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136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  

厨房里抽油烟机的声音太大,温敛的耳边全是轰隆隆。乔伊斯说的太轻,她并没有听清。抬手关了抽油烟机,她问道:“你刚才说了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乔伊斯低下头去,犹豫了一下,将自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道:“温敛,我想回国了... ...”

“怎么?”温敛放下铲子,走出厨房,困惑的问道。她以为自己要是不赶乔伊斯的话,她会一直呆下去。突然说要走,打的她措手不及。

“签证快要到期了。”乔伊斯竖起筷子,敲击着盘子的边缘,轻描淡写的说。她要最后赌一把,结局是输是赢,她都会坦然面对。

签证即将过期的时候,如果想继续留在这个国家的话,可以去入境管理局办理延期。

“为什么不去延期呢?”乔伊斯没有说什么,温敛也没有问。

虽然共同生活了这么久的时间,多少有些不舍,但是怕乔伊斯再误会些什么,所以她没有问。

距上次被患者打了一拳之后,没有多久。

午休时间,温敛照例在办公室里养精蓄锐。她脸上的淤血,还没有完全的消退掉,留着星星点点的乌青色痕迹,如同白纸上洗不掉的污渍一般。

一个穿着陈旧西装,白发苍苍的老人,手上提着一个红色广告布袋,佝偻着身体来到她的办公室门前。他手上提着布袋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走到门口,他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门牌。反复确认自己没有走错,他才捻息手里只剩下一小节的香烟,扔进垃圾桶里。

先探头进去,向办公室里看了两眼,望到温敛的身影,他兴高采烈的走进去,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出去,敲了敲门。

温敛顾不得抬头,就开口说:“进来吧。”

老人提着东西,亦步亦趋的走到温敛的面前,看她在写字,怕打扰到她轻声的唤道:“温医生。”

温敛闻声抬起头来,打量了他一下。瘦弱的身体,罩着不合身的西装,垫肩高高翘起,有些滑稽。以为是来看病的患者,但是上班的时间还没有到,她迟疑的问道:“你是?”

老人搓着自己长满厚茧的双手,带着些许拘谨说:“我是你接诊过的病人,这次来... ...”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为刘志安和上次的教训,温敛现在见到患者都有些心惊肉跳的,生怕她们一言不合就掏出刀来。

温敛身体微微向后仰去,眼睛警惕的盯着面前患者的动作。

当她听到“感谢您的... ...”的时候,一愣,脑中还是没有想起和这个老人有所相关的事情。

这段时间经她手过诊的患者,没有成千也上百了。多是一面之后,再也不会碰面,她不可能每个人都记得清清楚楚。

老人看到温敛这副模样,心里了然,继续说:“我当时挂急诊来着,然后手术费没有带够,还是您替我代付的。”

他这么一说,温敛就想起来了。事实和老人说的差不多,她当时偶然去急诊帮忙,正好遇到这个老人被救护车送进来。因为临时凑不到足够的手术费,家属都在焦急着。她一心软,就替他们垫了一点。老人的家属还差点给她跪下了。

后来这个老人,还被分配她管的病房下,直到治愈出院。

虽然那笔钱老人的家属至今没有还,但是温敛付出去了,也没有打算收回来。原以为事情就这样的过去了,没想到老人会过来找她。

受宠若惊的站了起来,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到老人可能是大老远来的,她侧身说:“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不用,不用。”老人直接握住她的手,上下一阵摇晃,感激的说:“要不是您的帮助,我这条老命就算没了... ...”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温敛被他谢的,脸颊微红,不好意思的说。

老人放开温敛的手,把手上提的广告袋摆到她的桌子上。向前推了推道:“这次来,我还特意给温医生带了点我们那边的特产来。”

拍着布袋,他脸上的皱纹拧在了一块,笑眯眯的说“这些都是自家产的,不值钱,温医生带回去吃。”

温敛一吃惊,连忙把东西推了回去,婉言拒绝老人的好意。但是老人还是执意要给,她看着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勉强收下了。

看老人只有一个人来,温敛关心的问道:“你的家人怎么没有陪同你来?”这位老人已经有不小的年龄了,加上刚手术没有多久,温敛担忧他的身体情况。

老人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神神秘秘的说:“我是背着他们来的,他们不知道。”

听到他这么说,温敛不放心,给老人做了一个简易的检查,确定他身体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才送他离开。

老人一点也没有提要还钱的事,温敛也没有在意,把老人送走之后,她就又回来工作了。

没想到稍后,老人的家人带着老人再次过来。不仅将温敛垫付的钱还给了她,还带了一面锦旗过来。因为这件事,温敛被领导夸奖了一番。

温敛看着锦旗上的“医德高尚 仁心仁术 ”六个大字,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觉得别扭。自己无意间做的事,居然会得到这样的回报。

原本快死去的激情,又被点燃了。她明白了,无论是什么类的人,都是有好有坏的,不能偏执的看待问题,也不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

温敛记起多年前,有一个人和她说过。她可以尝试着去打破医生和患者之间的隔阂和不理解。

她亲亲自己的眼角,说:“温敛,你是我的英雄。”... ...

而如今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人的英雄了,却可以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做一些事情。

这算不算... ...做到了一点,她曾希望自己做的事?

温敛把笔横在嘴边,望着那面酒红色,金黄长穗的锦旗。眼光悠远而绵长,不知道是想穿越时光,看到曾经稚嫩的自己。还是透过厚厚的几道墙壁,去见鼓励过自己的那张温柔的笑脸。

稚嫩的自己,终究等不来那句“我是骗你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