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94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 第78章 想开

电话对面的徐雅洁听着温敛对自己喊顾羡溪的名字,稍微一愣,立马否认道:“温敛,我不是羡溪。”

温敛的希望再次落空,心一下子从高处重新跌入了尘埃中,恍惚间问道:“那你是......”

“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徐雅洁震惊的问道:“我是徐雅洁啊。”她怀疑温敛因为悲伤过度,已经神志不清了。

“哦。”温敛目光呆滞的问道:“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那天不是让我回去看羡溪的状态吗?”徐雅洁犹豫不决得说道:“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她生怕说错一句话,就会不小心触碰到温敛心里还在流血的伤。

温敛那边没有传来回话,徐雅洁迟疑的思考了一下,道:“温敛,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不要激动!”她怕温敛的情绪不稳定,万一听了她的话之后,去做什么傻事,那就不好了。

但是出出她的意料,温敛此时心如止水。该哭得都已经哭过了,该想的也反复想过了许多遍。她现在只想得到一个答案而已。

她没有错处,她无从弥补,只能等待着顾羡溪对她的宣判,死刑或者死刑?

“好,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说吧。”她轻呼了一口气,语气平缓的说道。

“羡溪确实是打算和你分手......”徐雅洁有些艰难地说道。

“嗯......”她原来以为经过这几天的沉静,预想了很多种可能,她可以很坚强很平静的接受最后的结果。但是当她真正听到分手两个字,眼泪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徐雅洁通过电话听到温敛那边传来的细微抽泣声,慌乱的安慰道“温敛我虽然知道你很难过,但是……”

温敛任眼泪在脸颊上肆意流淌着,哑嗓子问道:“她在你身边吗?”

徐雅洁连连否认道:“没有,没有。我在外面,她没有在我的身边。”她现在在顾羡溪面前连温敛两个字提都不敢提,更别说要打电话给温敛了。

温敛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嘟囔的说道:“那就好......”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这么没出息的样子,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为了她流了许多的眼泪,她会担心的。她不在就好......

“你继续说。”她连咳了几声,想把心里堵着的东西都咳出来。

“我试探了好几天......”徐雅洁左思右想,仔细地考虑着什么能说,“才从她撬了一点点下来.......”

“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温敛只想知道这个,径直问道。

“这个......”徐雅洁想起顾羡溪之前告诉她,她不想耽误温敛,但同时又不许自己告诉温敛的话,道“这个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她不说,温敛就自己猜道:“她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人?”

“没有,没有,温敛你不要乱想。”徐雅洁迅速地否认道。她看到温敛这么伤心,很想把真话说出来,但是又对顾羡溪发过誓不能说......不觉得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幸亏温敛没有提到什么不能说的问题,不然她真的要纠结了。

“温敛你要放弃了吗。”她试探的问道。

“那一天,我本来想回国的......”温敛语速缓慢的说道。

徐雅洁迫不及待得问道:“那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要是那时上的飞机,应该早就到了!”

“我......回不去了......”温敛牙关一紧,眼眶又蓄上了眼泪道:“学校一年之后才肯放我回去,那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

“啊......”徐雅洁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这难道就是机缘巧合?她们注定走不到最后?

“我就不该出来!不出来,学姐就不会和我分手了......我们还能好好的在一起......”温敛仰头靠在墙壁上,双目无神的说道。说到最后,声音都被堵在她的喉咙里。

“温敛你不要太难过,既然回不来就在那边安心的读书。”徐雅洁有些内疚。如果当初不是她推波助澜,温敛和顾羡溪后来也许就不会在一起,也不会伤的那么狠。

她劝温敛道:“我有机会,一定会帮你好好劝劝羡溪的。相信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才和你分手的!”

温敛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嘱咐道:“还是希望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好的。”

温敛挂了电话之后,点开了刚来这个国家没有几天的通话记录。

那时候天气很好,那时候学姐还没有和她说分手,那时候一切都很好。

除了少数几个打回家去,其余的都是打给顾羡溪的,还有后来改用的发短信。

十几个来往的电话,几百条短信。

每一通电话,每一条短信,她都清晰的记得当时发生的事......

刚来的第一天,她和顾羡溪说暂住在一个本地人的家里。主人一家人都是胖胖的,加上穿的衣服又紧,无论大小走起路来,都是一颤一颤的。

顾羡溪笑她不懂事,麻烦人家,居然还在别人背后说人家的坏话。

温敛其实也只是为了逗她开心一下而已,并没有真正嘲讽她们的意思,而且也都是实话。

心想学姐反正也看不到,她就对着手机吐了吐舌......

还有就是在学校里办了一天的证件,回来的时候都累瘫了。

她躺在床上和顾羡溪抱怨到,英语的语速比汉语的要快上好多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