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61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我还是个学生,我所拥有的并不多,但是我想给学姐一个未来,学姐给我这个机会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它的。”她说到最后都哽咽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快起来吧。”顾羡溪眼睛酸酸的,同时心里有热热的甜甜的东西在溢出来,说对温敛说的这番话不感动那都是假的,脸上一直褪不下去的笑容道破了此时她是有多欣喜。

温敛按住她想扶她起来的手道:“学姐听我说完好不好?不是双方的表白,都不算在一起!”

温敛停顿了一下,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一气呵成说道:“这么久了,都没有和学姐告白过一次,现在说还来的及吗?”

顾羡溪眼里有热热的东西涌了上来,视线渐渐模糊,她忍住不让那东西流下来,想说话喉咙里却被什么堵塞住一样,只能抿着唇点点头。

温敛鼓足了勇气说道:“我爱顾羡溪,我想和她细水长流。请问顾羡溪学姐愿意收下学妹这颗虽卑微但却执着爱你的心吗?”

顾羡溪想开口说自己愿意,但是还是说不出话来,着急的倾身去抱温敛,用行动回答了她。

温敛放开顾羡溪的右手,起身拥住了顾羡溪,在她的耳边傻笑道:“那么从今以后,学姐就是我的了。”顾羡溪不停的点头。

在电影院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到顾羡溪右手的中指多了一枚戒指。

顾羡溪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快熄灯了。她以为徐雅洁她们都已经躺下了,没想到刚一进去,徐雅洁就拉着好长的脸在那里等着她道:“羡溪你不爱我了...你竟然抛下我,和温敛跑了!!!”

顾羡溪想为自己解释,却发现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的。

“说好的室友爱呢,你竟然为了她抛弃我!你知道我一个人呆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多爱害怕吗?差点吓尿了,你知道吗?...”

徐雅洁跟在顾羡溪后面唠叨抱怨个不停,顾羡溪都受不了了。还好温敛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替顾羡溪想好了解决办法。

顾羡溪从带回来的东西翻出买给徐雅洁的吃食,递给她道:“呐,为了赔偿你的损失,我特意带回来给你的。”

徐雅洁先是一愣,拉着脸收了回来,接过吃食笑逐颜开道:“谢谢羡溪了!”

常洛端着茶从顾羡溪桌前走过去,关心的问道:“你和温敛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顾羡溪中指上的戒指,她记得顾羡溪出去之前是没有了,还戴在中指上...那这戒指是谁送的,是什么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她的话停顿在那里,顾羡溪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常洛收回了目光,若有所思的走开了。

这学期很快就过去了,说好让顾羡溪送自己走的社长最后还是禁不住顾羡溪的软磨硬泡,允许她来车站送别自己了。

这可能是她们的最后一面,从此天涯海角,各自的人生再难再交错在一起了。

社长走的那天,在新社长的带领下她们摄影社的全体成员都去送别了,其中包括温敛。

顾羡溪在送社长走的时候没有怎么样,一路上还能和社长说说笑笑,回忆回忆过去的事情。但是在社长进了入站口之后,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睛,惹得温敛心疼不已,劝了好久才让她止了悲伤。

又过了几天,就是顾羡溪她们护理系的放假了,而温敛她们临床因为还有两科没有考完所以要多留几天。

顾羡溪要回家的时候,温敛把她送到车站去,一路上都是唠唠叨叨的。

“家里的钥匙带了没有?吃的呢?充电器呢?”她不停的扒拉着顾羡溪的书包,检查着她念叨到的东西是否有带,根本停不下来,总疑心说有东西忘记带了。

顾羡溪强行把她的脸从书包前掰了过来,面对着她笑着问道:“温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还不是因为你?”温敛白了她一眼,说着又要扭回头找东西。

顾羡溪为了让她安心,道:“你就放心吧,需要带的东西我都有带。”

因为温敛的时间掐的刚刚好,所以到了车长之后,不用等多久顾羡溪可以上车了。

温敛目送着她上车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顾羡溪透过车窗看着她走了,才放心的收回目光,拿起手机起来玩。

在车子发动的前一分钟,她旁边一直空着的座位有人坐了下来,她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却惊讶的目瞪口呆...

☆、第五十六章 送学姐回家

“这位学姐你是要回家吗?”温敛侧着头,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笑容洋溢在她的脸上。“”

顾羡溪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了,脑子里空空的转了半圈,忽地反应过来:“你怎么上车了?”

温敛把背后的书包放了下来,稳稳的坐在她的旁边,道:“来送学姐回家啊。”

“你不是送过了?哪有人送人送到车上去的?”顾羡溪慌慌张张的向手机上瞧了一眼,时间不早了,道,“马上就要开车了!你还不快下车去。”

温敛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顾羡溪的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不对道:“要进来之前必须经过检票口,你没有票是怎么进来的?”

大巴的司机走上车来,让乘客都系上安全带,然后回到自己的驾驶座上,准备开车了。

温敛先帮顾羡溪绑上安全带,再为自己绑。她笑得得意道:“没有票的确是进不来的,但是如果我有票的话,她们还会拦着我吗?”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车票,放在顾羡溪面前摇了摇。

顾羡溪把车票从她的手上夺了过来,认真的看着,真的是她的这趟大巴这一个座位。

“怎么突然做这种事?”她不可思议的问道。

大巴发动了起来,缓慢的后退,然后转了一方向向出站口驶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