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30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把当场的几个人都吓傻了,特别是手上拿着注射器的温敛,面无人色。

最活泼的,也是最惨的。

在实验结束后的几个小时里,兔子的惨叫声还一直萦绕在温敛的耳边,她总觉得身上还残留着兔子味道。特意去洗了一个澡,还是有,温敛就知道那是心理上的存在了。

她陷入了无限自责中,毕竟兔子是死在她手上的。如果没有她的那一针,兔子就不会死的那么惨烈,在别人的手上也许它会很安静的去。

傍晚,她在跑道上一圈一圈走着,走了良久,还是无法挥散郁结在心里的愧疚。即使她知道兔子已经死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再自责也是无用的。

她一脸愁云惨淡的样子,抬起头来对着平时最喜欢拍的夕阳也失去了兴趣。正当她要陷入更深的困局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后面牵住了她的手...

☆、第三十五章 学姐的安慰

温敛感觉有手指柔若无骨滑入她的手掌心,不自觉的握了握,那指尖有些冰凉。在停下脚步的同时也向后望去的,看到身后的人,眼睛一放亮,喜出望外道:“学姐,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不是我该问你吗?”顾羡溪俏皮的一吐舌道:“我刚才打电话给你,你怎么没有接?”要不是她偶尔经过操场,还不知道温敛在这边散步呢。

“有吗?”温敛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有个未接电话,只是她寻常上课的时候都把手机调成静音,并没有感觉到有电话,“学姐找有我什么事吗?”

顾羡溪摇摇头:“没有,只是无聊了,想找你玩。”

温敛含着笑意瘪瘪嘴,委屈的说道:“原来学姐只有无聊的时候才会来找我啊。”

其实顾羡溪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温敛会当真,连忙拉紧她的手解释道:“我只是随便一说,你可别当真啊。”

温敛憋不住了,扑哧一笑道:“没有啦,只是在逗学姐玩。”逗了一下学姐,她都觉得心情好多了。

顾羡溪感觉今天温敛有些不对劲,不仅没有往日那么意气奋发的样子,还有些精神恍惚。刚才她跟在她身后好长一段时间,她低着头都没有注意到,要是在平时她早就注意到背后有人跟着了。

她偷觑着她的脸,小心翼翼试探的问道:“温敛在想什么呢?”深怕一不小心就触到她难过的地方。

温敛心情又低沉了下去,垂着头嘟囔道:“我们今天去做试验了。”脚下又慢慢走了起来。

顾羡溪眨了眨眼睛,跟着她问道:“那怎么了?”

“小兔子死了,我弄死的。”

顾羡溪恍然大悟,温敛这是在自责自己,“你们是药理实验?第一次?”

“对。”温敛点点头,“学姐也做过这个实验吗?”

“当然。”顾羡溪斟酌了一下,“这是医学院里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

温敛懒得走了,径直拉着顾羡溪走向草坪坐了下来,松开她的手,用手掌掩盖着脸,视线透过指缝向外面望着,苦笑问道:“学姐,你说我这是不是在谋杀小白兔?”

顾羡溪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不是。”有理有据给她分析道,“你想想啊,要是我们不做这些实验的话,将来毕业出去面对病人,你要用生涩的手法给他们治病吗?”

温敛摇摇头,顾羡溪继续说道,“生死是一个医生必须经历过的...将来,你要面对的可不是那些兔子,小白鼠,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患者。你要是一个不注意,他们的生命就会在你的手上流去。”

她试问道:“如果你今天为兔子的死就这么沮丧,那以后要是有患者死在你的面前怎么办?”虽然现在说这个有些不妥,但是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就在她们踏上医学这条路的时候,早已注定了。

“也是。”温敛摇摇头,她不知道,她现在一点也不想想这些事。手指从脸上滑下来,粗喘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躺倒在顾羡溪的肩膀上道,“可是学姐,我的心好累。”

顾羡溪叹了一口气摸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啦。你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以后就好了。”

“像我们哦,不仅做过小白兔的实验,还有青蛙的,小白鼠的。要是说谋杀的话,我可谋杀了好多。”她用俏皮的口吻说着。

温敛听到她这么说,心上放松了很多。

顾羡溪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忍着笑意说道:“有一次我和r给小鼠做腹腔注射,她注射,我来揪着小白鼠。还没有揪好,小白鼠趁我不注意一扭头,两颗大门牙一口咬在了我的大拇指上。我又是被吓到又是疼...”

温敛早就睁开眼睛了,只是还赖在顾羡溪的肩膀上,津津有味的听着,迫不及待的问道:“然后呢?学姐被咬了有没有事?”

“那些小鼠都是经过检疫了,身上没有带什么病菌,所以咬到也没有事。”

“只是那小白鼠,被我条件反射的把手一挥就抛了出去...我也不知道的,那小白鼠就落在了隔壁组一个同学护士服的胸口上,把她吓得魂都快没了,尖叫着把小白鼠拍在了地上。”顾羡溪的手掌在空中比了一弧线,眼睛笑得都眯起来。

温敛笑逐颜开,惊奇的说道:“这也太巧了吧。”

顾羡溪做出夸张的表情道:“对啊,当时我们也是难以置信的,最后我和那个同学道了歉,把小白鼠从地上揪回来,继续做实验。”

温敛把头从顾羡溪的肩膀上移开,坐直了身体,手掌相握着低眸一笑,道:“谢谢学姐。”谢谢你能这么有耐心的安慰我。

夜幕低垂,周围都昏暗了下来,即使顾羡溪就坐在温敛的身边,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没事就好。”温敛抿紧唇,嗯了一声。

顾羡溪眼睛转了转,转移话题问道:“过两天是我的生日,你准备给我什么礼物啊?”

温敛从未听她说起她的生日,一愣道:“学姐什么生日?”

顾羡溪在心里算了算道:“快了,就在这个月的十七号吧。”

那就没有多长是时间了,温敛有些措手不及道:“学姐为什么不早一些和我说?”早一些知道她就可以早一些准备礼物了,现在心里一点打算都没有。

顾羡溪眨了眨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着反问道:“这不是说了吗?”莞尔一笑,柔声道,“你别急。你不带礼物也行,到时候要记得到我们寝室给我一个祝福就好了。”

“这怎么可以。”温敛猛得从草坪上站起来,这可是她遇见学姐之后,学姐过的第一个生日啊,她怎么可以简单的应付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