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66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在温妈妈把她送出门的时候,还不禁感叹道:“啧啧啧,这么急不可耐的就想走,果然是翅膀硬了,不恋家了...”

温敛刚想反驳她,电梯就上来了,连忙走了进去,然后趁电梯门没关上之前微笑着对温妈妈摆了摆手。

到了学校之后,温敛放好东西,正想去找学姐,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以命令的口气问道:“你来学校了没?”

“啊?”……

☆、第五十九章 被宋元驹拖去见人

温敛先是一阵错愕,然后听出这是谁的声音,应道:“是老师吗?”电话那边低沉的嗓音应了一声。

“我刚到学校不久。”温敛确定他是宋元驹了,连忙回答他之前的问题。同时她的眼睛在四周扫了一圈,以为他是看到自己了。

“哦,那你现在能马上来市里一趟吗?”宋元驹询问道。

“现在啊...”温敛心里记挂着两个月没见面的顾羡溪,但是老师既然说了,她也不好拒绝,犹豫着答应下来问道,“老师要我去市里做什么?”她想算一算时间,看可能要去多久。

“我的一个故人想见见你而已。”

“故人?见我?...”温敛感到费解,老师的故人怎么会知道她,还要见她。

“不要想太多,你赶紧来就是。”宋元驹不想和她废话了,又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撂了电话。

“哦哦。”回应温敛的只有嘟嘟声。

温敛一头雾水的赶到宋元驹后来给她发的地址,发现那里是个饭店。

她刚走进去,就立刻有服务员走上来询问她需要什么。

她摆了摆手,问清楚宋元驹是在那个包厢里的后,就去寻找他。

饭店包厢里的主色调是暖色系的,主墙上挂在液晶电视,正对吃饭的圆桌。

原本应该坐着八个人的大圆桌,仅坐了两个人,两个人还紧邻着坐着,从外面看进来极不协调。大盏的水晶灯悬挂在圆桌上方,角落里还站着一台立式的空调,而另一边放着几盆大型的盆栽。

圆桌转盘上放着的菜都还是完完整整的,像是没动两口的样子。

正在谈话着的两人之中就有一个是宋元驹,他脸上笑意盎然,没有半点在实验室里面对温敛时的严肃。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宋元驹和对面的人相视了一眼,说道:“来了。”对面的人点点头,他就拉下笑脸来,恢复了往常板着脸的样子,对外面喊道,“进来吧。”

站在外面等候的温敛闻声推门进来,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发现除了自己的老师之外还有一个人。原以为也是学校里的老师,但是她并不眼熟。

她关上门,朝宋元驹走了过来,问好道:“老师...”

宋元驹抬头瞧了温敛一眼,问道:“吃饭了没有?”

“赶来的急,还没有吃。”温敛如实的说道。

“那就坐下来一起吃吧。”他拖出一把椅子来,让温敛坐下,然后让外面的服务员又送了一套碗筷上来。

在她们交谈的时间里,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已经将温敛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然后扭头问宋元驹道:“这个就是你说的很有期望的学生?”

宋元驹点了点头,为温敛介绍道:“这个是我们省第一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刘志安。也是我以前的老同事。”他并没有向那人介绍温敛,想是已经在温敛没来的时候介绍过了。

温敛震惊着,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留着寸头,有些发胖的脸上带着啤酒瓶底般厚度的眼镜,从她进来开始就笑眯眯的人竟然是个医生,还是外科主任。

她心里带着崇敬,向他问好道:“主任你好!”

刘志安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摇摇头:“叫什么主任啊,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温敛哪敢直接唤他的名讳,这样太不尊重了,正纠结着,宋元驹插嘴道:“你叫我什么,就叫他什么吧。”

温敛明白的点点头,“好,刘老师。”

“好。”刘志安乐呵呵的点点头,转向宋元驹问道:“怎么是个女娃子?”

宋元驹瞪大了眼睛,反驳道:“女娃子怎么了?你生的不也是个女娃子?”温敛为了不显的自己多余,她得了两人的允许之后,为自己倒了一杯饮料,一边抿着一边把自己的耳朵竖的尖尖的听他们说话。

“女娃子干这行累啊。”刘志安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想表达对女孩子的歧视,而是事实就是这样。

为了印证自己的话,他还拿出自己做比喻,摸摸自己凸出的肚子道:“你看我原本一个在学校那么瘦的瘦子,为了这个工作,活生生吃成一个大胖子。不都是因为上手术台的时候能坚持十几个小时充沛的体力才吃那么多的?”

这些宋元驹都是知道的,但是...他瞧了若有所思的温敛一眼,道:“我都和她说了,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去外科,比较有挑战性。”听见这话的温敛失了失神,原来只不过是她随口说的一句话,没想到老师竟然记住了。

“欸,这个我喜欢!外科就是富有挑战性!我在读书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选它的。”刘志安一拍大腿,高兴的说道。

他低头一想,对温敛说道:“丫头,你实习的时候一定要报在我们医院名下,到时候我带着你实习!”

温敛猛地回神,实习?那不是三年之后的事吗?到时候的事怎么说的准。她虽然很想跟着刘志安实习,但是现在不敢肯定,婉转的问道:“现在说这些是不是还太早一点?我刚大二,刘老师。”她没想到宋元驹是打着要给自己介绍实习的老师来着!

刘志安没有预料到温敛才读大二,笑容僵了一下,继而扭头看着宋元驹惊讶的问道:“这丫头才大二?!你怎么不和我早点说...”

宋元驹肯定的点点头,然后无辜的摊摊手。他刚要说的时候,温敛就来了,他有什么办法?

刘志安尴尬的笑了笑,对温敛说道:“没事没事,就三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