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79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拧开水龙头,流水哗啦一声争先涌了出来。顾羡溪在外面逗着青霉素。

只是几天的功夫,青霉素就不复刚捡来时那瘦弱的模样了,可能是跟着温敛她们吃的太好的缘故,身体整整大了一圈,身上的毛也长长了许多。特别是脸颊两侧的毛,又比身上的毛长一些。

它现在还小,顾羡溪一只手就能把它抱住。另一只手的手指捋着那些长毛,轻易地一抓就能抓起一小撮来,“温敛,我怎么觉得青霉素不像是中华田园猫啊?”

流水声太大了,温敛并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特意关上了水龙头,问道,“你刚才说了什么?”顾羡溪抬头瞧了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摸着青霉素将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

温敛想了想,她也觉得青霉素不像是普通的家猫,但是那毛色又和普通的家猫没什么区别,推测道:“没准它是混血的呢?”

顾羡溪认同的点点头,温敛以为这是一个问话的绝好机会,一边用抹布在油腻的盘子上擦着,一边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学姐最近在学校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八卦吗?”

“什么八卦?”顾羡溪学着青霉素喵喵叫,声音软的不像样问道。

青霉素在顾羡溪的大腿上翻一个身,把自己雪白的肚子完全的坦露在顾羡溪的面前,示意要她摸摸。顾羡溪宠溺的摸摸它的头,然后给它摸肚子。

温敛斟酌了一下语序,徐徐说道:“我在学校的时候,听说有不知道是谁的两个人在一起了,闹得沸沸扬扬的。”

“哦?”顾羡溪给青霉素摸肚子的手顿了一下,道:“没有听说。”

温敛放心了,继续洗碗说道:“我也不大了解,反正不关我们的事就对了。”

“你这几天怎么都没有去实验室?”顾羡溪看她最近都是准时的回家,疑惑的问道。

“宋教授没有叫我去,我就没有去了。”温敛摇摇头道。

说起来也奇怪,明明实验室忙的很,但是宋元驹这几天都没有让她去实验室过。难不成自那天之后他就没有回学校过,温敛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久久挥散不去。

但是难得能休息这一段时间,多陪陪顾羡溪,就没深究下去,反正宋元驹有事情的话肯定会让她去实验室的。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见到宋元驹的时候,并不是在学校的实验室里,而是在城郊外的殡仪馆里灵堂上。

而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本来我还想叫他带带你的,没想到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

温敛喉中像被梗了一团厚重的棉花,逼了许久才从牙缝里逼出四个字来道:“老师节哀...”

几日不见的宋元驹,仿佛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往日的严肃再也装不起来了,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去了精神气一样,有气无力抬起手来挥了挥,嘶哑着喉咙说道:“他也算是你的半个老师,你上去给他献一朵花吧。”

温敛死死的抿着唇,沉重的点点头。

挂满白绫的灵堂上,正中央摆放着一具披着白布的棺材,家属跪在棺材面前一边嘤嘤的哭泣着一边为死者烧着纸钱。两旁是整整齐齐的花圈,上面还挂在白纸黑字的挽联。整个灵堂里面并没有几个人,他们要么在哭泣要么在低头沉默着,气氛压抑着。

温敛拿着白色的菊花,举步维艰的来到死者的棺木前,弯腰将花摆放在了它的旁边,然后缓缓地重新站立起来,抬起头来。

留着寸头,有些发胖的脸上带着啤酒瓶底般厚度的眼镜,老是笑眯眯着的人。现在他的照片已经变成了黑白色的了,被挂在了灵堂的正中央,上面还垂着两道白绫。

那个新闻上说被患者捅了好几刀的医生就是他...那天宋元驹接了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之后,慌慌张张出去就是被请去抢救他....温敛几天没见到的宋元驹的同时,他是在手术室里抢救他...

因为宋元驹曾经是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而且还有着几十年丰富的经验,能救当时危在旦夕的刘志安的人也只有他一个...

但是到底是没有抢救回来,刘志安还是去了...

一转眼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任是明白生死无常的温敛也接受不了。

明明在抱怨医生这职业苦的人...

明明说再过几年就可以退休享清福的人...

明明那天还在说,要让自己报到他们医院名下带着自己实习的人...

就这么去了?还是被自己的患者捅死的...

温敛跌跌撞撞的回到宋元驹的身边,只见宋元驹目光空洞的凝视着墙上挂的那张黑白照片,眼睛里充满了血丝道:“还是没有抢救回来,我...无能...”

“这不能怪老师...”温敛强忍着复杂的情绪,劝道。

宋元驹摇摇头,身体也随着晃动了起来。温敛连忙扶住了他,看着他的脸色不太好的样子,身体也摇摇欲坠的,担忧的询问道:“老师,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宋元驹双眼前冒着星花,他闭上眼睛希望能缓过去,摆了摆手道:“没事...”他虽然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过了,但是他相信自己还能撑下去。

温敛还想再劝,话还没有说出口,就感觉宋元驹的身体软了下去。她双臂使上力气想扶着他,但是体重的原因,宋元驹还是倒了下去。

温敛被突然发生的这事情,打得手足无措,伸手掐着宋元驹的人中唤道:“老师!老师!”...

☆、第六十九章 温敛你是个英雄

病房里,宋元驹的家属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医生不急不缓地给病床上还在昏迷的宋元驹做完检查之后,他们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想问清情况。

医生刚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被他们吵的耳朵都要聋了,也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根本没办法回答他的问题,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他们安静点。等他们都闭上嘴之后,他才说道:“你们到底想问什么?一个一个问,好吗?”

“医生,我爸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问话的人是宋元驹的独子。

“这个...”医生翻了一下病历道:“不要着急,病人就是缺乏休息而已,你们让他休息够了,自然醒了。”

宋元驹的儿子点点头,医生要走了,临走前扫了病房里的众人一眼,挥了挥手,道:“病房里不要围着这么多人,病人需要安静的休息。”说着就带出去好几个人。

温敛刚给顾羡溪打完电话,将在殡仪馆发生的事和她说了一遍。挂了电话之后,她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双目黯淡着,脑子里混沌的一片,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前路迷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