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157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温敛按照往常一样,要从屋子里抱被子出来睡沙发,顾羡溪却抱着她的枕头,不给她。

顾羡溪紧紧抱着温敛的枕头,缩在床角。为了不让温敛抢走,连枕头的四个角都被她藏了起来。

温敛试了几次将枕头抢回来,均以失败告终。

双手叉在腰上,她叹了一口气,歪了歪头,用无可奈何的口气问道:“说吧,什么条件?”

顾羡溪一副得偿所愿的狡黠模样,咧开嘴,吐吐舌,仰望着温敛说:“晚上留在房间里睡吧。”

温敛想都不想,就一口回绝道:“不行!”

顾羡溪嘟着嘴,可怜兮兮的说:“可是冬天快到了,我一个人晚上会冷的睡不着。”

“这个... ...”温敛想起黄昏出去散步时的事,犹豫了。

顾羡溪见有戏,立马扔了枕头,凑到她的面前,拉着温敛的手,求道:“温敛... ...”

温敛耐不住她的再三恳求,最后心一软就答应了。

在躺下来的时候,温敛一直在纠结着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目光随着去关灯的顾羡溪移动,看着她按下日光灯的开关,房间一瞬间暗了下来。温敛捏着枕头的角的手,久久都不肯松开。

睁大眼睛,企图在黑暗中寻找到顾羡溪的身影,但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屏息静气等了一会儿,耳朵灵敏的听到顾羡溪上床来发出的细微动静。温敛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好了,她正想着,还没有来的及行动,顾羡溪已经拉她的手,躺进了她的怀里。一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毫不犹豫,就像是早就预谋好了一样。

惊得温敛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脑子停止转动了半秒,

顾羡溪扭动着身子,面对着温敛。明明是在黑暗中,她的眼睛却明亮异常,静静的等待着温敛开口说话。

温敛敌不过她,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下来,抿着干燥的唇,想说话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牵强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要去上班?”

顾羡溪摇了摇头,仍然凝视着温敛的眼睛道:“不,等你结果出来了我再去。”

“那就在后天了。”温敛的眼睛四处乱转,问道:“如果... ...如果我确诊了怎么办?”她很想知道顾羡溪的答案。

顾羡溪握住温敛放在身侧的手,温柔缱绻说:“陪你。”

“那我要是死了呢?”温敛心里有几分紧张,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如果她走了,她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和顾羡溪。

自己的父母还好,就怕顾羡溪会去做傻事... ...

作者有话要说:

斟酌了很久才写完这一章,因为体验不到那种纠结在生死线上的感觉,还有就是课程太满了,几乎没有时间完成码字。来迟了抱歉。

久逝梦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0-05 20:41:54

久逝梦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0-05 20:43:40

☆、第115章 消失

顾羡溪垂着头,凝眸,兀自陷入了思考当中。

房间内安静的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过了仿佛一个世纪的时间,顾羡溪手掌转移到了温敛的衣角,低落的嘟囔道:“我不知道...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死... ...”

脑子里回放着温敛刚才的问话,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温敛听,她自顾自的摇摇头:“我从没有想过你会死,所以我不知道……”

温敛喉咙一噎,百感交集,费力的将涌上的情绪压了回去,哑着嗓子说:“如果我要是真的死了... ...你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羡溪用手指堵住了嘴唇。

“胡说,你不会死的。”黑暗中看不见顾羡溪脸上的神情,温敛只能感觉到自己唇上的手指隐隐的在颤抖。

她咧开嘴一笑,握住唇上的手指,揣摩着按到自己心尖的位置,安慰顾羡溪的说:“对,我怎么会死。我还要活很久很久呢。”

虽然温敛这样说了,但是顾羡溪还是敏感的察觉到她要做什么事。怕是自己多想,正要问,就听到温敛说。

“至少要活一百岁才够……”揽着顾羡溪贴近自己,温敛调笑的说:“到时候陪你一起去跳广场舞。”

顾羡溪心中的不安被压下,嘟着嘴反驳道:“一百岁了,哪里还跳的动?”

“我们可以让保姆用轮椅推着我们跳啊,多浪漫?”温敛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说。

这话一出,顾羡溪忍俊不禁,消瘦的肩膀在温敛的怀里微微轻颤着。

见应付过去了,温敛浅浅的呼了一口气。

久久的注视着镜子里的人,她面色苍白,双唇缺少血色,眼皮沉重的往下垂,半阖的眼睛,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一样。即使为了显得自己更有生气一点,刻意穿了一件明黄色的外套,可是还是感觉缺少了什么。

温敛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子,目光自下而上的扫视了一遍,少了什么呢?伸手从衣架上拿了一个棒球帽,罩在头上,压低帽檐,遮去了半张脸,她这才觉得好了一些。

马上就要去医院验血了,她不想有熟人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目光又移回了自己的脸上,她与镜中的自己对视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