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95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在面对那些办事的人的时候,她要是不伸长了耳朵认真得听,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鸟语。

末了,她还煞有兴致的和顾羡溪学了一下外国人惯用的口气。

“oh,mygod!”“......”

惹得顾羡溪在电话那边笑个不停......

有时候顾羡溪也会主动打电话或发短信过来,给她发青霉素最近的照片。

夏天到了,青霉素因为毛太长了,容易中暑。

她就和徐雅洁带着它去宠物店把毛剃的短一点。

在剃毛等待的过程中,徐雅洁听说阉割有折扣,就哄着顾羡溪把青霉素阉了。免得青霉素长大了,在寝室里发春,乱叫,祸害楼下的母猫......那样寝室就不能留它了。

顾羡溪没有什么主意,听店员和徐雅洁的一劝说就答应了。

于是青霉素在剃毛的途中,就被阉了,成了一只小太监。

温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背后还一寒,太狠了......

......

想到那些事,温敛就不自觉得勾起嘴角。又想到那时候,可能学姐已经在酝酿和自己分手了,笑中带上了泪......

同时在心里做下了决定。既然这一年内不能回去,学姐也不接自己的电话,而且她对此什么办法都没有,那么她就好好留在这里,认真学习。

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一年之后。

好的。

我会长大,像你说的那样......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像你说的那样......我会把英语学得流连,像你说的那样......

你要我听你的话,好,我听了。

是不是我乖一点,你就可以告诉我,那些分手的话,都是骗人的?

一年的时间很短,等我!

至此,温敛想开了之后,放在情感上的精力大大减少,其余的几乎全投入在了学业上

外国的课堂比国内的自由。

既没有点名没有提问。虽然按照课程表上的安排,几乎每天都有满满的课程,但是循规蹈矩,不漏一节课去上的也几乎只有温敛一个人。逃课缺席在她们的同学间是很常见,就算是当初和温敛一起来这个学校的另两个人也一样。

在课堂上的时候,不仅老师可以说,学生们也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意见。刚来的时候温敛英语不好,羞于表达。到后来,她英语慢慢流利了起来,就敢于提出自己的问题了。

她在学习上的付出,远比原来在国内的时候多,当然得到的也更多。仅是三个月后,她的英语就上了好几层楼。在众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意思,也不再有初来时的羞涩。可以和同学还有寄居的房屋主人家无障碍的交流沟通。

至于顾羡溪那边,温敛从来没有放心过。通过徐雅洁这个在国内的小耳朵,每天都能听到她汇报的顾羡溪的情况。仅徐雅洁知道的,学姐貌似过的也很好。那么她就放心了。

温敛刚走之后的每一天,顾羡溪都很想她。

虽然每天都从能用手机和她对话,但是真人不在面前,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想抱的时候,不能抱。想撒娇的时候,除了她,好像其他的人都不适合,只能忍着。

原本不认识温敛的时候,她可以随意的和每个人撒娇卖萌无压力。但是和她交往之后,她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温敛的了,对别人也不再那么随便。

在寝室里也不是那么习惯,虽然有青霉素陪着她。

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她都要躺在床上好久,干干的望着天花板,反应了好久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她和温敛的小屋。身边只有墙壁或者是青霉素,没有温敛软软的身体,也没有熟悉的怀抱。

晚上睡觉的时候,偶尔会梦到温敛。像那一晚雨夜里的梦一样,温敛最后总是消失不见,让她遍寻不着。

顾羡溪感觉这样的梦就像预示着她们的未来一样,到最后她会弄丢温敛,再也找不到,所以眼角逼出了的眼泪沾湿了枕头。

白天人也是恍恍惚惚的,居然能把身边的徐雅洁叫成温敛......

☆、第79章 有人图谋不轨

而分手之后,日子更加难过了。

原来装的满满的心,突然就像被人剜去了一大块一样。

连顾羡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一方面要承受自己内心的痛苦,一方面在表面上还要强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每天要坚持去上课和见习,恍惚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常看着书本或者黑板发呆。

她并没有把温敛的电话拉黑掉。温敛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都是眼睁睁的看着手机的屏幕从黑暗亮起,再恢复黑暗。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心里伤口一次一次又一次被撕裂开的疼痛。

这大概就是她向温敛提出分手的惩罚,她愿意承受。

当然也有很多次,她冲动的想接起温敛打来的电话。就算只是再听听她的声音也好,但是每到这个时候,她心里就会冒出来一个阻止的声音。告诉她为了温敛好,为了温敛好,就这么断了吧,再接起来自己的心一定会软,所以千万不能接温敛的电话。

也会隐隐的希翼温敛从国外回来质问自己,同时又怕自己回答不上她的话,内心既矛盾又纠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