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学姐[gl]_第158章

易临安Ctrl+D 收藏本站

“你准备好了吗?”顾羡溪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问道。因为要陪温敛去医院,她尽量穿的简洁,仅是灰白色的外套配牛仔裤。

“嗯?”温敛被她唤回神来,迟钝的将目光从镜子上移开,看向顾羡溪。她深呼一口气,压下心里的躁动不安,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顾羡溪往外面指了指,得到了温敛的回应之后,她从沙发上拿上包,便准备去开门。

“学姐... ...”温敛站在原地,脚步迟疑,神色带着忐忑,伸出手想阻拦住顾羡溪。

“怎么了?”顾羡溪回过头,疑惑的问道。

温敛内心剧烈的挣扎着,欲言又止,手指屈了屈,最终还是放弃了,艰难地收回了手,摇摇头道:“没有... ...”

来到医院,顾羡溪将自己的包交给温敛看着,然后就去替温敛挂号了。温敛的面子薄,何况这件事给她很大的压力,所以这些事顾羡溪都主动承担了下来,不用温敛多说半句话。

温敛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左右望了一眼,然后再次压低自己的帽檐,不想让人认出自己来。

等了一会儿,她低下头去看怀里抱着的包,犹豫了一下,抬起头来望向顾羡溪离开的方向,估摸着顾羡溪不会这么快回来,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包来。

拉开拉链,里面除了几张一百块钱和少量的零钱,就只剩下十几张卡。

这些卡大多数都是银行的□□,是温敛从研究生到现在大部分收入,还有她爸妈偶尔打给她的钱。她用的少,除了上次给顾爸爸的是大数额的以外,她花的都是零碎的。

里面不说有几十万,十几万还是有的,具体的数目她自己也不清楚。

温敛在里面翻找了一下,确认无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写满这些□□密码的纸条,塞了进去,拉上了拉链。

正要把钱包放进顾羡溪的包里,她又刹住了动作,重新打开了钱包,从内里的夹层里翻出了一张一寸的照片。

年轻的面孔,带着青春的稚嫩,笑靥如花。那是刚满二十岁的顾羡溪。

温敛看着照片上的人入神了,嘴角不由得痴笑。

顾羡溪在医院的时候,经常会帮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挂号,所以挂个号对于她来说是轻车熟路。排队的时候,花了些时间,其他的很快就好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温敛已经把钱包藏好了,照片贴身放着。

顾羡溪站在温敛的面前,一手拿着病历本和缴费卡,一手牵起温敛的手说:“我们要去检验科抽一下血。”

温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站起来,也不管顾羡溪要带自己去哪里,只要跟着她走就好了。

来到检验科,将单子交给了医生之后。医生询问了温敛一些情况,听说温敛是和他同一职业,因为手术意外才来做HIV检查的,眼神中带上怜悯,没有任何歧视,就准备给她抽血了。

温敛挽起自己的袖子,让医生在她的上臂扎上止血带。一阵拍打之后,臂弯里的静脉浮了出来。

在医生拿针的功夫,温敛闭着眼睛,喉咙蠕动了一下,别过头去,不愿看到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来的模样。

站在温敛身边的顾羡溪,心里也同样紧张,看到这一幕,心一疼,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把温敛的头揽到自己的怀里,希望能给她一些力量。

一瞬间的疼痛,轻的温敛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带着体温的鲜血,沿着细管缓慢的流到采血管中,很快就将它装满了。

医生快速的将针拔了出来,沾有碘伏的棉签被按在了温敛的臂弯上。

温敛被抽出了一管血,感觉整个心脏都凉了,被抽血的那只手握紧拳头,整只手都在桌下颤抖着。她不想顾羡溪担心,强作镇定的问道:“多久能拿报告?”

医生在温敛的那管血贴上标签,又在她的检验单上写了几个字,看温敛不方便拿,就把检验单交给了顾羡溪道:“下午两三点来拿吧,我们尽快给你做出报告。”

“谢谢... ...”温敛双目失神的说。

两人离开了检验科,没有走多远,温敛就浑身无力的险些摔倒在地上。

幸好顾羡溪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带她坐到了走廊的椅子上。

顾羡溪拿出纸巾,为了温敛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忧心她现在的情况问道:“你那里不舒服吗?”温敛摇摇头。

顾羡溪也猜的到,她是太过担心自己的身体了,想转移开温敛的注意力。她看了一眼时间,离下午两点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便问道:“现在还早,那我们中间的空当要去哪里?”

温敛脖子靠着椅背上,面对着走过来的走廊,脸色苍白的摇摇头,翕动双唇道:“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知道结果。”

等待了两个星期,即将决定她一生的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温敛害怕又紧张,在顾羡溪看不见的时候,她的牙关都在颤抖,哪里还有力气走路。

“那好吧。”顾羡溪无可奈何,握着温敛的手,陪她一起等待。

走廊上人来人往,无论医护还是患者,都是行色匆匆走过去,没人会好奇的停下来关注她们。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时钟即将走到两点的时候,一直将后脑朝向顾羡溪的温敛,忽然转过头来。

“刚才进来的时候,医院门口有家肯德基,学姐有看到吗?”

“有吗?”顾羡溪仔细的回忆着。

“有的。”温敛肯定的点点头,费力的张了张口:“我想吃里面卖的爆米花... ...”

顾羡溪又看了一眼时间,“可是马上就要去拿报告单了... ...”

温敛微笑着说:“没事,我可以等。”

顾羡溪犹豫不决着,温敛很少向自己提出什么要求,这次非要满足她不可。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包里拿出钱包,道:“那你要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

  • 背景:                 
  • 字号:   默认