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49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今天徐雅洁她们都不在,顾羡溪一个人在寝室里,点外卖不肯送过来。所以她就把温敛叫了过来,一起点餐,然后晚上再出去玩。

温敛一手拿叉子叉着一团面条,一边看顾羡溪刚给她传的人体解剖视频。视频口味略重,就算温敛是个见识过风雨的医学生,也有几次也恶心的她吃不下去。

锋利的手术刀划破尸体略微发黄的肚皮,黄色的脂肪混合着血红色的肠子立刻从肚子里涌了出来。

温敛就像被点了穴道一样,整个人都卡住了。默默的移开目光等错过最恶心的画面之后,才又转了回来,把面端到面前,眨巴眨巴眼睛,考虑着还要不要继续吃下去。手比她脑子行动的要快,团了一团面又塞了嘴巴里。

顾羡溪在浴室里听不清楚外面说的话,思考了很久才明白温敛的话说道:“你帮我看一下吧。”

“噢。”温敛放下叉子,点了视频的中止键,然后拿起顾羡溪的手机来看。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辛学长又连发了好几条短信过来。

“羡溪,你理理我好不好。”

“羡溪,我真的有事要找你。”...

温敛看到顾羡溪给发短信过来的人备注着“辛学长”,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从徐雅洁的口中,她早就知道这个人是喜欢学姐的。她狐疑着他这次要约学姐出去做什么,即使很不乐意学姐去见他,但是她又不是顾羡溪的什么人,也没有资格说什么,

点开他发送过来第一条短信,准备一会给顾羡溪看。还没有等她关上屏幕把顾羡溪的手机放下来。

又是一条短信发过来,温敛权衡了一下,还是点开了那条短信。

“羡溪,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天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

我晚上在学校里的奶茶店里等你,你要是不来我就在那里等你一夜。”

温敛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变得惨白,指尖的温度随着血量迅速减少,脑里先是空白一片,紧接着就是乱七八糟的想法一齐涌了出来,有人向学姐表白了,有人要和她抢学姐...越想越心凉,拳头捏的紧紧的,皮肤下的血脉的走向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着把这条短信给删除了,然后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当她的手指移到删除键的时候,却又觉得这样不好,毕竟这是学姐的手机不是她的,原本她偷看短信就是不对的,她要是再把短信删了....

正想放弃,顾羡溪在浴室里突然发出一声响声,温敛被吓了一大跳,手指不知觉的捏紧了手机,恰好按在了删除键上。

温敛抬起头来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学姐从浴室里出来,假装着镇定的问道:“学姐怎么了?”

“没事,沐浴露的瓶子不小心被我碰倒了。”

顾羡溪的话让温敛稍稍松了一口气,低头一看,辛学长给学姐告白的那天短信消失了...她惊慌失措的翻来覆去的寻找,还是没看到那条短信。

该不会是被自己给删除了吧,她想到一个最坏的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没有找回的办法了。

温敛绞尽脑汁的想着解决的办法。还没有等她想到,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顾羡溪用毛巾裹着长发从里面走了出来,问道:“是谁发了信息。”

“是...是...辛学长。”温敛吞吞吐吐的说道,“备注上写着的。”

顾羡溪解开头上的毛巾,把头发都放到一边去,然后一边用毛巾揉搓着头发,一边向温敛走过来问道:“他说了什么。”

温敛镇定了下来,无能为力只有坦白从宽了,咬着唇,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不知道,我不小心把短信给删了...”要她说出他是来向你表白的,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就让她再瞒学姐一回吧。

“你平白无故删我短信做什么?”顾羡溪闻言皱了皱眉头,语气不太好的说道。她很讨厌别人触碰自己的*,就算是温敛,没有经过她的允许也是一样。她虽然叫她看了,但是也没有叫她删除啊。

温敛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委屈,想解释她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在脑中组织出来的语言又太过苍白无力。她确实是删了学姐的短信,这是事实。加上第一次被学姐这么凶,为了一个学长,脑中想起徐雅洁当时和她的说的话,说不定学姐真的喜欢学长呢,那她算什么!

她索性撑着一口气站了起来,道歉道:“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请学姐原谅。”说着拿着自己的手机就往外走。

“欸...”顾羡溪也没想着要责怪她,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想伸手拦住她让她别走,温敛却直接避开了她离开寝室。

此后的一个星期,顾羡溪再也没有见过温敛的人影。给她发企鹅,不回;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

寻常就算不约定好也会时常见面,还喜欢粘在她身边的温敛突然就消失了,仿佛世界上从没有这个人一样,顾羡溪十分难受。这让她不禁对那天发生的事情起了疑惑,她也没有责怪温敛,那温敛怎么突然那么激动。

是温敛看到的那条短信的问题?辛学长?

不行,她一定要找到温敛问个清楚。删短信的事情,她可以原谅温敛,但是她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人影。

因为曾经来过温敛的寝室,顾羡溪轻车熟路的就来到温敛寝室的门口。

动手敲门,她想今天是星期六,她们应该都躲在寝室里面。

出来开门的是林雪慧,她把寝室门开了一缝,从里面探出头来,将顾羡溪打量了一番,认出她是护理系学姐问道:“学姐你找谁?”

“我找温敛,温敛在吗?”顾羡溪说明来意,向寝室里看了一眼,里面窗帘都被拉上了,整个房间里除了空调蓝色指示灯发着一点微亮以外,其余的地方都是乌漆麻黑的,看不清情况。

“她一大早就出去了,现在不在寝室。”林雪慧刻意的挪了挪,用身体挡住她的目光,摇了摇头。

“哦。”顾羡溪想了想问道:“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多久会回来?”

“不知道,她没有说。”林雪慧依旧是摇头道。

“好吧,谢谢你。”顾羡溪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感谢道。

林雪慧关上门之后,走进寝室,对着温敛的床铺说道:“替你劝走了。”

被子里传来温敛瓮声瓮气的声音,“谢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