安静,但是于奈看到那个角落似乎遗落了什么东西,走近点却发现是一个光滑的瓶子。

知道是那人落下的,于奈又看了看周围,确定所有人都在睡觉便出了房门,瞬间到了那个地方,把瓶子捡起来,然后又迅速回房间。

关上门于奈才打开手中的瓶子,却发现里面装着几颗六级丹药,不过质量也算上乘,在疗伤方面作用很不错。本来想着会是什么东西,没想到居然是几颗六级丹药,于奈自然留了下来,反正免费的丹药自己能吃得上。

刚躺下准备继续睡觉,门口便传来一大片脚步声,紧接着于奈那小小的杂房门边被人从外面踢开,瞬间寿终正寝。

坐起来看着一群闯进来的人,特别是为首的玄月,就连那个人桃花眼都在一边,于奈的心头不由扶起一抹不祥。

“就是他?”玄月看着于奈,眼神带着丝冷冽。

“主子,刚刚看到出现在院子中的人的确是他。”身边一个中年人上前,缓缓开口。

玄月重新看着于奈:“把东西交出来。”

“哦。”于奈连忙把刚刚院子中捡到的瓶子拿出来,恭敬地交上去。

头上的人依然没有反应,本来弯着腰的异能抬头,便对上玄月的眼神,冷得几乎要把他撕裂:“宗法呢?”

“呃,什么宗法?”于奈一怔。

“当然是你偷走的那个玄级宗法。”桃花眼在一旁提醒。

玄级宗法?于奈微微皱眉,脑海中一个阴谋似乎在慢慢成型。

低头看着手中的瓶子,脑海中浮现了几个字:替罪羊。

因为一时没忍住,他居然中计了。

“我刚刚在院子里捡到的只有这个瓶子,没有什么宗法。”

“山庄里的下人都是凡人,要么就是无法修炼的普通人,院子离你们住的地方有一小段距离,而今晚的事不过是一个计谋,只有真正的修炼者才会察觉到前面的动静,而我们等了很久,只有你一个人出现。”

玄月一边说一边看着于奈,但是于奈脸上除了皱眉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原来是主人的计谋,目的是为了引出小偷。”

“差不多就是这样,本来对你印象还不错的,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桃花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玄级宗法虽然很吸引人,但还没到让我铤而走险的地步。”黄级宗法他都有,更别说玄级的了。

“把宗法交出来,饶你不死。”

于奈摊手:“如果是我拿了,我一定交出来,但问题是我没拿。”

看了玄月一眼,于奈继续:“我的确是修炼者,不过我还是第一次来山庄,还是被人捡然后绑架过来的,对你们山庄一无所知,怎么可能去拿你的东西?”

“如果不是另有目的,你怎么会被我那两个下人绑架?”

“我仇人多,之前能力都被封印了,只能乖乖听话。”

“可是你这个样子怎么都不像是被封印了能力的人。”

“今晚我把封印都冲破了,当然能力也全部回来了。”

玄月冷哼一声:“你以为这些话我会相信?”

于奈知道自己也没有啥退路,一旦这些人认定了那么自己就一定会命丧于此,而在这里他跟其他人都没有啥交情,也没人会为自己作证。

“无论你信不信,我说的是真话,没有半点掺假,况且我也害怕传出去丢我家师父的脸。”

“你师父?”玄月的脸色终于有了些变化。

“没错,我师父木子期。”

“玄宗学院的木子期?”

“如果还有第二个木子期的话。”于奈在心里暗暗吐槽,希望木子期不会把他劈了,如今为了活命还把他老人家的名号搬出来。

“木子期的徒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玄月冷哼。

“刚刚不是说了吗,被人绑架了。我前一秒还在飞鹰总部跟人打架,下一秒醒来就在你们山庄的车里了,还被人绑得像粽子。”

看玄月及众人的反应,于奈发现自家师父的名号似乎真的有些作用。

“即便如此,也不能洗脱你的嫌疑。”

于奈心一沉:“难道你要屈打成招?我没做过的事是不会承认的。”

“如果你们不信,可以给我师父报信,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认我这个徒弟的。”

玄月在心里权衡了一下,从刚刚他们进来之后,他就一直看着于奈的神情,没发现有说谎的迹象,如果对方真的是木子期的徒弟,如今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也不好真把他给杀了。

木子期,慕清旭,这些人都是不好惹的角色。

“既然是木子期的徒弟,那在这里倒是玄月怠慢了。”

一个晚上,峰回路转,于奈瞬间从杂房移居到现在华丽的房间,而玄月也给自家师父报信去了。

桃花眼一大早便过来,坐在对面一直盯着于奈看,于奈也不含糊,直接一个水杯招呼了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