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废材逆袭_第225章

冷枫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不能算是求,我只是跟他们说了下个中的利害关系,他们都不傻,当然知道保住性命最重要了。”

“那你又如何知道蓝风会答应?”

“你说得对,魔王不一定会答应,但是蓝风会。”

“所以你知道蓝风会恢复记忆?”于奈微微眯眼,继续问。

人皇有些神秘地笑了笑,看了眼于奈身后的蓝风,笑道:“这个是秘密,可不能告诉你,这里面能显示出来你师父我的机智聪明,不过我还是不打算说出来。”

没想到这人跟蓝风一样,都是一个调,于奈的眼睛都要泛白了。不过看着眼前的人皇,还有身边的师娘,于奈心里还是浮起一抹暖意,随后于奈还进去人皇的地盘参观了一把,这神殿被下面的人传得神乎其神的,可是一进来不也是一个豪华宫殿而已,兜了一圈于奈发出评论:“还不如我家魔宫好看。”

人皇在旁边听到差点吐血,不过也只是冷哼一声,随后把于奈踢进去一间书房,说里面有很多高级宗法,让他看上什么就拿。于奈当然也毫不客气,他发现这里果然有很多高级宗法,但是他只拿了炼药的,因为打算拿回去送给慕清旭跟陆岩他们,至于精神力方面的宗法,他自己就有不少,木子期想要什么都可以,倒是这里面高级魔核好多,于奈毫不客气地在人皇阴沉的脸色中拿了一大堆,而师娘则在一边说不够继续拿。

最后,于奈看到人皇快要崩溃了才停下来,虽说他财富不少,可是这样被徒弟拿,他的心还是淌血的。

两人在神殿住了几天,人皇说他刚刚突破,担心身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况且他当初还被人打成了残废,所以他要留下观察几天,免得以后隐藏的疾病爆发,他好不容易有的嫡传弟子就那样挂了,他会很没面子。

于奈知道人皇这是关心自己,所以也没拒绝,反正他现在跟蓝风也没啥事情可做的,悠闲得很。至于风家,在神殿住了五天,人皇终于受不住这两个大灯泡,便把他们赶走了,说不要在这里打扰他甜蜜的二人世界。

于奈蓝风也很识趣,说走就走,临走前,师娘还不停吩咐他俩多点过来玩,不然神殿只有他们两个人太冷清了,听到这话,人皇的脸色又成了深井冰。

第249章 谋划

从神殿下来,两人直接去了风家,于奈也不知道现在风家是什么情形,不过自己跟蓝风的关系给他们带来了不少影响,看之前大战的时候风家人一些反应便知道了。

有了蓝风记忆的魔王当然不会冲动,面对风家的结界时也是按照于奈说的耐心敲门,如果换作往日,估计这人一手便给劈开了,对于这点,于奈还是很庆幸的。

风家的结界很快就打开,看着里面站在一圈人,于奈一眼便认出了最前面的风家家主,还有跟在他身后看着自己的风小贝风浅林。

“魔王大驾光临,不知道找风家有何事?”风家家主率先开口。

蓝风看了眼身边的于奈,语气平静:“当初我跟小奈从灵界上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失散,多亏你们风家收留他,所以这次我是过来道谢的。”

蓝风的话音刚落,不仅是于奈包括风家的一大群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魔王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语气,没有一点的掺假,跟他们记忆中那个嗜血成性的人完全不同。

于奈比其他人好点,如果是之前的魔王,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对象是蓝风的话,就没啥大惊小怪的了。想到这里,于奈对着众人微微一笑:“当初说的跟我师父他们失散是真的,所以这次特意过来感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风家本来有些人见到两人的时候心情是很糟糕的,可是还没有发泄出来,这两人便很礼貌地道歉了,这样的态度如果他们还发难就显得太小气了,一时憋在心里显得更加难受。

蓝风手一挥,手里便多了一个卷轴,他把卷轴直接抛给风家主:“这是几个修炼秘境的入口及方法,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拒绝。”

风家主接住卷轴,大概看了眼,即便是平时多淡定的一个人这时候也有点激动,要知道幻界里很多秘境的资源都是共享的,而蓝风现在给他的却可以私有,而且里面各种灵力充足,绝对是风家人修炼的好去处。

“家主请收下,不然我会心有不安,因为我的事,你们受到了不少不公平待遇,这算是一种补偿,我师父也说了,以后风家有事一定会帮忙。”顺便把人皇抬出来,于奈说得好不惭愧,而此时正在神殿中跟自己爱人联络感情的某人不由打了个寒颤,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如果说这些秘境是一份大礼,那么可有得到一位神殿支持也是幻界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虽然风家本来就有两位神殿,但是对方是煌殿,修为最高性格最冷的煌殿,他唯一的嫡传徒弟跟自己家族交好不说,还能得到他本人的支持,这在幻界来说也已经是一件让无数人眼红的事了。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虽然在风家没有取得于奈预测的效果,但是也已经很好了,至少现在心结打开了,至于后面的事,慢慢来便可。那么接下来便是于奈看来最重要的事了,找到林若。之前在回到魔界之后蓝风便让人留意林若的去向,得知他没有回林家,而是跟着安陵一起回到了鬼族,林如生死了,而他在林家的那个师父据说因为修炼走火入魔,如今只能躺在床上等死,所以林若回到林家一下子没有了依靠,而他跟于奈蓝风的关系,他不确定林家的人是否肯保住他,至少安陵现在还对自己死心塌地,跟他一起呆在鬼族还是安全的。

两人刚回到鬼族林若便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鬼王,鬼王之前对安陵跟林若两人的关系也是知道的,不过也没有反对,反正自家儿子喜欢就好,可是经过这次大战,他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这林若跟于奈虽然是师兄弟关系,但却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好,在大战的时候他还多次看到林若想要杀于奈,最后被于奈反击,还杀了林如生。

对于魔王的实力,鬼王还是忌讳的,特别是现在林若居然还缠着自家儿子回来,魔教跟幻界停止了战争签订了和平协议,万一于奈要找林若算账,那么他们鬼族一定会遭殃,所以一回到鬼族鬼王便把各种的利害关系跟安陵说了,可是安陵似乎是铁了心要跟林若在一起,或者说简直就是鬼迷心窍了,直接跟鬼王吵了一架,这让鬼王心中对林若更加不满了。

关于鬼王跟安陵两人吵架的事林若是不知道的,而且因为安陵的关系,他在鬼族过得还不错,而且安陵还找了很多丹药给他恢复修为,即便没有了林如生,他现在过得也不错。当然,慢慢地,他也察觉到鬼王对他似乎有不满,随着时间过去,他也开始担心于奈跟蓝风什么时候会过来,他知道两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想到之前魔王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一个挥手整个鬼族的人便无法招架,现在更是被重创,所以过了十来天,他便也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

跟安陵说自己在房间修炼,林若便想着离开鬼族,幻界如此之大,也好过现在单纯呆在鬼族,对方一上来便能找到自己了。之前跟着安陵回来鬼族,是想着对方可以保护自己,但是这两天他明显看出来了,安陵这个鬼族王子在鬼族并没有什么威严,什么都被鬼王压着,如果到时候于奈蓝风过来,出于压力,自己一定是被扔出来的那个,林若他不是傻子,所以当然不会乖乖在这里等死。

这十几天他也恢复得差不多,如果要离开也可以,只是他没想到安陵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这段日子一直跟着他,分秒不离。林若旁敲侧击过,安陵只是说想跟他一直呆着,并没有说其他任何事,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如此又过了十天,林若也越来越焦虑,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安陵会是这样一个疯狂的人,特别是在自己直接跟他表明要离开的意愿之后,安陵那脸色阴沉得犹如地狱里爬起来的魔鬼,随后喉咙中发出几声冷笑,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林若似乎还能听到他体内骨头移位发出来的生意,配上那双眼,林若第一次在鬼族感受到了恐惧。

“你说你想离开?”安陵咬牙,挤出几个字。

林若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应:“嗯,于奈跟蓝风到时候一定会出来找我,如果我还在这里,到时一定会连累你跟鬼族。”说了一个好理由,林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你这是找理由离开我吧?”安陵一下子便看穿了林若的心思,直接拆穿。

林若抿嘴,微微皱眉,平时安陵觉得眼前的人无论是什么动作都美得动人,特别是皱眉的样子,更是楚楚可怜,但是今天他却觉得有点愤怒:“今天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就别想离开鬼族半步。”

“理由,我刚刚说了,蓝风跟于奈一定会过来找我的,你不放我走,到时候鬼族一定遭殃。”

安陵听到这些话脸色稍微放松了点,走过去搂住林若,柔声道:“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但是,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离开。”

明明是很温柔的声音,但是在林若听起来却依然是刺骨的寒冷,他跟安陵之间,似乎有些东西不同了。安陵是铁了心不放他走,林若知道这两天肯定是无法走的了,只好忍着心里的心思点头,同时安陵还是不放心,又派了好几个人在周围盯着,名义上是保护他。

对于这种变相的监视,林若是很反感的,但是他现在不能表现出来什么不满,所以只能忍耐,随后心里想着要如何才能离开鬼族,到外面去逃亡。本来想着有蓝风跟于奈,如今如果自己逃跑了还会被鬼族追杀,这种日子他想都不敢想象,但是如果不离开这里,估计死得更快,所以只要多一点生存的希望,他都要把握。

这天晚上,安陵在林若身上发泄完便睡过去了,林若睁开眼睛,刚刚迷茫的眼神此时一片清晰,他转身看着身边躺着的人,看了眼自己的手心,眼底一片寒冷。安陵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估计一时半会都醒不过来,大概看了看,外面监视他的人是在外屋,因为他之前提过,两人一起的时候不喜欢周围有人,所以安陵平时进来都会把人遣到外面去,这反而给林若创造了离开的机会。

手里的药份量不多,还是他之前好不容易留下来的,所以这一次几乎都用在安陵身上了,只有一次机会,不成功便成仁,因为这一次如果失败,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就完了,不是在鬼族里老死就是被于奈蓝风杀死,无论是哪一种,林若都是不愿意接受的。想到这里,他便直接起身,穿好衣服,按照之前设定好的路线一口气出了鬼族。鬼族守备森严,他要出来不简单,但是因为之前安陵送过他一种礼物,可以让人暂时隐身,他一直没吃正好用上了。

第250章 逃跑

出了鬼族,林若又马不停蹄地走了半个时辰,身上的药效也逐渐消失,停下来看了眼周围,随后决定往一个方向走。可是下一秒,他浑身的血液都彷佛凝结了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安陵一脸阴沉站在离他不到一百米处,浑身散发着黑意,这是巨怒的征兆。

林若直接转身,发现自己周围都已近被鬼族的人包围住,想要逃跑几乎是不可能,而下一瞬间安陵已经到自己面前,直接伸手就捏碎了他的手骨头,顿时一阵钻心的痛,林若脸色一白,可是身体被束缚着,动弹不得,随后又眼看着安陵直接挑断了他的腿筋。

额头已经开始冒冷汗,可是林若却硬忍着没有出声,这倒是让安陵感到惊愕,脸上闪过一抹不忍,但随后便又恢复了冷漠,沉声道:“痛吗?”顿了顿,又拉起林若完好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开口:“可是这里更痛。”话音落完,‘咔擦’一声,林若完好的手也被折断了。

满意地看了眼怀里的林若,安陵不由点头:“打断你的手脚,这样你暂时就跑不了,虽然过程有点痛,不过这丹药可以让你暂时失去痛觉。”往林若嘴里塞了一颗丹药,安陵便看着林若晕了过去,随后才一脸阴沉地带着人回鬼族。

林若醒过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浑身没力,像一团烂泥一样瘫在床上,身上的人一直在不停起伏,仿佛对于尸体一般的自己他也能起兴趣,脑海中还充满了臆想。

看到林若醒过来,安陵才稍微清醒过来,稍微停下了身上的动作,柔声道:“可有哪里不舒服?”

看着眼前温柔似水的人,林若觉得一阵恶寒,完全不想开口。

看到这样的林若,安陵内心的暴虐因子又出来了,直接伸手就想掐林若的手,却想起来他的手骨早已经被自己敲碎,才收回手,露出一抹笑:“你这是在生我的气?气我打断了你的骨头吗?”

林若微微皱眉,他现在除了酸软是没有任何力气的,体内的精神力也完全使不出来,他发现安陵已经把他一身的修为都已经废去,顿时浮起一抹绝望。

意识到林若表情的变化,安陵的心也柔软下来,伸手摸了摸他光洁的脸,缓缓道:“你放心,跟我好好过,不会有人敢对你怎么样的。”说完看着心上人犹如一滩水一样躺在自己身下,即便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安陵也已经是抑制不住。

等安陵真正从自己身上消停下来,林若发现外面天已经大亮,而此时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双手跟双脚踝都被粗大的铁链绑着,这是安陵起来之后给自己扣上的,理由就是防止自己逃跑,而且这间屋子还被设下了结界,以林若现在的情况,想要逃出去的几率为零。

在这里生活了几天,林若便开始绝望了,他不奢望有谁会来救自己,安陵整个人都已经扭曲,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过去的自己没有发现而已,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到底遭受了什么事情,总是每天脸色阴沉地回来折磨自己,整个人不知疲倦地开始活塞运动,不过他也知道林若现在的情况,所以倒没有再对他的身体做什么攻击。

林若这几天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大,他看着自己每天都要面对一个疯子,一个真正的疯子,而且这个疯子还每天很温和地对自己说着情话,很温柔地占有自己的身子,不过林若还是恐惧,他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不然到时候于奈蓝风找上门,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不止是嘲笑,而且说不定还会让他从此在幻界都抬不起头来。

“父亲找我,我先出去一下,若不要怕,我回来继续满足你。”安陵说了几句话便出去了,出去时脸色不大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

林若他们这几天一直都是在床上的,过去的话他们也发生过无数次关系,但是那时候你情我愿,林若倒没觉得什么,可是现在他都是被迫的,被迫承受,所以每一处都是煎熬,更别说这些天都是这样的煎熬了。

安陵听到手下的汇报脸色很不好,但是没办法,他必须过去,而且心里也开始想着那两人来这里的目的。

蓝风跟于奈来到鬼族的时候,鬼族的人都如临大敌,不过于奈直接开口说不打架,只要求见鬼王,那些人才一溜烟进去找人了。

鬼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人,开始想着两人这次的目的,但是于奈却说要见安陵,鬼王心里便开始猜测之前安陵跟两人的过节,脸上不禁有些讨好之意:“陵儿年纪小,做事难免有些冲动,过去有什么得罪的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于奈也不打算跟这人绕圈子,直接开口:“鬼王放心,过去的恩怨已经过去,我们此次过来是要带走我师兄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