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69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才不是来找你的。”徐雅洁挑衅的对她吐了吐舌,转头对顾羡溪说道:“羡溪,你家温敛刚才打电话过来了,你不在我就帮你接了。”常洛听到温敛的名字,眉头又是一皱。

顾羡溪侧身问道:“她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让你一会给她回个电话。”徐雅洁说完,就又缩了回去,嘭的一声把门又关上。

“哦。”顾羡溪明白的点点头,转回了身,催促常洛道:“洛洛,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

“羡溪,你知道的,从认识你开始起...我就把你当成自己小妹妹一样照顾。”常洛呼了一口气,终于决定说了,“所以这件事我一定要说....”

☆、第六十一章 带学姐回家

常洛又顿住了,顾羡溪想快点进去给温敛回电话,心里稍稍不耐烦。

想法在脑中又转了一圈,确定自己这是为了顾羡溪好,常洛张着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道:“羡溪...我觉得你们这样是不对的。”

顾羡溪愣了好久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想要确认的问道:“你是说我和温敛在一起吗?”

常洛终于把开头的话说出来了,心里轻松了许多:“我把你叫出来就是为了这个,思怡还不知道吧?”她怕太多人知道,对顾羡溪不好。

顾羡溪又不可思议又羞愤,拉下笑脸来问道:“洛洛,你这是什么意思?”

常洛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说道:“女生是不能和女生在一起的。你知道吗,羡溪?”

“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顾羡溪听到这熟悉的话,再一次反问道。

“因为世俗不允许啊,别人会看不起你们,会遇到许多的歧视,你们坚持的住吗?”常洛自从上次被顾羡溪堵的语塞了之后,早就找好了理由,“而且你们这样是不会有孩子的。”她认为顾羡溪是被爱情蒙住了心,是当局者迷,而她这个旁观者清,她有义务让她恢复理智来。

“洛洛,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怎么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顾羡溪艴然不悦,面带愠色,隐忍着不发作,“我们在一起是我们俩的事,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吗?”

“我还是我啊,我从来都没有变。”常洛听到顾羡溪这样说,痛心疾首的问道:“你有想过你们的父母吗?”

顾羡溪呼了一口气,压制住从心中腾腾升起的怒火,“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们有自己的思想,可以做自己的决定。”她从没有想过一直都照顾自己的常洛会是这样一个人。

“那你们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吗?”

“没有。”顾羡溪冷言冷语的答道。

“羡溪啊,你不能这样子。”常洛想去抓顾羡溪的肩膀,让她清醒一点,却被顾羡溪向后退了一步躲了过去,落了一场空,“你就不怕温敛在骗你?你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

“骗我什么?我有什么好让她骗的?”顾羡溪冷笑反驳道,“骗人骗财?她,我再清楚不过,不需要你来说!”她自认为自己一无所有,而且温敛是不可能骗她的。

“你是在玩吗?”常洛见她执迷不悟,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们是不会有未来的,如果你是和她在玩的话,我也希望你能早点离开她。”

顾羡溪冲动的话差点脱口而出,想到常洛以前那么照顾自己,怕自己回答的话会伤了她的心,所以她选择抿唇不答。

“而且...”常洛抓住了最重要的一个点,“你有想过你这样会阻挡住温敛前进的脚步吗?”

温敛的名字她早就听说过了,宋教授的得意门生,学业成绩出色,公认的很有潜力的一个人。但是如果有一天大家都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个女生的话,这几乎算名誉全毁了,学校能不能留下她都是个问题了。

顾羡溪不想再和她说下去了,摇摇头道:“不用再说了,洛洛,我就当你今天没有叫我出来过,也没有和我说过这些话。”她一说完,转身就走了。

常洛在她的背后说道:“羡溪,我希望你回去能好好想想我和你说的话。”顾羡溪将她的话全然当成了耳旁风。

从常洛和顾羡溪那一晚的谈话之后,除了有事非要和常洛沟通之外,顾羡溪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名义上虽然没有什么,但是顾羡溪在行动上已经表明了她和常洛绝交了。即使她以前对自己那么照顾,但是她在自己的面前那么诋毁自己喜欢的人,顾羡溪脾气再好也忍受不了。

一天中午吃过饭之后,顾羡溪和徐雅洁回到寝室。

顾羡溪进了寝室看到常洛在里面,就板起脸来,拉开自己桌前的椅子坐下埋首在书桌前看书,而常洛听见有人进来了,快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连问一声“你们回来了啊。”都没有。

徐雅洁明显感觉到常洛和顾羡溪之间的异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们两人,冷不丁的对上常洛抬起偷看顾羡溪的眼睛,吓得她赶紧收回了目光,打开电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等常洛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之后,寝室里只剩下徐雅洁和顾羡溪两个人了。徐雅洁才放下用来掩饰自己的键盘,连自己带椅子踹到顾羡溪旁边,问她道:“你和洛洛怎么了?”

“没事。”顾羡溪那一晚的怒气犹未散去,语气不太好的说道。

“该不会是她和你说了什么吧?”徐雅洁猜测道,能让顾羡溪这么生气的事情,最有可能是..“关于温敛的?该不是她脚踏两条船,然后被常洛看到了,再告诉你吧。嗯....你不信,你们俩就撕逼了,最后冷战...”

徐雅洁的脑洞开的越来越大,要是没有顾羡溪的阻止,她估计会开到无限大。

“怎么可能。”顾羡溪哭笑不得的拍了一下她的头,道:“不要瞎猜。”

“那你就告诉我嘛?”徐雅洁十分好奇,嘟着嘴说道。

顾羡溪摇了摇头,“这个不可以说。”她怕她说了会影响徐雅洁对常洛的看法,有几分挑拨离间的味道。

...

略过温敛如何找房子的事不谈。

每年下半年的假期总是多于上半年的,这不,刚过中秋后没有多久就又迎来的国庆节。今年的国庆节照例是放假七天。顾羡溪为了省下回去的车票钱,像往年一样并不打算回去。

而温敛呢?因为中秋节的时候,她还忙在实验室里,连月饼都没有顾得上吃,更别提陪顾羡溪了。心里觉得很对不起顾羡溪,本来是想留在学校陪着顾羡溪的,但是又由于有事情必须回家一趟。

她就想着把顾羡溪带一起回去,让她见见自己妈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