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156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一眨眼,顾羡溪只能红着眼眶,紧紧拥着温敛道:“谢谢... ...”

温敛嘴角含着笑意,将手臂环在顾羡溪的腰上,回抱她。

如果她们的感情是这样的结局,也是不错的。

但是... ...她们的人生不会就此暂停在这里,时间还在流动,其后还有许多事情在等着她们面对。

对于两人以后的关系,她们都默契的选择了缄口不谈。

顾羡溪是因之前伤温敛太深,无颜去提什么要求,只要能陪伴在温敛的身边就好。而温敛是因为如今她生死未卜,心中另有想法。

如果要用死去的自己去绑架学姐一生……她宁愿在死之前,就彻底消失在顾羡溪的世界。

在顾羡溪看不见的角度,温敛余光扫过她的耳廓,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将手臂收的更紧。

她现在又离不开顾羡溪,这样的关系刚刚正好。

心结解开了,再安排好所有事,假如结果是她接受不了的,她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

稍后,顾羡溪松开了温敛,思前想后,抿紧唇线看着温敛,问道:“不过... ...你有办法让我爸不赌了?”她以为温敛能戒掉自己爸爸的赌瘾,所以有所置疑。连她这个亲生女儿对他都没有办法,温敛有什么办法?

“没有办法。”温敛一摊手,眉毛动了动,故作欢快的说:“说真的... ...对于你爸爸... ...除了打断他一条腿... ...我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阻止的... ...”

顾羡溪对她的话一笑而过,并不在意。

“但是... ...”温敛的话还没有说完,将顾羡溪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眼中带着坚定,缓缓地说:“我愿意和你承担他带来的后果。”

“他拿了我的钱,总不会再拆散我和他女儿吧。”

顾羡溪忽然又想哭了,温敛总是喜欢在不经意给她带来感动,让她一点防备都没有。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既是讨厌,又是喜欢。讨厌容易被逗哭的自己,喜欢给她带着这种感觉的温敛。

回到家之后,顾羡溪进了厨房准备晚饭。温敛想要帮忙,却被她赶了出来,无奈之下只能坐在客厅上看电视。

举着遥控器,浏览过几个电视台,温敛撇了撇嘴。现在的电视剧真的是越来越无聊了,能看的几乎没有几个。

实在没有找到可以看的频道,她正要放下遥控器,余光看到桌上的玻璃水杯下面压着一张纸。

心里升起疑惑来,温敛伸手将纸张从玻璃水杯底下抽了出来。

纸上只写着一句英文。

“我去西藏了。结果出来了,告诉我一声,我回来替你收尸。”后面是乔伊斯龙飞凤舞的签名。

难怪她进门的时候,总觉得家里少了什么,原来乔伊斯又走了。温敛又气又恼,哭笑不得的将纸张放下。

乔伊斯爱乱跑的腿啊,她是管不了。温敛就怕哪一天她在外面出事了,自己还不知道。只要她一出去,心就一直提着。生怕哪天接到的电话是,来告诉自己乔伊斯在哪里的医院里的。

心里任由她去了,温敛收回手的时候,手背不小心碰到手边放在玻璃水果盘上的水果刀的刀柄,刀尖与盘子的边缘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温敛盯着刀柄屏气凝神,指尖移过去,在刀柄上动了动。她扭头去看向厨房,顾羡溪专心致志的熬汤,短时间不会走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她顺手拿起来一个苹果,又拿了刀。假装要削苹果,褪掉刀鞘,锋利的刀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大拇指顺着刀锋和刀背的分割线滑了过去。

艾滋病病毒致死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它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会拉低人体的免疫力,让各种癌细胞和病原体滋生。

温敛见过那些患者皮肤脓肿,溃烂,肉瘤……各式各样的,痛苦又恶心的死去。

若她真的有不幸,出于一个医生的尊严,她并不想自己最后感染各种并发症,而痛苦的死去。

干净利落的离开,也未尝不是种洒脱?

温敛又走到了阴暗的死角。这里没有阳光,这里没有希望,她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自杀,与艾滋病玉石俱焚。

水果刀虽然不如她的手术刀锋利,但是切个皮肤还是轻而易举的。

拿着水果刀,她冲自己拿着苹果的左手手腕,比划了比划,再倒转刀尖朝心口的位置,作了一个捅进去的手势。

要选择什么样的死法,才不会疼呢?

不对,现在她就算是要选择死法,也要选一个干净点的。

或者往静脉里打空气?温敛放下水果刀和苹果,盯着自己手腕上的静脉。

像第一只死在她手上的兔子一样。想到那尖锐的叫声,温敛就会不寒而栗。

那只兔子给她留下的影响太深了,让她如今还记忆犹新。

“温敛,过来吃饭了。”顾羡溪端着鸡汤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温敛呆坐在客厅里,电视也不看,便召唤道。

“哦哦。”温敛听到她的声音,不慌不忙把水果刀装进刀鞘里,放回原处,应道:“好的。”

温敛将乔伊斯的事和顾羡溪说了,顾羡溪和她一样不放心乔伊斯的安全,但是因为和乔伊斯不大熟悉,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