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97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徐雅洁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问道:“什么方法?”

张思怡嘘声道:“这是个秘密,现在不能说!”她既怕徐雅洁出来捣乱,也怕先说了之后,没有做到被她笑话,所以打死也不肯说。

做了这么多年的室友了,徐雅洁知道她虽然热心肠,但是向来不靠谱,内心担忧,警告道:“你可不要给我乱搞。”

“好的!”张思怡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还有不要拿分手这件事去刺激羡溪,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了。要是羡溪出了什么事,我就找你算账!”徐雅洁仍不放心的告诫道。

张思怡虽然不服气,凭什么羡溪出事了就找她算账,但是在徐雅洁的淫,威之下还是答应了,“好。”

自从温敛离开之后,常洛对顾羡溪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对她非常的好,非常的关心。甚至于与徐雅洁的记忆里的以前和现在相比,现在的好还要更甚一筹。

如果要说以前常洛对顾羡溪是像对待妹妹一样,那么现在的好已经超过了妹妹这个点了,更像是在有意讨顾羡溪的欢心一样。

就是有点不待见顾羡溪带回来的青霉素。

一开始她见到青霉素的时候,她对它还是很好的,时常会替顾羡溪喂猫粮,还顺毛摸摸抱抱什么的。但是自从从顾羡溪知道青霉素是温敛捡回来的时候,态度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去碰青霉素,有时候还会去恐吓它。青霉素都有点怕她了。

徐雅洁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多想。在她的心里常洛就像是老干部一样的存在。她会喜欢女生喜欢顾羡溪?怎么可能!

但是往往现实就是与以为的相反......

酒吧里,五颜六色的灯光在漆黑的墙上快速的转换着。震耳欲聋地音乐声,吵杂的环境。舞池里的人,个个像磕了药一样,疯狂得扭摆着自己的腰臀。镁光灯的迷离颜色打在他们的脸上,每一个人都着几乎一样的表情,愉悦。

温敛坐在吧台前,她手心里端着的瑰红色酒水,在玻璃制的酒杯里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杯子底部沉着几块方型的冰块。她煞有兴致地注视着那些冰块,手腕轻轻摇晃了一下,冰块也随之转动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来这种酒吧里,真是个吵闹的地方......

☆、第80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将杯沿送入口中轻抿了一下。她一手拿着酒杯一只手用手肘支撑着身体,侧身看向舞池里扭的最疯狂的那个人。

乔伊斯将双手高举过头,伴随着音乐声半蹲下身子和对面的男人贴身热舞着。一头披散的金黄色头发被她剧烈地四处甩动,染上了灯光的五彩颜色。

她上身穿着带着鳞片的背心,v字领一直开到胸口上,暴露出无限的春光。而下身是一条刚刚正好能遮到臀部的黑色短裤,从短裤里生出一对白皙修长的大腿。即使藏在黑暗中,朦胧间看起来也很诱人。

和她贴身热舞的男子比她要高上许多,居高而望应该可能看到不少的东西,所以他一直低着头,色迷迷的看着乔伊斯胸前。手掌也不老实,不时地就要伸下去,在乔伊斯腰上或臀部吃一把豆腐。

这些被温敛看进眼底,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是又看见乔伊斯一脸享受的样子。想了想,这大概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便不想说什么了。英雄救美的事,也是要在被害者非情愿的情况下,才能发生的。

要是被害人是情愿的,那她出去就是煞风景......更何况她还在为乔伊斯扣留下自己护照的事耿耿于怀。

外国比国内开放许多,温敛见多了,就不奇怪了。她估计乔伊斯和那男的可能都不认识......

似要验证一样,等乔伊斯从舞池里上来,坐到她身边和调酒师要了一杯和温敛一样的酒之后,温敛问道:“那个男的,你认识吗?”

乔伊斯一口气就把杯子里酒全喝完了,把仅剩下几块冰块的杯子放回到吧台上,舒坦得打了一个嗝。然后又向调酒师要了一杯酒,把冰冷的酒杯贴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双眼迷离地着看温敛反问道:“谁?”

“就是刚才和你跳舞的男的。”温敛端着酒杯,冲舞池仰了仰下巴。那个男的还在里面跳舞,只是他身边的女士从乔伊斯换成了另一个。

乔伊斯喝的有点多,迟钝地扭过去瞧了一眼答道:“哦,彼得啊,刚认识的。”

“哦......”温敛意味深长地一笑。

乔伊斯探身过来,一下子就依靠在了温敛的肩膀上问道:“你在嫉妒?”她们国家并没有吃醋这个说法,所以她说温敛是嫉妒。

温敛只不过是在验证自己的想法而已,居然能被她扯上嫉妒,不可思议地皱了皱眉问道:“嫉妒什么?”嫉妒她被人摸了?

“嫉妒我和他那么亲密的跳舞。”乔伊斯说道。她全身都散发着浓厚的酒气,熏得温敛也快醉了,微微地侧过头去,把乔伊斯推开道,“你想多了。”

乔伊斯不以为意,扶着吧台的边缘,颠颠倒倒的又要去跳舞。

温敛迅速地把她拉了回来问道:“我们要什么时候回去?”如果晚上不是她约自己出来的话,她是不可能到这里的。

乔伊斯晃了晃手臂,想摆脱她的束缚,大声嚷道:“回去做什么?!”

温敛看着手表,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们该回去睡觉了。再晚一点回去,就不安全了。”这里并没有像国内有枪,支管束,而是每个人都可以合法执枪。万一一言不合,对方就可以拿起枪来,毙了自己,温敛想想就可怕。

“温,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乔伊斯睁大了眼睛,瞪着温敛问道。

“当然,酒吧。”温敛一摊手说道。她到这里已经有四个多月了,在语言和动作上不觉得带上了当地的一些习惯。

“那你这么严肃就一点都不好玩了!”温敛要比乔伊斯还高上几厘米,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她,乔伊斯特意仰着头,说:“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就像看着那些冰冷的尸体一样,不带一点感情!”

“所以呢?”温敛不近人情的说。

乔伊斯不想在这里与她发生争执,一把把她的手甩开道:“滚!不要拉着我!”自己好心好意,带她来这里开心一下。没有想到她自己不玩,还要干扰自己。

温敛看着她脚下不稳地走进了舞池,又扭动了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样再跳下去,不知道几点才能回去。

还没等她回过头来,在旁边注意她很久的男子看机会来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端着酒杯朝温敛走了过来。

“嘿,美女,能请你喝一杯吗?”他单手依靠在吧台,脸上挂着能迷倒许多女人的笑容问道。

显然温敛不吃这一套,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脑中得到结论:一个外国男人,之后便端起自己的酒杯,拒绝道:“谢谢,我自己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